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科幻小说 > 本尊晚节不保 > 第20章 第 20 章
“师尊?”宋千清猛地抬起头,他慌乱又难以置信,“师尊这是什么意思?”

“宋千清。”她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冷淡,“你我能为师徒是缘分,我作为你的师尊合该尽心竭力教导你,我并非要强求你事事如我心意,可若是你的修炼法门与我截然相反,你说我该如何教你?”

她素来爱逗他玩,宋千清拼命想在她脸上找到哪怕一丝一毫开玩笑的意思,可她眼中却只有漠然。

如同她杀死他的那一天。

“师尊,”他彻底慌了,死死地攥紧了她的长袖,“师尊我错了,我再也不会不听你的了,你说什么我都改,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我不是在跟你赌气。”姜苑认真道,“我刚刚仔细想过了,你说得也没错,一个人有一个人的修炼法门,你与我不同,未必代表你就是不对,或许只是我们不契合。在这种情况下我非要教你,对你也未必是好事。”

姜苑没有骗他。似宋千清这般不顾后果不留退路的修炼方法,她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她不能断言自己是对他是错,可也确实不知该怎样教这样的他。

她本就是个半吊子,照本宣科已是极致,实在做不到因材施教。之前到底还是盲目自信了,以为凭借自己的修为境界,教一个小孩怎么都是绰绰有余,可从来好老师和好本事都不是完全挂钩的。

她心中有些不舍,可如果实在合不来,她也不想强求,但究竟是她耽误了这孩子,她会更用心一些,给他找一个真正适合他的师父。

姜苑的人生中经历过许许多多的老师,她没有什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想法,对她而言合则聚不合则散才是双赢的办法。

可宋千清不这么想。他看出来,姜苑是认真在想这个问题了,她是真的,不想要他了。

他心中涌起巨大的恐惧,他慌得不知所措,可他搜肠刮肚,也想不出自己能给她带来什么好处,也想不出怎样才能讨好她,让她开心,他只能紧紧地、紧紧地攥住她的袖角。

“师尊”宋千清想求她不要,想让她再给他一次机会,可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一无是处,将来也只会给她带来麻烦。

可人这一生,又怎能一点私心都没有呢?

从很多很多年起,她就是他心中遥不可及的皎白月光,如今这月光终于洒落在他身上,要他如何舍得?

“师尊”他喉头哽塞,被强烈的情绪堵得一阵阵生疼,他有千言万语,可他却只会说,“师尊,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他的脸上还带着剧痛过后的苍白,唯有眼尾处洇出了一抹殷红,额边的发也被冷汗打湿,像一只大雨中被抛弃的小狗。

姜苑长叹一声,舒缓了神情:“小宋,我说这些,不是为了逼你改变。”

他能忍受这样可怕的痛苦,能一次次反驳他,足以说明这条路并不是他随意走着玩玩的。

“师尊。”宋千清固执道,他不知道他的眼中早就不自觉地带上了哀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他想,你总要尝试一下,总要努力一下,你不能,不能像丢弃一个没用的杂物一样把我丢掉。

她的袖袍只在他掌心里小小一角,可他攥到骨节青白也不肯放开。宋千清这一生也只尝过这么一点点的糖,所以哪怕他明知自己自私,却还是拼了命的不肯放弃。

姜苑再如何铁石心肠,也无法忍受他这样的目光,她温言道:“好,那你好好想想。但是你要知道,所谓‘道’是我们修士一辈子最重要的一件事,你切不可一时被情感蒙蔽,做了不适合自己的选择。”

“是。”宋千清如释重负,他只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他仿佛在九死一生中侥幸捡回了那一线生机,原本压下的疼痛瞬间变本加厉地反扑回来,让他脸色更加苍白。

“我继续给你疗伤。”姜苑无奈道。

宋千清似乎想说些什么,但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露出了很久都没有出现的,恭谨的神情:“是,多谢师尊。”

