恋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夫人她来自1938 > 250.第250章 小人得志
第250章 小人得志

“杨乐母亲丁红兰配对成功了。”

听到这个结果,沈佳音是又喜又愁,喜的是杨乐多了一份希望,愁的是要怎么说服他母亲给他进行骨髓捐献。

一个在儿子得了重病后完全不管不顾的人,寄希望于她在听了别人三言两语的劝说之后就给儿子捐献骨髓,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能不能捐献,还得做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才能下结论。”

这是对捐献者的健康负责任。

“你想办法说服丁红兰配合做一次全面检查。有任何问题,第一时间电话联系。”

“好的。”

虽然最后结果还没出来,但至少有多了一分希望。

上午九点。

冯佳琪跟同事李金艳一起骑着电动车,去碧海蓝湾的一户人家做清洁工作。

她们两都是长期被家暴,然后在网上看到春雨救助中心,就跑到春雨救助中心来求救的人。

春雨救助中心不仅帮她们离了婚,还帮她们争取到了孩子的抚养权。

她们如今带着孩子住在救助中心的宿舍里,虽然条件简单点,但每晚都能睡得安安稳稳,再也不用担心睡得好好的突然被人揪起来又骂又打。

在沈老板的家政公司接受了一段时间培训,又被师傅带着上门干了一段时间活儿后,她们现在已经可以独立接单了。

跟公职人员一样,她们每天上班八个小时,但待遇比外面的家政公司要好得多。空出来的时间,她们就用来陪伴孩子。

他们这些找到工作有收入的人,继续住在救助中心的宿舍是要付房租的,但租金并不贵,至少比起外面那些出租屋要便宜,而且还安全。

对此,大家都没什么意见?不这么操作,人人都赖在救助中心不走,那怎么行?

对冯佳琪个李金燕来说,每个月的收入扣掉开销后能有一些剩余,还有时间可以陪伴孩子,又不用担惊受怕.

这样的日子她们都很满足,所以干活的时候从不偷奸耍滑,就怕丢了工作,更怕被赶出救助中心。

她们就是流落街头也不怕,却不能也舍不得让孩子跟着她们一起受苦。

大约十多分钟后,她们就到了碧海蓝湾小区,去保安室做了登记,等保安打电话确认过,她们就可以进去了。

“这小区环境真好。要是有一天,我能买一套这样的房子,肯定做梦都能笑醒。”

小区楼龄有十年左右了,那些绿化树都长得郁郁葱葱的,这样的天气走在树下,一点也不觉得炎热。

都夏天了,花圃里还各种花儿竞相绽放,好看极了。

冯佳琪笑了笑:“那就好好干活吧,没准哪天就梦想成真了。”

“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我没那么贪心,像现在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对,知足常乐,活在当下。”

说笑间,两个人就到了客户家门外。

“冯女士,您好,我们是温馨家政的。”

女主人脸上敷着黑漆漆的面膜,冷淡地丢下一句:“穿好鞋套再进来。”

然后就转身走到沙发里坐下,翘着二郎腿玩起手机。

冯佳琪和李金艳交换了一个眼神,穿好鞋套,确保没问题了才走进去。

“你好,请问您希望我们从哪里开始?”

有些客户是有自己的清洁顺序要求的,所以她们开始干活前,一般都会先问这么一句,尽可能满足客户的要求。避免起争端。

冯小小一听,立马皱起眉头:“你们不是专业的家政公司吗?怎么干活还用我教你们?要不我帮你们干了,你们就负责领钱?”

李金艳怀疑这人一早起来吃了炸药,不然脾气怎么冲成这样?

冯佳琪走前一步,温声解释道:“冯女士,不好意思。是这样的,有些客户对我们清洁的顺序有自己的要求,所以我们会尽可能满足客户的需求。那如果您没有这方面的要求,我们就按照自己的节奏清洁了。”

对方给她的回应是沉默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突然扒掉脸上的面膜。“冯……佳琪?”

听到自己的名字,冯佳琪愣了一下,再定眼细看对方的长相,想了又想,终于跟记忆里的某个人对上了号。

“你是……冯小小?”

冯小小站起来,凭借着个子的优势,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唇角扬着得意的笑容。

“没错,就是我。说起来,我们也快二十年没见了吧?”

