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科幻小说 > 本尊晚节不保 > 第60章 第 60 章
姜苑一把扯下了盖头, 缓缓蹙紧了眉心。

床沿上挂着喜庆的红绸,雕花的窗户上也都贴着大大的“囍”字,怎么看这都该是一番热闹非凡的婚嫁场景。

可这屋内却只有她一人,姜苑从喜床上站起来, 窗边有一架精致的紫檀妆台, 台面上放着各类胭脂水粉, 铜镜打磨得光亮, 姜苑看到镜中的自己, 面容未改,却是化着前所未有的浓艳妆容, 让她原本清丽的脸庞生生多增了几分艳色。

这里倒不像是幻境,或者说不完全是幻境,这世上没有哪个幻境是一开始就能让人认清身不在其境的。

如若不是幻境, 那就最大的可能,就是这璇玑洞主的执念。果然, 姜苑轻轻叹气,能将她拉入执念中, 这位璇玑洞主生前最少也得是大乘巅峰的修为, 在璇玑洞中他们还是要多加小心。

只是姜苑心中忽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一场婚礼有新娘自然该有新郎,新郎是谁?

正想着,只听外面传来一阵热闹喧哗的声响:“新郎官来了!”

随后喜房的大门被打开, 喜婆和几个小丫鬟拥拥簇簇地进了来, 那喜婆声音喜庆嘹亮:“我们新郎官来啦!”

姜苑默默地吸了口气。

那万众瞩目中登场的新郎官是被人用轮椅推进来的,一把骨头瘦得在衣袍中叮咚作响,艳红的喜袍越发衬得他脸色死人一样惨白,看着就是个命不久矣的样子, 可那俊秀容颜确实姜苑最熟悉不过的,可不就是宋千清本人!

他显然也认出了姜苑,死人脸上勾起一个笑容来。

姜苑觉得老天爷属实是在和她作对,她才刚刚放了狠话想让宋千清断了那不切实际的念头,现在就让他俩扮夫妻?

喜婆把宋千清推到了姜苑面前,她笑得合不拢嘴:“来行合卺礼了!”

“哎呦喂!”她的反应似有些慢半拍,现在才捂着嘴大惊小怪,“您怎么能自己就把盖头掀了呢?这是新郎官帮您掀才对啊!”

姜苑神色冰冷,一言不发。她知道被拉入修士执念中最好的应对办法就是照着执念指引演下去,这样执念既不会伤人,他们了解了执念也可以更了解其人,可她有些演不下去了。

若真做了这假夫妻,宋千清岂不是更难打消念头?

瞧她神色宋千清就大致猜出了她心中所想,他神色黯了黯,对喜婆道:“无妨。”

“这怎么能无妨呢?”喜婆喋喋不休,“这坏了规矩呀!”

“我已经很累了。”宋千清眼一闭向后一靠,越发的气若游丝,“你们快退下罢。”

这少爷的身体真真是个纸糊的,风一吹也能散架,他说累了喜婆无论如何也不敢再压着他们行礼,她悻悻应了一声,对两个小丫鬟道:“那你们留着伺候。”

“不、咳咳咳不必。”宋千清说一句话便咳得肺都快出来,“都下去。”

“少爷!”喜婆十二万分地不赞同,“您这身子没人伺候怎么能行?”

“这、咳咳,这不是有娘子在。”宋千清小心翼翼地看了姜苑一眼,摆手道,“快下去罢。”

他如此坚持,喜婆也没了办法,只得带着两个小丫鬟退了出去,木门“吱呀”一声关紧,房内只剩了他们两人。

姜苑走到宋千清面前:“你现在身体果真如此不适吗?”

“嗯。”宋千清苦笑,“不瞒师尊说,我觉得今夜若是风大一些我就能大病一场。”

“如此看来,这璇玑洞主人该是有渡劫修为,只怕差一步就是飞升了。”姜苑沉吟道。

越是强大的修士留下的执念也越是强大,入境者受到的影响也越是大,宋千清如今真成了个病秧子,可见璇玑洞主修为不俗。

“坐轮椅是因为你身体太虚弱了吗?”姜苑问。

宋千清摇摇头:“我这两条腿毫无知觉,也动弹不得,想是瘫痪了。”

姜苑:“”

真是好倒霉一病秧子。

两人一时无言,相对而坐,在一室喜庆艳红的氛围中显得古怪又暧昧,姜苑有些尴尬地避开他的目光,走到妆台前试图拆掉这一头珠翠。

可她清修多年,平素并不会梳这样繁复的发式,且她过去所佩钗环皆是法器,也根本不需要她动手去梳头,如今成了凡人,面对这一头朱钗竟有些手忙脚乱了起来。

在姜苑第三次硬生生揪掉自己一缕头发时,宋千清轻叹一声抬高了手:“我来吧。”

姜苑手一顿:“不必。”

“师尊何必与我如此避嫌?”宋千清固执道,“我们已经在这执念中成了夫妻,有些接触也无法避免,师尊如此,反倒着相。”

他手法轻巧,轻易就取下了一支与长发纠缠的金钗:“那些话师尊不愿听,我以后都不会再说。”

不会说。可只是不会说,又有什么用?

