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科幻小说 > 本尊晚节不保 > 第21章 第 21 章
那小猫不过她小臂长,披着一身雪白柔软的毛茸茸,尾巴似有些不安般一扫一扫,一双琉璃般的碧蓝瞳眸望着她,见她低头看去,立刻讨好地“喵喵”叫了两声。

姜苑当然一眼就能看出这小白猫是谁,她又好气又好笑,用手弹琴一样拨拉他的胡子:“你憋了这几天,就憋出了这么个法子?”

宋千清看不出她是喜是怒,但他变成了猫反倒比当人时要大胆许多,见她似乎不排斥,遂壮着胆子用脑袋蹭了蹭她的手心。

小猫的脑袋触感柔软温暖,姜苑被搔地手心痒痒的,再看着那眼巴巴的蓝眼睛,忍不住把他抱在了怀里。

呜呜,她想自家主子了!

也不知是心有灵犀还是纯属巧合,宋千清变得这只猫和姜苑曾经养得猫主子简直有七八分的像,就是小宋猫要小很多瘦很多,更像她把主子刚刚接回家的样子。

姜苑的手像是有肌肉记忆一样,自然又娴熟地挠着小宋猫的下巴,发现这家伙给自己下的术法需得十二个时辰才能解,当然她现在若是非要解也不是解不开,只是宋千清难免会受伤。

她身体很诚实,嘴却特别硬:“这是从哪儿学的?奇技淫巧1

宋千清却已经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了。在姜苑的手挠上他下巴的那一刻,一种奇异而酥麻的感觉立刻攫取了他全部的感官,他仿佛连灵魂也飘到了天空,仅是克制住自己不要发出丢脸的声音就已经用尽了全身力气。

他觉得自己出了个昏招。

这些天来宋千清苦思冥想,把自己那点少得可怜的优点拎出来反复审视,仍是找不出有什么可以打动她的,她是玄玉,只要她想,什么样的徒弟找不到?

他也想不到,自己竟会如此不能忍受被抛开,如此不舍。

明明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他们的缘分如纸一样薄,不是吗?

他的理智告诉他借此机会一别两宽,许还能落个好聚好散,可是他却不能控制自己,他饮鸩止渴一样想着,哪怕能只多一天的欢愉呢?

所以理智可以不要,尊严甚至也可以不要,他只想多待在她身边,哪怕一时一刻。

宋千清知道她喜欢看他变成小动物,他还记得她把自己变成海豹那天笑得有多开心。所以他强忍着羞耻,变成小猫来讨好她。

可他也没有想到,只是变个猫而已,竟还要忍受如此折磨!

他一半灵魂酥麻舒服到无法自己,一边灵魂惶恐着想要挣扎,两下拉扯着,他挠痒一样在她怀中无力地挣动了两下,便没出息地窝得更舒服了些。

“你可真是”姜苑真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但是不得不说,他这个举动正正戳中了她的心窝,让她本就不坚定的立场更动摇了些。

她还记得上次把宋千清变成海豹时他抗拒的样子,她把小猫举到眼前:“就这么想留下?”

小猫软绵绵的“喵喵”叫了两声,既像委屈又像撒娇。

宋千清惊恐。

不是他想这样叫的!只是她刚刚挠完他,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啊!

“可真傻。”姜苑摸摸他头上绵软的绒毛,心中坠坠的酸。他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少年,本该正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叛逆年纪,不该这样小心翼翼地讨好别人。

可他没有父母亲人了,身边只剩下她这么一个想要放弃他的师父。

她难得的良心不安,觉得自己确实是欺负了他。

姜苑自认是了解自己的。她这一辈子最不喜欢强求,尤其是在人际关系上,若是辛辛苦苦才能维持,那她宁可干净利落地舍弃。

所以她对宋千清也是这样的,当她发现两人不合时,她第一反应不是磨合,而是索性一刀两断。她以惯有的方式对他,没有想到会给他带来如此巨大的痛苦。

她忽略了,宋千清不是她那些可交可不交的同事朋友,他是被她亲手捡回逍遥峰,一无所有一心依赖她的孩子。这样一个孩子,她怎么能把他当成一个冷心冷肺的成年人对待?

