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科幻小说 > 本尊晚节不保 > 第24章 第 24 章
株洲。

天极的两个弟子拎着一个修为尽废的魔修,互相推脱:“师兄,你去敲门吧。”

“师弟,还是你去敲门吧。”

“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白师弟的家人埃”

“那我就知道了吗?他们要是冲着我哭怎么办啊?”

“唉。”二人双双长叹了一口气,互相妥协,“那就一起去吧。”

“好,一起去。”

话说得干脆,二人还是磨蹭了许久才不情不愿地敲开了那扇木门。

许久,宅院中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我的儿啊!!1

所有人都被巨大的痛苦笼罩,也就没有人发现,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潜入了院中。

宋千清把魔修重重掼在了地上,冷声道:“是何人指示你来刺杀玄玉仙尊的?”

魔修眯着眼看他:“你是玄玉那贱人的徒弟?”

“哧”剑刃穿透他的琵琶骨,魔修痛得惨叫了一声,冷汗涔涔而下。

宋千清面无表情:“你若是再口出不逊,我还有的是手段可以让你体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1魔修嘶哑地大笑,“有趣,真有趣啊,玄玉那样假仁假义的正道魁首,竟会收你这么个徒弟?”

白玉般秀美的手持着长剑在魔修骨肉中翻搅,宋千清俯身,浓墨重彩的眉目间满是戾气:“你再怎么恨师尊也断没有胆子去天极刺杀她,说,是谁给你的胆子?”

魔修痛得蜷缩成一团,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你你再怎么逼我也没用,你以为天极没有对我用过邢?搜过魂吗?哈哈哈哈,我告诉你,没用1

“哦?”宋千清缓缓勾起一抹笑,眼下殷红的泪痣衬得他容貌俊美如妖,“你觉得,我没有办法是吗?”

浓郁到极致的黑自他的指尖扩散开来,魔修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惊恐:“你,你是”

黑气侵入他识海,那是无法抵御的痛,魔修浑身痉挛翻滚,比方才惨烈百倍的叫声无法压抑地冲口而出。

“啧,”宋千清不耐烦地摸了摸耳廓,“真吵。”

他话音刚落,那魔修便一声都发不出来,可痛苦却分明并未消散,他眼珠都瞪到充血。

宋千清闭着眼,感知着自黑气中传来的意志。

“原来如此。”他睁开眼,一抹红光在他黑白分明的眼中一闪而逝,“好大的胆子。”

“至于你,”他看了看脚下已经瘫成了一滩烂泥的魔修,“还是死得干净些吧。”

一朵乌黑的火焰燃起,地上只余灰烬。

连神魂也无法逃脱。

-------------------------------------

逍遥峰。

姜苑百无聊赖地逗着猫,口中嫌弃道:“‘霜刃’这名字起得也太无聊了,我们这么可爱的一只小猫咪,怎么能叫这么冷冰冰的名字呢?你说取名字的人是不是个笨蛋呀?啊?”

她光明正大地吐槽自家徒弟,又理直气壮地伸手:“好徒儿,为师让你带的东西呢?”

宋千清乖乖地掏出七瓶酒:“师尊,按你这个喝酒的频率,山下那窝猴子迟早要被薅秃了。”

“这窝要是秃了,你就去给为师找一窝新的呀。”姜苑满意地收起酒,顺手拍拍宋千清头顶,“真是个乖徒儿。”

“师尊。”宋千清耳根微微泛红,他板着脸后退了一步,“我已经这么大了,你不能再老是拍我的头。”

“有吗?”姜苑无辜地眨眨眼,两根手指捏着他的下巴左瞧右瞧,“让为师看看,哪儿大了?”

她手指温凉,可触到哪里哪里便燃起一簇火焰,宋千清口干舌燥,可又舍不得躲开:“我马上就要十五了,若是凡人已经可以娶妻生子了。”

“十五还是个小孩儿呢。”姜苑蹙起眉,“你好端端的想什么娶妻生子,你有喜欢的姑娘了?”

宋千清被她吓得几乎跳起来,连忙否认:“没有1

“不用不好意思。”姜苑自觉是个开明的师尊,“你现在确实是该情窦初开的年纪了,不过你天天待在逍遥峰上,能喜欢谁呢?”

她拧眉想着,恍然大悟地一拍手:“薛盼儿,是不是?也是,小姑娘确实蛮可爱的。”

“不是。”宋千清的表情淡了下去,他莫名的很不高兴,一股无名火在心里窜来窜去,“我没有喜欢的人,师尊不要乱说。”

“怎么了?”姜苑凑得近了些观察他的表情,“怎么不太开心了?”

她离他不过一掌长的距离,白皙挺翘的的鼻尖跃然在他眼前,宋千清的心砰砰跳起来,艰难道:“没有。”

“没有就没有吧。”姜苑也没追究,“不过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告诉为师,知道吗?”