不过宋千清说得也不是全无道理,她越是这样风声鹤唳就越是显得在意,反倒让两人都尴尬,现在事已至此,她更不可能为了一点私情坏了大事,倒不如自然一些。

于是姜苑不再阻止,任由他一件件拆下发间珠翠,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那些在她手中无比难缠的朱钗一个个变得温顺听话,再没有勾断她一丝头发。

“你居然会这个。”姜苑有些惊讶。

“也不是会。”宋千清淡淡一笑,“多花点功夫罢了。”

一套完整的头面被他卸下,整整齐齐地摆在妆台上,宋千清定定望着那精美的金钗,手指不舍地摩挲了一下。

喜婆推他到门外时,宋千清紧张到了极点。既怕里面的新娘是她,更怕那新娘不是她。

他苍白细瘦的手悄悄在袖子里紧攥,大门洞开,他看到了那一室辉映中的新娘。

是姜苑,是她从未见过的姜苑。

她穿着一身繁复华丽的嫁衣,大红的嫁衣上以金线绣着精美的花朵纹样,发间的金钗坠下几缕流苏,晃晃悠悠地晃进了他的心里。

新娘的妆容艳丽,她额间点缀着花钿,一对秀眉弯弯若远山,眼眸含波似秋水,挺翘的鼻梁下是格外嫣红饱满的唇,比春日里最美的花瓣更加娇艳。

若非她脸上没有一丝羞涩欣喜,那就真真是一个新娘子了。

可即便如此,宋千清也觉得十分幸运了。他这一生,居然还有机会看到她作新娘的打扮,居然还有机会以丈夫的身份站在她身边。

烛影飘摇间,他几乎要真的以为,她是他的妻,今夜是他们的洞房花烛。

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个梦,让他沉溺其中,不愿清醒。

可她面上的冰霜还是把他打回了现实,宋千清自嘲一笑,心想,恐怕只有他为了这个幻梦暗自窃喜吧,她只会觉得麻烦。

宋千清收回了手,不再看那些金钗:“你去洗洗脸吧,妆粉留在脸上不好。”

姜苑一顿,没有提醒他这一切都不是真实,低声应了句:“好。”

她打开门,冰凉的夜风吹拂在脸上,小丫鬟没敢走远去歇息,见她出来便赶忙迎了过来:“夫人请吩咐。”

这称呼让她别扭,姜苑点了点面颊:“洁面。”

小丫鬟应了声“是”,麻利地端来一盆温水伺候着姜苑洁面,姜苑擦干脸上水珠指了指宋千清:“你也帮他梳洗吧。”

“打盆水来就行。”宋千清淡淡道,“打完水就退下吧。”

他要自己洗,姜苑也不管他,她靠在窗边的塌上,一边思考一边发愁。

她自己现在是个凡人,宋千清显然也是个凡人,那他们俩是谁正在扮演着璇玑洞主的身份呢?两人既能成婚,想来年纪也不会太小,踏入仙途更不知是何年何月,这样还能修至渡劫,这璇玑洞主定是天纵之才。

姜苑乱七八糟地想着,听见背后传来他轮椅的声音,忽然道:“你睡床上,我歇在这塌上就行。”

当凡人就是麻烦,但凡她现在有个金丹修为,又何至于操心这些。

轮椅的声音停下:“师尊歇在床上吧。”

“不必。”姜苑摇头,“你现在身子太虚弱。”

“好。”宋千清低声道,“那师尊先歇息。”

“嗯。”姜苑也不宽衣,就这么囫囵倒在了塌上,刻意不去看他。

轮椅声再次响起,她听到他宽衣解带的声音,心里越发不自在,紧忙闭上了眼睛。

闭上了眼,听觉就更加灵敏,有磕碰之声不断传来,姜苑不解地蹙眉,忽然坐起了身。

她心烦意乱,竟忘了这个!

这时也顾不上避嫌,姜苑赶忙扭头朝宋千清看去,只见他狼狈地撑着自己,正欲从轮椅挪至床上,然而两条绵软的腿丝毫动弹不得,让他本就虚弱地身体更为费劲,不过就这么一会儿时间,苍白的面孔上就布满了豆大的汗珠。

姜苑三步并做两步赶到他身边:“我一时忘了,你怎么自己也不说?”

宋千清瘫回了轮椅上,微微喘着粗气,良久才艰难道:“我不想让你为难。”

“我不为难。”姜苑顿了顿,道,“你不要为难自己。”

她一手搂着他肩,一手搂着他膝弯:“我帮你上去。”

若是姜苑自己,这样抱起十个宋千清也不费吹灰之力,然她现在到底是个凡人女子,未免感到吃力,好在轮椅就在床边,并不需要她抱太久。

姜苑使劲提着气,好容易落手却稍重了些,宋千清半摔在床榻上,乌黑的长发凌乱地披散在身前,他先前褪了喜袍,如今只着这一件单薄的亵衣,如今被这么一摔,本就松松垮垮的亵衣瞬间就滑落了大半,露出大片瓷白的肌肤。

——正对着姜苑鼻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