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科幻小说 > 本尊晚节不保 > 第36章 第 36 章
东海之滨。

海水深不见底, 懵懂无知的螃蟹们在沙滩上没头脑地乱爬,姜苑未着双履,白皙的赤足陷在细腻的黄沙中,像是沙中上好的贝。

她在这里站了许久, 像是在犹豫着什么, 却有人实在是等不下去, 海水浪潮滚滚, 一个鲛人少年踏浪而来, 这少年容貌是非一般的精致漂亮,看起来年纪尚幼, 倒是有几分雌雄莫变的意味。

少年的嗓音像歌声一样动听,他轻轻语来就似撒娇又似抱怨:“仙尊,您就这么站在这里看着, 可是把好多小家伙都吓坏了呢。”

鲛人少年嘴上像是开玩笑,心里却也直打鼓, 玄玉仙尊的大名在他们海妖中也是无人不知,而且明明听说这些年来她闭关清修, 轻易不下逍遥山来, 好端端地来他们这里,总不会是看风景吧?他们这些人类剑修惯来喜欢打打杀杀,可千万别是要找麻烦呀。

这老家伙。姜苑懒得去拆穿这年纪比自己还大不少的“少年”装痴卖傻,她下定了决心:“带我去见见你们妖王。”

鲛人少年更慌了, 妖王也打不过这煞神啊, 他强笑:“仙尊要见王上做什么?”

姜苑一眼就看穿他的担忧,好笑道:“你只管放心,本尊必不是来闹事的。”

“仙尊说笑了”鲛人少年讪讪,但有了这句话他心中多少安定了些, 再说了,就算再借他十个胆儿他也不敢就这么把玄玉仙尊拦在外面,他立刻变脸如翻书地换上了一副恭谨的面孔,“仙尊请随我来。”

姜苑辞了鲛人少年递来的避水珠,她身上这件法袍水火不侵,足够她在海底行走,那鲛人少年又发出一阵清冷悠远的长啸,一群海豚闻声而来,欢快地围着姜苑打着圈儿。

“仙尊请。”鲛人少年指着领头最健壮的那只海豚道。

这倒是有趣,姜苑没有推辞,依言侧坐在了那海豚身上。海豚本就亲人,而姜苑若不刻意释放威压,身边环绕的都是温和的木灵力,像这样的小妖仅仅是待在她的身边都能获得好处。

大海豚欣喜非常又胆大包天,抬起长吻亲昵地蹭着姜苑脸颊。

鲛人少年余光瞥到这一幕,吓得一个趔趄险些被水呛死,好在姜苑并未动怒,反倒温和地摸了摸那海豚的头顶,让鲛人少年悄悄松了口气。

大海豚游得又快又稳,且熟门熟路,很快就到了海妖妖王的宫殿前。海底没有阳光,漆黑一片,海妖大多喜欢各种亮晶晶可以发光的宝石,这妖王宫更是建得晶芒璀璨,富丽堂皇,若是称一声“水晶宫”那倒真是贴切无比。幸亏这一代海妖妖王不是个龙王,不然姜苑觉得自己也太像猴子了。

这妖王亦是鲛人,上身只罩了一层薄薄的金纱,银白的鱼尾在深海闪闪发光,他自己便像是一个移动的“水晶宫”,若非他容貌也极美,还真驾驭不了这样火树银花的配色。

妖王早早就迎了出来:“不知玄玉仙尊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他身后虾兵蟹将跟了一堆,也不知是壮胆还是示威。

“妖王多礼了。”姜苑也不想那么多,“今日倒是玄玉叨扰。”

妖王带着姜苑像殿内走去:“仙尊能来便是蓬荜生辉,不如本王先安排仙尊住下,晚上有宴席,仙尊可要给本王个机会好好招待。”

“不必如此麻烦。”姜苑直截了当的拒绝了,“今日前来乃是有事相求,近日事务繁忙,也无福享受您的招待了。”

妖王的笑容淡了点:“本王位卑,哪里帮得上仙尊。”

姜苑不和他绕弯子:“此次前来,是想请借海妖一族魂珠一用。”

“魂珠?”妖王愕然,他这才发现自己带来的人不知不觉已被隔绝在了结界之外,当下又怒又怕,“这可是我族镇族之宝。”

“之一。”姜苑淡淡道,她看一眼目露惊慌的妖王,“您不必担心,设这结界不过是不愿此事被众人听见,本尊对海妖一族绝无恶意。”

妖王壮起胆子:“仙尊手中也不是没有我海妖一族之血,本王为何要借用你魂珠。”

“妖王应该知道,本尊从不主动出手。”姜苑道,“本尊与海妖一族,从来不是敌人。”

“但也不是朋友,”最初的惊慌过去,妖王也拾回了威严,“本王为何要帮仙尊。”

“自然不是白白帮忙,借用魂珠,本尊也会给海妖一族相应的报酬。”姜苑也不打算打人家的秋风。

这样想来,似乎划算许多,玄玉仙尊可以给出的报酬必然是令人心动,妖王当下脑筋就转了起来:“那仙尊可否给我一个承诺?”