冯佳琪有些局促不安,但还是微微笑着点点头:“对,高考之后好像就没见过了。你现在变得好漂亮,我都没认出来。”

冯小小撩了一把头发,笑得更加高傲。

“你也变了很多,变得……像个大妈,老得我都认不出来,还干这种大妈才干的工作。”

冯佳琪有些难堪,但还是努力淡然地笑了笑。“是,我老了,而你还是这样年轻漂亮。”

他们是一个村的,从小一起长大,又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同学,但两个人关系并不好,主要是冯小小单方面把冯佳琪当敌人。

冯佳琪从小乖巧听话,长得好看,干活也勤快,读书还厉害,一直都是别人家的孩子。

冯小小则比较调皮捣蛋,十足假小子一个,读书不行就算了,还常常违反纪律,甚至跟社会上那些混子混在一起,是老师头疼的问题学生。

无论是家长还是老师,都喜欢拿她们两做对比,所以冯小小从小就讨厌冯佳琪,现在看到她过得这样落魄,自然逮着机会就狠狠地奚落她。

“你说,那些老师要是看到我们俩现在的样子,会是什么样的心情?我可真是太好奇了。”

“当年的优等生落魄至此,反倒是他们瞧不起的坏学生却在大城市有房有车,过着幸福的日子。你说,他们这样算不算有眼无珠?”

冯佳琪能说什么?只能苦笑。

以她当年的成绩,考大学不成问题。可是高二的时候,她的母亲患了子宫癌,几次做手术,人受尽折磨,家里还欠了一屁股债,最终人还是走了。

看到母亲这样,冯佳琪哪里还有心思读书?为了照顾病重的母亲,她常常一请假就是半个月一个月,成绩自然一落千丈。

后来为了给母亲凑医药费,她把更是草草把自己给嫁了出去,就这么把自己送进了火坑里!

至于冯小小,冯佳琪听说她考上了锦城的一所大专院校。而且自打去了锦城,她就没怎么回去过,两人自然也就没见过面。

没想到,两个人会在这样的情形下相见,一个春风得意,一个落魄到尘埃里……让人不由得慨叹一句世事无常。

“那什么,我先去干活了,有空再聊。”

冯佳琪逃难似的去了厨房,那是家政工作里最难清洁的地方。

冯小小撇撇嘴,看到她拿出工具开始干活,突然灵机一动,抓起手机对着工作中的冯佳琪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发到了小学、中学和高中班级群里。

“今天叫了家政上门搞卫生,没想到来的竟然是熟人。来来来,大家猜猜这是谁!”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猜测,还真有几个内情的人猜到那是冯佳琪。

感觉热度已经差不多了,该浮出水面的人都现身了,冯小小才施施然地揭晓答案。

“大家肯定猜不到,这竟然是咱们班的学霸兼班花的冯佳琪同学!看到她的时候,我都懵了一阵。”

为了证实自己没撒谎,冯小小走到厨房门口,特地喊了冯佳琪的名字,等她回过头来趁机拍了一张正面照。

冯佳琪意识到她要做什么,顿时脸色一白,张嘴想说什么,可最终还是黯然地低下头去,默默地干活。

她都已经这样了,还要什么脸面?只要能好好地活着,好好地把孩子养大成人就行,其他的,不是她该想的。

对,就是这样。

冯佳琪努力将自己的思绪拽住,强迫自己全身心投入到工作里,摒弃所有的外界干扰,尤其是来自冯小小的干扰。

冯小小甩手就把照片丢到三个群里。

然后,她还在高中群里发了一句:“记得老师当年总夸她,说她考重点不是问题,谁能想到她连大学都没上,做家政还做到我这个学渣家里来呢?”

这种恶意满满的话,自然是没有同学接的。

但冯小小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他们接不接话已经不重要了。

就连有个耿直的同学回了一句“小人得志”,她也没生气。

我就是得志,怎么着?你羡慕嫉妒恨啊?

……

大约十一点多的时候,沈佳音接到了温馨家政负责人史乾的电话。

他们家政中心的员工冯佳琪被客户指控偷窃,客户还把事情爆到了网上,引来了不少关注。

史乾倒不是想让沈佳音出来处理这件事,只是这事儿在网上传开了,处理不好对家政中心的影响很坏,他得赶紧向上报告。

要是隐而不报,等问题闹大了传到老板那,还能有他的好果子吃吗?

