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科幻小说 > 本尊晚节不保 > 第51章 第 51 章
宋千清入坠梦中, 他声音飘忽:“师尊,你说什么?”

“我都知道了。”姜苑言简意赅,“十世功德身。”

宋千清一般脑子转得飞快,一半脑子已经木住:“是那天你收到的那个传音符?别人告诉你的?”

她低低的笑声在他脑海深处响起:“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宋千清被她笑得半边身子酥麻, 漫长的反射弧这才反应过来那句“不让你做牺牲品。”

他心头巨跳, 砰砰的心跳声震得他耳膜发麻:“什么什么牺牲品。”

“小宋, 我师父这样对你, 是他不对。”姜苑声音恳切, “我不会按照他的想法行事,小宋, 你该有自己的人生。”

宋千清眼底一阵发烫:“他是为了救更多的人,他有什么不对?”

“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固然伟大,但也该是自己的选择。”她的声音那么动听、那么坚定, “我不会任由你被绑架着牺牲自己。”

冰凉的泪水顷刻间打湿了衣襟,宋千清再也无法克制自己, 像个孩子一样咧着嘴哭出了声。

在前一世,他终于探寻到自己秘密的那一刻, 宋千清是绝望的。

他其实一直在抗争, 他在天极长大,他从小的梦想就是斩妖除魔,宋千清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自己成为一个魔族。

他尝试过停止修炼,他隐居在深山老林避开一切人, 他甚至自废修为, 可是没有用,他身上的魔气一日比一日多,把他彻头彻尾地变成了一个魔族。

地龙翻身,魔界大开, 修士们掘地三尺地寻找他,他们是为了追杀他,魔族们也掘地三尺地寻找他,他们是为了把他捧上王位。

只要他跨入魔族,他就是魔族至高无上的王,这世上再无人敢欺辱他。

可是宋千清不愿意。他是个人,他的父母亲人都因魔修而死,他怎么可以成魔?宋千清徒劳地抗争了许久,直到他知道真相的那一刻。

那一瞬间,他明白了什么叫命运。

那命运在他出生之前就已注定,早就没有了他选择的余地。

原来爹娘姐姐不是被魔修害死,而是因为他,他是真真正正的命中带煞刑克六亲,他们不过是普通的凡人,又怎么抵得过?

如果不是有他,他们这一生都会平安顺遂,幸福美满。

如果没有他,如果他不曾出生该多好。

那高高在上的仙人轻而易举地颠覆了他的人生,宋千清却连恨都没有底气。

天下苍生和一个宋千清,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可到底还是不平,还是委屈的,凭什么,凭什么就是他呢?他长久以来坚持当一个好人,最后就落得这样的下场吗?

这些话他从不敢对任何人讲,因为任谁来选都只会是一个答案,他又何必自取其辱。

天下安泰,损失的不过是一个人的一生,这真是再划算没有的买卖了。

宋千清太过清楚自己的命运,这注定要被牺牲的一生,如果可以选,他愿意牺牲给姜苑。他早就变得自私无比,他上辈子已经为了这天下牺牲过一次,这一次他只想把生命献给他的爱人。

是啊,爱人。尽管姜苑永远不会承认,但是他心里早就偷偷敲定了她的身份,反正人之将死胆大包天,他非要这样想,她也没有办法。

可现在他的爱人,隔着万水千山,越过人魔两界,告诉他:“你不该被牺牲。”

你不该被牺牲,我不会让你做这个牺牲品。

即使在最荒谬的梦境里,宋千清也不敢幻想姜苑会对他说这样的话。她是这正道魁首,肩挑着亿万生灵,她该把灵阿横在他的脖颈,她该像她的师父一样,理智地做出最佳的决策。

可是她没有,她居然没有。

世人目光所在皆落于苍生,唯有她看到了他的苦痛。

宋千清哭得不能自己。他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或许是委屈、是痛苦、是幸福、是释然千百种情绪交缠,唯有泪水可以倾泻。

姜苑静静地倾听着他的哭泣。

宋千清是个隐忍太过的人,这样的情绪释放对他而言十分难得,她没有安慰他“不哭”,只是静静地陪伴,偶尔出一声让他知道她还在。

说是发泄,他到底也没有发泄太久,没太长时间就停止了流泪,回忆起自己的种种失态,羞得耳根也红了。

“师尊”他很小声,像是一个小心翼翼的撒娇,“我又丢人了。”

“不丢人。”姜苑前所未有的好耐心,温声道,“小宋是受委屈了。”

完了,眼睛又开始泛酸了!宋千清忙眨眨眼眨掉了泪意,他声音里尚存着哭腔:“可我已经是魔主了。”