宋千清浑身血液活跃无比地沸腾着,他说不清是燥是怒,只知道自己不敢再在此处待下去,几乎是仓惶而逃。

当夜他便做了一晚光怪陆离的梦。

宋千清醒来时面色铁青,恐怕一个三夜没睡的绝症病人都比他脸色好看些。

他无法再欺骗自己,那些恐惧那些喜悦那些羞怯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好,更是因为他无耻的妄念。

他抬手便给了自己一耳光。他丝毫没有留力,脸上顷刻便留下了一个红色的掌印,火辣辣的疼。

可这疼抵不过他心中的煎熬。

他强留在这里已经足够无耻,怎么还能如此龌龊恶心呢?

宋千清长长地叹了口气,烦躁地抓着头发。他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怎么会呢?他怎么会对师尊起这种心思呢?

他正心乱如麻,忽然听到姜苑的声音:“起了吗?”

宋千清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唬得魂飞魄散,手忙脚乱收拾好自己的头发和脸,这才结结巴巴道:“起,起了。”

“那快出来。”姜苑道。

宋千清此时真是鼓不起勇气见她,可师尊就在门外等着,他还能让她吃闭门羹吗?

狠狠咬了咬牙,宋千清抖着手打开了门,眼观鼻鼻观心,就是不敢看姜苑一眼:“师尊。”

“怎么这么慢?”姜苑有些奇怪。

清晨微风拂面,她身上的淡香也随风萦绕在他鼻间,宋千清的脸不受控制地又开始发烫,被他慌乱地以灵力强压下,扎扎实实地体会了一番何为做贼心虚。

“没,没什么。”宋千清低着头就要跑,“我去做饭。”

“回来。”姜苑哭笑不得地揪住他的袖子,“合着在你心里,你师尊一大早来找你就是馋那一口吃的呀?”

“那师尊找我何事?”宋千清强拽回来满腔的心猿意马,肃着一张脸道。

“为师要闭关一段时间。”她需要提前为日后修补结界做准备,修为的问题必须要解决。

“什么?”宋千清乱七八糟的思绪顺便被这一句话清空,他声音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些失落,“师尊要闭关多久?”

“说不上来。”姜苑道,“但少说也有个一两年。”

一两年,在修士的生涯中不过转瞬即逝,宋千清却品到了一丝漫长。

他心中涌起千万般不舍,可是又想,或许他们相离一段时间也好。

“怎么,”姜苑觑着他,“师尊要闭关你反而开心呀?小没良心。”

“我没有,没有开心。”宋千清熟门熟路地被她冤枉,已经连“冤”的感觉都没有了。

“这还差不多。”姜苑递给他一块回影石和一沓符纸,“我给你示范的几式百苦千劫剑已经拓在了这块回影石里,你需得勤加修炼。若有不懂之处就录在这符纸里,我看到了自会解答。”

她又递给他一个储物袋:“这里面都是些丹药灵石法器之类的,我估计你能用得上,这段时间也不要就闷头在山中练剑,也可以多接一些宗门任务下山历练历练。”

“是。”东西堆了他满手,宋千清的声音却更加低落了。

“怎么了?”姜苑问。

“师尊,谢谢你。”宋千清想,没有人对他这样好过了,可他却起了那样肮脏的心思,他简直禽兽不如!

“跟我说什么谢。”姜苑拍拍他的脑袋,“好了,师尊闭关去了。”

此后便是数百日不得相见,而我会消磨掉,我所有不该有的想法。

-------------------------------------

四年后。

宋千清站在姜苑闭关的洞口,紧张地一下下抠着定光的剑柄,亏得定光是一把难得的宝剑,否则定然要被他抠出毛玻

这四年间,他几乎是刻意地避免了和姜苑的交流,只有在思念难以为继的时候,才会克制地画一纸符咒,公事公办地问一些修炼上的问题。

他这些年念《清心咒》快如呼吸一样自然,偶尔又做了大逆不道的梦,他就会跳进寒潭待一整夜,强迫自己清醒。

这世间心绪只要下得了决心和狠心,就没有什么控制不了的,宋千清已经整整两年再没做过此类的梦了。

四年时光,他一天天等着,那点沸腾的血液也被他生生磨平了。

近日姜苑闭关的山洞处灵力波动极大,他就知道,她要出关了。

他纠结半晌,仍是忍不住每日来等,他安慰自己,师尊出关他这个徒弟第一时间迎接,本就是应该的。

宋千清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这是尊师重道。

洞口“吱呀”一声。

宋千清的背立时挺得更直了。

烟尘中人影如画,一如四年之前。

宋千清听到自己的心脏剧烈跳动着,只需要一个模糊的影子,他四年的清心寡欲就顷刻间灰飞烟灭。

他在一片狼藉中神魂颠倒地想着,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