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科幻小说 > 本尊晚节不保 > 第64章 第 64 章
宋千清也不是只记得偷螃蟹。

他打湿了头发靠在风口上, 本就羸弱苍白的身躯在夜晚的凉风中微微颤抖:“师尊,你的猜测应该没有错,这家人就是想利用你来为我续命。”

“你现在这个身份, 出生年月是阴年阴月阴时, 他们就是想以此做文章。”宋千清道。

姜苑没想到璇玑洞主竟还有个这么特殊的生辰。修界修士多如牛毛, 天资出众者少, 心性坚韧者少,运气奇佳者更少, 大部分修士都只能庸庸碌碌地度过一生, 混一个不高不低的修为, 度过百余年寿命,在不甘中死去。

修士的寿数再如何也比凡人要长久许多, 但人是一种不会知足的生物,尤其是窥见了上层的无限好风光,又怎么能再甘心平庸一生?

正道走不通,便有不少走邪道的,若以邪道论,这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女子是最好的炉鼎,与之双修既可精进修为又可延年益寿,这样的女孩儿在自己没有强大起来之前若是没有人保护,往往都得不到一个好的结果。

“但是你现在是完全的凡人, 就算是最简单的双修之法也是需要灵力的, 不能引气入体, 阴年阴月阴时的女子也没有什么用。”姜苑沉吟道,“他们恐怕还有别的手段。”

“是。”宋千清轻轻打了个寒战,“我怀疑就是那个神秘的赵大夫。”

他现在的身体太虚弱,一点凉风就让他头疼欲裂, 脸色苍白到近乎透明,宋千清缩在轮椅上,身子止不住地打着抖。

姜苑眉心紧缩:“我觉得也可以了,你快把窗户关了把头发擦干吧。”

“既然要唱苦肉计,怎么能舍不得下本钱呢?”宋千清轻轻摇头,“师尊先去休息吧,我再坐一会儿。”

劝不动他,姜苑自然也不可能就这么把他丢在这儿自己去睡,她左思右想,去倒了一杯热茶让他拿在手里。

宋千清握着温热的茶杯,他脸色难看,却还带着笑:“正是要大病一场呢,怎么能贪暖。”

“这一杯茶阻止不了你病来如山倒。”姜苑碰了一下的手腕,冰凉刺骨,“但是多少还是能舒服些。”

“那就多谢师尊了。”宋千清弯起眼睛笑了,他是典型的桃花眼,笑起来眼尾处就飞扬起两个小勾子,衬着他眼下的一点红痣,越发有种魅惑人心的感觉。

可惜这妖孽也没能魅惑多久,如今这纸糊的身子顶着一头水气吹了半晌凉风,很快就发起烧来了。

宋千清浑身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他靠在轮椅上脸颊晕起病态的红,他头脑都被烧得不太清醒,整个人摇摇晃晃地就要往下倒,被姜苑一手撑住,她另一只手还忙着给他擦干头发,哄小孩儿一样:“乖,再忍一会儿啊,等我把头发给你擦干。”

对哦,还要毁尸灭迹掩盖证据宋千清晕晕乎乎的,不太高兴:“我不是小孩子了。”

“是,你已经长大了。”姜苑不走心地安慰他,没有灵力就是麻烦,还要拿着布巾使劲擦头发,宋千清的头发还又多又长,擦起来十分费劲。

姜苑太久没有做过这种活计,颇有一点手忙脚乱,待她好不容易擦干,宋千清那一头柔滑的长发也炸成了狮子。

他自小就很早熟,从来没有过这么没形象的时候,看起来滑稽又可爱,姜苑忍不住笑了一声。

宋千清好委屈:“师尊,我这么不舒服你还笑”

“为师的错。”姜苑安抚地摸摸他的头,把炸毛的头发揉得更乱了,她忍住笑找来一把梳子,细细地为他梳理乱糟糟的长发。

木梳的齿梳不轻不重地划过头皮,像是在按摩一样,宋千清疼得快要炸的头终于缓解了几分,他望着她专注秀美的侧脸,好想求求她,以后能不能经常帮他梳梳头。

他想了又想,终究没有说出口。

虽然炸了毛,但幸好宋千清的发质很好,认真梳理一番又恢复了原本柔顺的模样,他失望地看着姜苑收回的手,说道:“可以了。”

姜苑把他半抱半掺到了床上,略略打乱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急急打开门揪住碧痕:“快,快去找大夫,少爷他发烧了!”

