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综合影视大玩家 > 第123章 许红豆的心路
清晨,

西虹酒店内的一间豪华套房。

王羽缓缓醒来,身侧乌发散乱的许红豆仍沉沉睡着,恬静的睡脸上显露一丝疲惫之态。

抬眼环顾,屋内陈设凌乱,地面狼籍一片。

大大的落地玻璃上有水渍干涸,人形轮廓若隐若现。

由此,可见昨晚的境况,绝非一般的不可描述。

倒也不是王羽不懂怜香惜玉,他也是被动反击,是许红豆过于抵缠,不肯轻易偃旗息股。

其实,许红豆倒也并非肉食系,她这么做,只是因为闺蜜陈南星的病情,让她心理压力过甚,亟需释放出来。

且,她潜意识里,未尝没有趁此报复王羽的想法,若能让其扶墙而出,也算是小小的出了一口怨气。

毕竟都说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

只不过许红豆没想到,现在已经是现代化务农,大家都是机械化耕田了。

王羽也不是一头牛,而是一台核心动力惊人的拖拉机。

起身下床,王羽抱着地面上的衣服,轻手轻脚离开了卧室,没有惊动熟睡中的许红豆。

昨晚挖掘机、拖拉机、吊机轮番进场,且让许红豆多休憩一会儿吧。

洗漱过后,王羽懒得去餐厅,干脆打客房电话,让酒店把早餐送到了房间里。

很快,服务员推着餐车到来,然后把早餐一一摆到了餐桌上。

送走了服务员,王羽刚在餐桌前坐下,卧室的房门突然被打开,披头散发、衣衫不齐的许红豆推门而出,脸上表情略带惊慌。

瞧这神态,多少有几分被骗*的意味。

王羽嘴角略弯,心中暗暗好笑。

“许经理,你醒的正好,坐下一起吃早饭吧。”

“我,我先去洗漱。”许红豆讪讪一笑,转身又回到了卧室内。

她一醒来,便发现身旁的王羽不见了,自然而然的以为王羽跑路了,所以急急忙忙套上衣服,出来寻觅。

没成想王羽竟只是在客厅里吃早餐,心中顿觉尴尬。

直到王羽吃完早餐,许红豆才姿容规整、衣装整齐的出来卧室。

倒并非许红豆有意打扮,她作为一名酒店服务业的从业者,注意自身形象着装,已经成为了本能。

上身米白色长袖针织衫,下身浅蓝色修身牛仔裤,原本披散的秀发,也变成了脑后高高的马尾。

乌黑马尾在空中肆意摇曳,如同潇洒的小白马一般。

王羽看在眼里,内心突然生出将马尾抓到手心里,重温昨日旧梦的冲动。

察觉到王羽的炙热目光,许红豆微微垂首,脸上晕出两团羞红。

昨晚的时候,王羽便是用此种目光,看了她整晚。

王羽回过神来,掩饰性的干咳了两声:“咳咳~许经理,快坐下吃早餐吧,都快凉了。”

“嗯。”许红豆羞声点头,脑后的马尾随之摇摆,格外吸引目光。

小了,裤子买小了,裤腿紧绷绷的,勒的腿生疼!

拉了拉裤腿,又调整了下坐姿,这才舒松过来。

餐桌对面,许红豆正埋头吃起早餐。

有时候,看人吃饭也挺有视觉享受的,尤其是看美女吃饭,更是赏心悦目。

王羽将一屉虾饺往许红豆面前推了推,微笑道:“许经理,等你吃完了早餐,就可以把陈女士接过来,接受治疗了。”

许红豆身体突兀一滞,随即猛的抬头看向王羽,眼神里透出三分激动、三分感激、以及四分.悲愤!

以前老听公关部的同事说,餐桌上会有什么咸猪手,她这是第一次知道,竟然还有咸猪蹄!

许红豆悲愤的看了王羽一眼后,然后默默低下头,加快了进食速度,她有听懂王羽话中的意思。

‘吃完了早餐。’是去接陈南星治疗的前置条件。

她现在能做的,只有尽快吃完早餐。

拒绝是不可能拒绝的,甚至坐姿都不能调整。

<div class="contentadv"> 万一王羽够不到,一怒之下反悔了,她不仅葬送了陈南星最后一丝生的希望,还意味着自己昨晚的付出,和此刻的忍耐都打了水漂。

一顿平常的早餐,吃的许红豆汗面涔涔,呼吸都加重了许多。

“王王先生,我.我去接南星了。”

将手边的温牛奶一饮而尽后,许红豆放下杯子,踉跄着站起身,往房门处快步走去。

望着许红豆离开时,略显踉跄的步伐,王羽嘴角微微一哂。

他是真没想到,许红豆竟能为陈南星做到如此地步。

他愿称许红豆为世间第一的好闺蜜!

离开酒店后,许红豆没有第一时间去接陈南星,而是先回了趟自己家。

她需要好好洗个澡,然后换一条干干净净的牛仔裤。

找好换洗衣物,许红豆双臂环抱着衣物走进了洗手间,然后将衣服放到了洗衣机上。

自己则站在洗漱台的镜子前,一件一件卸下了身上的衣服,扔进了脏衣篓里。

随着衣衫尽解,许红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禁皱了皱眉。

昨晚睡前,她清楚记得,在自己的脖颈肩胛处,布满了草莓印记。

可不过才短短一夜,怎么会消失毫无踪迹?

是早晨那时就没有了吗?

许红豆不解的摇了摇头,她早晨醒来时,着急去寻不见人影的王羽,穿衣服时,根本没留意自身情况。

诶!不对!

许红豆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低头看去。

一眼看去,仍粉娇玉嫩如常,完全没有红肿发涨的感觉。

所以,是王羽给自己上药了吗?

许红豆抬起头,心中莫名流进一股暖流。

趁着许红豆去接陈南星的这段时间,王羽则离开酒店,找了一家规模比较大的中药馆。

他既然说自己是中医,那银针自是必不可少的。

而且光银针也不够,他总不能光用银针,就把陈南星的癌症晚期给治好吧。

那也太匪夷所思了!

所以,王羽以对癌症有益无害的前提,又让傻妞随便找了一副中药方,在中药馆里抓了几副温润滋补的中药。

又买了些酒精之类的消毒用品后,王羽提上这些东西,便出了中药馆。

回来的路上,王羽突然在路边看到一家按摩馆。

诶!

按摩似乎也是中医的范畴诶!

王羽靠边停车,径直走进了按摩馆内。

再出来时,王羽手中已经多了一个纸兜子,里面则是一些按摩用的精油。

这个(针灸),加这个(中药),在加这个(按摩),应该能显示出来治愈癌症的不易吧。

等王羽提着一兜中药馆,和一兜按摩馆回到酒店时,却突然发现套房内空无一人。

很明显,许红豆还没有把陈南星接来。

失落,王羽感觉很失落。

就像是采风前,你买了很多好玩的玩意儿,却突然发现相熟的几个场子都被扫了,你无处可去了的感觉。

诶!

王羽突然亢奋起来,虽然场子没了,但他还有相熟的个体户呀!

将那兜中药随手扔到沙发上,王羽提着按摩精油,转身出了套房。

看来这第一位接受中医按摩的患者,恐非杨桃莫属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