事已至此,他早就找不到回头路了。如果他可以不管不顾,那或许也可以找到释放怨气的办法,但宋千清若能做到不管不顾,他上辈子也不会死在她的剑下。

“我会想办法。”姜苑的声音无比坚定,“小宋,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你不要放弃自己。”

她相信事在人为,绝对不愿对这命运束手就擒。

“好。”宋千清眼圈红红,“我都听师尊的。”

“你魔界的事现在放得下吗?”姜苑问他。

宋千清的心高高扬起,忙不迭地点头,甚至忘了那人根本看不见:“放得下。”

听出他语气的急切,姜苑轻轻笑了一声:“那你抽个时间来一趟天极吧。”

她压低了声音,像是在开一个有些俏皮的玩笑:“小心不要被别人发现了,等你到了天极就来叫我,我偷偷带你回逍遥峰。”

“好。”宋千清早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晕晕乎乎地就答应了。

“答应这么快。”姜苑似是有些惊讶,“不怕我是骗你,设陷阱抓你吗?”

“不怕。”宋千清使劲摇头。得了今天这些话,就算这真是一个陷阱他也甘之如饴。

“真乖。”姜苑夸他,“那记得早点来。”

察觉到她有离意,宋千清忙忙叫住了她:“师尊再陪我一会儿可以吗?”他到底是不习惯用这个身份提要求,悄悄红了脸颊。

“你想聊些什么?”姜苑果然应了他。

宋千清哪知道要聊些什么,他现在大脑一团浆糊,话都快要不会说了:“只要不断弟子钤印就可以。”只要让我知道你在我身边,就好。

“好。”姜苑答应他,她手指轻轻挠着小白猫的下巴,看着它舒适地眯起了眼睛,“快些回来吧,霜刃它很想你。”

-------------------------------------

弟子钤印挂了许久,在宋千清终于恋恋不舍地断了联系后,姜苑脸上那一丝淡淡的笑意立刻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论她在宋千清面前表现的多么坚定,实则她再清楚不过,这是一件极其棘手之事。

当年师父的境界比自己如今尚要高出几许,可他潜心研究多年,也只想出了以十世功德身封怨气这么一个办法。

她闭上眼,庞大神识渐渐蔓延出去,笼罩四境八方,姜苑白皙的额头隐见汗意,神识却依旧牢牢不动。

果然。她缓缓睁开眼睛,抬手拭掉额边冷汗,人间怨气依旧在增多。按鹤如云所言,如今人间怨气的浓度和增加的频率都远不及当年,可到底还是在稳步上升,说明以十世功德身镇怨气这个法子,也在渐渐失效。

不论是吞天盒,还是十世功德身,如今看来都是治标不治本,只要源头不除,怨气总有一天会反噬人间。

可到底是为什么,人间怨气会无故增加呢?

姜苑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她有预感,这个问题若能解决那一切皆可迎刃而解,可这原因当年师父必然也找寻过,他依旧用了个治标不治本的法子就说明要么他没有找到,要么他找到了,但也没用。

她站起身,寻到了一个后山一个有些冷僻的山洞。这山洞狭小难寻,可洞前被打理的干干净净,还栽着一丛紫竹。

这是她师父太虚真人坐化之地。

这声名赫赫的一代大能,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就把自己关在这个荒凉的山洞处,他谁也不见,待徒弟们发现时,已然化做了一股清气,尸骨无存。

“师父。”她轻抚着一株紫竹,那是太虚真人生前最喜欢的,“你最后可有后悔过?”

太虚真人的寿元远比一般大乘修士要短,鹤如云说他是因为当年损耗太过,可姜苑却笃定,是因为他封怨气入宋千清之身之事。

十世功德身,原本该是天道宠儿,他若是能正儿八经踏入修行之路,那就是个脚底打滑也能捡到天材地宝的家伙,师父做了这样的事,必然是要担着天大的因果。

“您也知道此事有伤天和,也猜到了最后结果吧?”姜苑席地而坐,靠着最高大的一株紫竹,“可是您还是这样选择,因为您坚信这样是对的。”

“您总是会做自己觉得正确的事。”姜苑望天喃喃,“我关于兄长的记忆就是您封印的,对不对?”

她扯了扯唇角:“师姐和无咎都不说,但我能猜到。你觉得我放不下执念,不利于提升境界,索性就封了它,让我只做玄玉仙尊。”

“师父,我感激您养我教我,可惜我们的观念恐怕永远都不能同步,我已经决定了,我要护着宋千清。”她站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去,“您看着吧,我一定做得到。”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26 20:36:28~2021-09-27 20:55: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玉女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