“什么?”碧痕大惊失色,少爷的身子骨很弱,寻常人很快就能好的小风寒都能折腾掉他半条命,更别说是发热了,在碧痕印象中,少爷每次发热都是要走一回鬼门关。

她急得不行,手里的东西随手一丢就跑得飞快:“我这就去找大夫!”

很快屋内就乌央乌央地进了一堆人,老太太和大夫人跟着大夫一起进了来,一见宋千清虚弱的样子立时就落了泪,心肝儿肉地叫了起来:“怎么好好的,病成了这样!”

老太太面上的慈祥荡然无存,她狠狠地瞪向姜苑:“是不是你惹了少爷生气!还是你没照顾好他?说!”

“咳咳咳祖、祖母,”宋千清半撑起身子艰难道,“不关她的事,我的身子一向如此。”

老太太的泪又落了下来:“初哥儿,你莫要再劳动了!”

大夫按住宋千清不让他乱动:“还是先让老夫未少爷诊脉吧。”

“是是是。”老太太忙不迭地点头,“冯先生,您仔细看看。”

姜苑微微蹙眉,这位大夫姓冯,看来却不是他们想要找的赵大夫了。

她没听进去冯大夫那些玄奥艰涩的医学用语,宋千清已经病倒了那位赵大夫却还是没有出现,可见他的神秘程度比他们预想的还要高,不是大事轻易不会出手,可若要钓出这位赵大夫,难道要宋千清再病情反复甚至加重吗?

其实不用多想,她就知道这是目前见效最快的一个法子,宋千清心中也一定做好了决断。幻境中病几场罢了,待他们挣脱了璇玑洞主的执念,这些病情对宋千清本人一点影响都不会有,可是这里受的苦,却也是实打实的。

她心中,居然觉得不愿。

这不像她。为了可以达成目标,付出这么一点微不足道的代价,在姜苑过去的人生中是根本不需要犹豫的事。她不会觉得这一点付出也需要规避,若是换了她自己,她也不会有丝毫迟疑。

修士想要登顶大道,无一不需披荆斩棘,这么一点小小的苦痛,又有什么可怕的?

姜苑正想着,忽听老太太问她:“冯先生方才说得,你可都记下了?”

“记下了。”姜苑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那就好。”老太太这才满意,“你可要照顾好初哥儿。”

老太太她们没坐多久就离开了,屋内的小丫鬟去熬药,宋千清被裹得严严实实躺在床上,额上盖着一块浸了水的布巾。

姜苑挪到他床边:“赵大夫没有出现。”

“我知道。”宋千清满不在乎道,“那就再病得重一点,我就不信我快要病死,老太太还端得住不去请他。”

他果然做如此打算,姜苑问他:“是不是很难受?”

宋千清正打算说没有,看到她神情却话到嘴边拐了个弯儿:“有点头疼。”其实不是有点,这具身体实在太差,他头疼得像是有人拿刀捅进去搅。

“会委屈吗?”姜苑轻轻问,“让你用这样的方法?”

“我不委屈。”宋千清气色很差,看起来心情却不错,“师尊觉得我委屈?”

姜苑没有回答。

“那师尊会劝阻我吗?让我不要用这个办法。”宋千清追问。

“不会。”她这回倒是回答地很快。

真是无情啊,宋千清倒并不失望,他眨眨眼:“那我要是自己不想用呢?你会劝我用吗?”

“不会。”姜苑依旧是斩钉截铁。

宋千清于是笑了起来。

这已经足够了。

他烧得厉害,呼出的气都是滚烫的,姜苑用手背贴了贴他的脸颊,两道纤细的眉毛皱得打了个褶:“好严重。”

“没事。”他嘴唇烧得干裂,眼睛却晶亮,“师尊陪陪我,我就不难受。”

“好。”姜苑自然不会拒绝。

宋千清就这么病了几日,反反复复一直不见好,又忽然急转直下,几乎就要命悬一线。

老太太终于再也忍不住,去请了那位神秘的赵大夫出手。

一位望之不过二十余岁的青年缓缓步入这药气熏人的小屋,他看起来器宇轩昂英俊不凡,一点也不似人们最信任的那种胡子花白的老大夫。

姜苑的心重重一沉。

她不会认错,这位赵大夫,一定是一个——魔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