他倒是会狮子大开口,玄玉仙尊许下的承诺也敢要,姜苑果断道:“不行。”

“好吧。”妖王有些气馁,却并不愤怒,他知道自己是漫天要价了,但要是走了大运她答应了,那可真是赚翻了,可惜姜苑显然不傻,不可能答应他这样的要求。

“那我想向仙尊求一个千罗万象阵的阵盘。”妖王想了想,换了一个要求。

这个阵盘姜苑手里正好有,亦是极珍贵之物,妖王还是很聪明,这个价码只比她心中上限高了一点,也并非不可接受。

鲛人向来是美人辈出,姜苑看着妖王美丽的脸庞,湛蓝的眼睛露出诚恳之色,觉得自己的容忍度在美人面前可以高一些。

她也不愿多费口舌,痛快地拿出阵盘:“可以。”

“仙尊出手真是大方。”妖王面露喜色,魂珠事关重大,他也没让小妖代劳,亲自取了来给姜苑。

小小的玉盒被递到姜苑手中:“仙尊请收好,怎么用您应是知道的。”

姜苑检查了一下,确认无误,她眉眼间也带上了点笑意:“多谢妖王。”

她身材纤瘦,个子虽高挑却生了一张格外柔美的脸,这样带着点笑意衬得她眉眼更加柔和,若是不说,谁也猜不到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天下第一剑。

妖王也被这笑意晃了晃神,她瞧起来如此温柔知礼,和他过去所见那些一言不合就喜欢打打杀杀的修士完全不同,他也就没忍住多提醒了一句:“仙尊,这魂珠使用可要多加注意啊,而且也不可尽信魂珠。”

这话是纯粹的好意,姜苑自然领会的到,她笑笑:“我晓得了,多谢妖王,不必送了。”

她说完海水便分浪而开,妖王甚至没看清她的身法便见那身影无踪无影,分隔而开的海水瞬间恢复如常,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等修为”他轻轻倒抽了口凉气,“幸亏我识趣。”不然她若闹起来,他的小鱼小虾可都怎么办呀?

-------------------------------------

逍遥峰。

姜苑打开玉盒,那魂珠不过婴儿拳头大小,散发着淡金色的光芒。她借这魂珠,除了为度怨魂一事外,还有一个长久的疑惑想要解开。

只是如今魂珠已在手中,她反倒有些情怯,不知该如何面对最后的答案。

只是有些事可以逃避,有些事却无从可逃,除了自欺欺人外找不到任何好处,在如今这个动荡的时段,反倒可能害人害己。

姜苑深吸一口气,心一横便将掌心附在了魂珠上。

魂珠轻轻震颤,淡金光芒不改,只是变得暗淡了些。姜苑那一口气,便慢慢地呼了出来。

果然。

她就是玄玉仙尊,玄玉仙尊就是她,她的体内从头到尾都只有一个魂魄,只是这魂魄如今略有损伤之处。

最初“穿越”而来时不觉得,可越在这具身体里待得时间长,姜苑就越能感受到大乘修士的强大,这样强大的修为,若是被一个纯粹的凡人接管了身体,只怕那凡人之魂顷刻间便要魂飞魄散难入轮回,又怎能像她一样顺顺当当地接管玄玉的修为甚至是记忆?

可是这些年里,她虽想起的记忆越来越多,却丝毫没有共情之感,总像是外人看故事一样看待着玄玉的记忆,反倒是她做凡人的那二十多年,她能鲜明地回忆起所有的情绪。

她遗失了很多情绪,却继承了不少本能。在永宁村杀那魔修之前,姜苑这辈子亲手杀过最大的活物就是在南方遇见的蟑螂,可她当时手段堪称残忍的杀了那个魔修,一个活生生的人,事后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没有分毫的不适。

是因为这双手早就染了无数魔修的血吗?姜苑忽有一种不寒而栗之感,仿佛她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也看不清自己。

她可以确认那二十多年不是大梦一场,而是她真真实实的经历。可若是这样,那她的魂魄为什么会无端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凡人身上,她所以为自己穿的那本“书”又是什么?

解开了一个疑惑,却有更多的疑惑等着,姜苑不免头疼,无奈地收起了魂珠。

“灵阿,”她叫出了被自己勒令安静的剑灵,“你觉得这几年来我的性格有变化吗?”