“事情在哪里发生的?报警了吗?”

“碧海蓝湾4栋2703房。我刚得知消息,先给你报告情况,还没来得及报警。”

沈佳音抬头看了一下路牌。“我就在附近,我先过去看看。”

沈佳音在前方右拐,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奔而去,几分钟后就到了碧海蓝湾小区。

她没有门卡,于是一脸自然地跟在某个业主身后,装作跟他们是一起的,保安也没发现不妥。

进了小区,沈佳音就直奔4栋。

在电梯里,她打开微博,果然看到了相关的内容。

那个名字叫“大大小小”的发了一个视频,配文是:今天叫家政来家里搞卫生,来了两个人,没想到其中一个是曾经的同学。本想等她干完活,请她吃饭叙个旧,谁知道人家看不上我这一顿饭,人家想要的是价值数十万的钻戒!

家政行业大多缺乏专业的培训,也缺乏严格的监管,不时的就会爆出负面新闻,什么保姆虐待孩子、护工虐待老人、做饭阿姨不讲卫生甚至偷工减料、搞卫生阿姨偷东西……

对于这些行为,大家都特别反感。

加上冯小小本来就是个美妆主播,粉丝还不少,她把事情爆料到网上,很快就引来了不少关注。

冯小小有意羞辱冯佳琪,所以家里的门特意开着,左邻右里都凑过来看热闹,里三层外三层都把这家门口给围住,还有人用手机在拍视频。

“对不起,警察来了,请大家让一让。”

“警察来了!警察来了!”

听说警察来了,大家赶紧让出一条路来,完了才发现上当了,根本没有警察。

事实上,沈佳音在车里已经打电话报警了。

不管家政中心的员工有没有偷窃,这事儿在她看来都得报警处理。

如果偷窃属实,那就趁机杀鸡儆猴,免得发生类似的事情彻底把温馨家政的名声给搞臭了。

如果是被冤枉的,那她就得为自己的员工讨回公道!

这个行业经常被有些人看不起,甚至态度比较差,这个她改变不了,但冤枉人可不行。

“沈老板!”李金燕先认出戴着口罩的沈佳音,立马激动地喊了一声。“佳琪,不怕,沈老板来了。”

“偷窃是犯罪,你们老板来又怎么样?还想仗势欺人不成?”

“我没有偷东西!”

看到沈佳音,冯佳琪先是松了一口气,继而更加紧张起来。沈老板会相信她吗?

“沈老板,我真的没有偷东西。”

因为一番拉扯,冯佳琪头发乱了,衣服还被拽掉了一颗扣子,看起来很是狼狈。

沈佳音认得她,也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于是拍拍她的肩头:“我相信你。还有,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到。”

“谢谢沈老板。”冯佳琪被冤枉,被当众搜身,都能忍着没哭,现在沈佳音一句“我相信你”,她的眼泪立马憋不住了。

沈佳音递给她一张纸巾,完了又看向冯小小。

“偷没偷,不是谁一句话的事儿,得警察查清楚后下结论才算数。”

听说她报警了,冯小小眼睛闪了闪,但很快又冷静下来。

“报警就报警,做贼的都不怕。我作为失主有什么好怕的!”

“”家里没有监控,戒指又是从冯佳琪的裤兜里搜出来的,这可是有另一个家政和邻居亲眼所见,警察想搞清楚也没那么容易。

想到这个,冯小小不禁为自己的明智而沾沾自喜。

她把邻居招来了以后,才开始上演”人赃俱获”的戏码,让邻居成了目击证人。

沈佳点点头,说:“如果警方查证她真的偷了,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同样的,如果警方证实她是冤枉的,我们公司会为她请最好的律师。”

这话一出,冯佳琪的眼泪立马就扑簌簌地掉了下来,有委屈,也有感动。

就连李金燕,眼里都隐约有泪。

如果是在别的公司,发生这种情况,就算知道自己的员工是被冤枉的,老板大概率会也选择息事宁人,让她们道歉认错,甚至赔钱吧。

哪怕真的证实是被冤枉的,没准也就是不痛不痒的一句“对不起”就算给了她们天大的脸面了吧。

他们这种底层小人物的脸面和尊严,除了自己,又有谁会在乎?

沈老板却说:我们公司会为她请最好的律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