无咎说,道不同,也可为谋。这真的可以吗?

“跟我来。”姜苑把小猫放下,对他说。

对于小宋猫来说,姜苑前所未有的身高腿长,普普通通的走路而已,他四条小短腿也要拼命倒腾才跟得上。

小猫辛辛苦苦地追她,姜苑这个坏人却暗暗加快了步伐,逼得那小猫四腿几乎要腾空,一个腾挪不及便“吧唧”一下脸朝地的摔了个翻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1姜苑阴谋得逞,再次忍不住放声大笑。

小猫在她的笑声中羞耻地缩成了一团,磨磨蹭蹭地站起来,碧蓝的双眸好似汪着一泓水,控诉一般看着她。

姜苑丝毫不脸红,熟练地开始倒打一耙:“瞧你,路都不会走了。”

她大发慈悲一样把小宋猫抱进怀里:“还是为师带着你走吧。”

她抱着他,手再次自觉自动地挠上了他的下巴,折磨得宋千清几乎要肝肠寸断。

姜苑一路走进了一个漆黑一片的小屋,她自能视物如常,可宋千清如今是个彻头彻尾的猫,此处一丝光线也无,是彻底的伸手不见五指,他什么都看不见。

黑暗放大了其他感知,宋千清觉得更难熬了。那只手却越来越不老实,把他从头到尾地细细抚摸,还要揉搓把玩他的耳朵。

宋千清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每一根毛都竖了起来,巨大的舒适让他又羞耻又不安,他好想一蹬腿跑掉,可是姜苑好不容易流露出一丝松动,他又怎么敢冒险。

他用了巨大的意志才能让自己乖乖待在姜苑怀里,可越来越强烈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升起了一丝委屈,他想,她难道真的把他当成一只猫了吗?

是的。

姜苑当了七八年的铲屎官了,怀里但凡抱了一只猫,她的手就很自觉的有了自己的意识,这些年精研的撸猫十八式自然而然就施展了出来。

许久没有撸猫,她越摸越顺手,真是差一点点就忘了怀里的是她小徒弟。

好悬她还有一丝理智,在手触到他尾巴时一下电光火石地想起,这是宋千清。

且宋千清是个小少年。

姜苑的手僵在了他的尾巴上,在黑暗中老脸通红,痛心疾首地想自己真的成了老流氓了。

老流氓最会装正经人,姜苑若无其事地收回手,若无其事地把他放下,若无其事地开口:“为师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还不能太武断。”

宋千清猛地抬起头,巨大的惊喜冲散了他细微的委屈和无措,他好像被天降横财砸晕了脑子,一时间思绪混沌一片,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只有克制不住的开心。

姜苑听见显而易见带着兴奋的喵喵声,自己也不由自主地挂上了笑,她一打响指,指尖便燃起了一簇灵火,照亮了整间暗室。

于是宋千清看到了四面墙壁上刻满的剑式。

这是他心中陡然有了一个荒谬的猜测,可是,可是怎么可能?她怎么会愿意呢?

姜苑替他解了惑:“这就是百苦千劫剑。”

三十七年前,正是百苦千劫剑让玄玉仙尊一剑成名,她横空出世,一人一剑横扫天下剑修,自此奠定了她天下第一剑的名声。

而百苦千劫剑,亦是她自创的剑法。

她怎么会,怎么会愿意把这套剑法传给他这个令她处处不满的徒弟?

“从此以后,你便和我修习这百苦千劫剑。”这是姜苑深思熟虑后的决定,若是这一套凝结了她毕生道与法的剑法,宋千清都可以修习,那他怎么会不适合当她的徒弟呢?

“当然现在还不行。”姜苑弯起了眼睛,“毕竟你只是一只小猫咪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