“哼!”灵阿很大声地表达不满,“有什么变化?还是一样的无情无义,需要我了就把我叫出来,不需要了就嫌我烦嫌我吵!”

“我是认真问你。”姜苑道。

“哦”灵阿很快察觉到她严肃甚至有些沉郁的心情,也不敢再大呼小叫,“区别有一些,但也不是太大吧?”

“什么区别?”姜苑追问。

灵阿若是有脸,此刻必定已经抓耳挠腮了,它艰难地组织着语言:“好像活泼了一些?也心软了一些?哦对,比以前爱笑不少,我以为是你收了徒弟的缘故呢。”

姜苑垂下眼帘:“会给人以性格大变,判若两人之感吗?”

“怎么会?”灵阿道,“很明显还是你啊!再说你们人的性格不是本来也会变吗?”

“你说得对。”即使有被强加了一段人生的感觉,但她不还是她吗?玄玉是她,姜苑也是她,又何必纠结?

她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你的灵体恢复的如何了?”

“已经恢复大半了。”灵阿与玄玉仙尊相伴多年,她一个眼神它就知道她是真的心情不好还是只是懒得搭理自己,看出她心情已经渐渐恢复,它立刻就开始打蛇随棍上,“我不在的你的实力肯定受损很多,等小爷我恢复完全了,咱们就去单手揍剑寒衣一顿!”

它又开始胡言乱语,姜苑简直无奈:“你到底为什么对剑寒衣那么大意见?”

“他总是挑衅我!”灵阿激动地上蹿下跳,“他和他那把臭剑,总是想挑战我天下第一的地位!”

“天下第一的本来也不是你。”姜苑面无表情地吐槽,“是我。”

“玄玉!”灵阿大感受伤,“你变了!你浮躁了!你虚荣了!”

果然和这聒噪的家伙说两句就会有耳根不清净的感觉,姜苑熟练的无视了它永无止境的叽叽喳喳,沉下心来感应了一下宋千清那里的情况。

她心随意动,灵阿也感受到了她的所见所闻,它大惊失色:“这是你徒弟?怎么回事?怎么入魔了?你怎么关着他?还不快把他杀了!”

姜苑不理会它,迈步一跨便跨入了密室。

“五日了。”她对宋千清道,她不必检查就知道他吃光了她给的辟谷丹和灵泉水,未做一点手脚。

“师尊。”宋千清垂眸敛衽,这绿藤牢笼不比灵力锁,对他的压制少了许多,五日过去他的脸色也好看了不少,不再惨白一片。

他收起了翅膀,自己收敛了魔气,如画眉目在绿叶掩映间,恍惚便是她过去那个乖巧懂事的徒弟。

其实除了不肯让她帮他以外,他依旧很乖,她关他他也不反抗,她给他东西他也都全部吃掉,好像忘记了他们现在全然相对的立场,也不怕她对他做什么手脚。

她收下他五年。五年放在玄玉仙尊漫长的生命中似乎不值一提,可对她姜苑而言,已经是人生的六分之一。

是了,即使知道她就是玄玉本人,但姜苑现在仍旧很难把自己完完全全看作玄玉仙尊。

灵阿在腰间剧烈震颤着,这饮血无数的宝剑感受到了妖魔的气息,立刻就想要拔剑出鞘。

姜苑压制着它,淡淡笑了笑:“果然若是以前的我,一定会杀了你。”

“师尊该杀我。”宋千清低声。

“你就不怕死吗?”姜苑问。

宋千清不说话,但他浑身上下明明白白就写着“不怕”二字。

他连死都不怕。

“那你怕什么?”姜苑又问。

他抬头看她,总是如汪着一泉清水的眼眸中似多了一分欲说还休,他嘴唇张了张,却没有发出声音。

可姜苑直觉,他想说的是——“怕你”。

“怕你。”

如此简单的两个字,却似含了无数难以诉说的情感,她好像看到了他不敢诉诸于口的千言万语,又好像看到了他静默面孔下压抑的骇浪惊涛。

恍惚间,姜苑又看到了那个哀求她不要赶他走的少年。

她上前一步,手指轻轻攀在绿藤牢笼上,像是要说些什么,却忽然眼神一凝,细长的眉瞬间就打了结。

下一刻她身形消失在眼前,只留下匆匆一句“为师改日再来。”

她忽然到来又忽然离去,他的面前刹那间空无一人,连风也静止,就好像那人从不曾来过一般。

宋千清的目光骤然冰凉,原本因看到她而欢喜的光渐渐暗淡了下去。

他的手不自觉地触到发间,咬着牙缓缓道:“传送 阵。”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8 20:27:51~2021-09-09 21:51: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吃西瓜 10瓶;祝后妈文作者当后妈 5瓶;夜兔小羽 2瓶;民政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