-------------------------------------

对于和宋千清的观念冲突,姜苑实是颇有些郁闷。

自那日起,宋千清待她比最初还要恭敬客气,他每日早上雷打不动的来给她请安,早中晚三顿变着花样地做好饭食请她,可自己却不吃,只说要学习辟谷。每当姜苑想要和他谈谈时,他好像总能先她一步猜出她想说的话,立刻以要修炼为由仓皇逃走。

她也不能说他找借口,他确实日日勤加修炼从不懈氮—当然,再没有那种玩命似的练法。

姜苑简直烦闷又迷茫,不知道要如何处理才好。恰好今日听闻无咎仙尊终于回了天极,姜苑忙带上装着小女孩灵体的玉瓶去找他。

无咎道君乃是这天下间最会炼器的几人之一,此事交给他,她当能放心。

“呦,”无咎摇着扇子大摇大摆地出来,指着她笑道,“稀客呀,你怎么想起来找我了?”

姜苑笑不出来,淡淡道:“有事请你帮忙。”

“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无咎啧了一声,手肘撑在她肩上,扇子摇得更欢了,“你这样无情,叫我好生伤心埃”

姜苑熟稔地向后一撤躲开他的手臂,一掌推开他笑眯眯凑过来的脸:“少废话,快干活。”话一出口她自己都是一惊,虽然知道玄玉仙尊和无咎关系不错,但她也没想到自己竟会这么自然的,以一种亲密到不客气的态度与他想出。

“唉1无咎一唱三叹,用扇子遮了半张脸,忧郁地对着身边跟来的少年道,“子湛,看到了吗?这女人啊,越是漂亮越是狠心,你以后可要仔细着些,别上了漂亮女人的当。”

名叫子湛的少年板着一张严肃俊秀的面孔,一板一眼道:“师尊自重。”又用挑不出一丝错处的礼仪向姜苑行礼:“参见玄玉仙尊。”

“真是没趣的小子。”无咎撇撇嘴,“好了别没眼色了,没看到我们大人要说话了吗?”

子湛依旧是可以拿来当模板的仪态:“是,弟子告退。”

“好啦。”无咎没骨头一样歪在了树干上,“扰人的家伙走了,说说你来找我干什么吧。”

姜苑把玉瓶递给他:“这是一个被超度的怨灵,你想想办法把她铸成器灵。”

“怨灵?”无咎用两根指头举起玉瓶,一挑眉道,“谁超度的?你?”

“是我。”姜苑颔首。

“看来人的性格还真是难改,师尊去了不过十四年,你又开始多管闲事了。”无咎懒懒道。

姜苑皱起了眉:“你帮是不帮?”

“那当然”无咎拖长了调子大喘气道,“还是要帮的,小师妹难得来求我一次,我岂能不应啊?”

“可有把握?”姜苑仍是不放心。

“喂喂喂,”无咎不满地抗议道,“这就过分了啊,怀疑我还来找我帮忙,你觉得这合适吗?”

“抱歉。”姜苑不甚有诚意地道歉。

“你不对劲啊,”无咎凑近了细细看她神情,忽地他猛一拍掌,笃定道,“你不对劲!快说,怎么了?”

姜苑不意他如此敏锐,但想她这位便宜师兄,座下有十数名弟子,想来于此事上比自己经验应该丰富得多,她只犹豫了一下就把自己和宋千清的事如实向他交代了。

“不是吧?”无咎一双丹凤眼都瞪成了圆眼,“你真跟你那弟子这么说?”

“是。”姜苑解释道,“若是我们道不合,我自然不想耽误他。”

无咎毫无形象地翻了个白眼:“以你的修为,教一个小屁孩还用考虑这么多?”

姜苑不语,若是玄玉仙尊,自然可以有这个自信,可是她没有。

而且她想了想还是说到:“这孩子天资心性都难得一见,若无意外他日后前程不会输于我,因此我更不想耽搁了他。”

“这么高的评价?”无咎若有所悟,“那这么看来我还是应该抽空去看看你那小徒弟。”

“师兄1姜苑烦闷道,“你还是先给我出出主意吧。”

“出什么主意?让你把他赶走吗?”无咎恨铁不成钢地用扇子敲了敲她头顶,“你可真是个数百年如一日的榆木脑袋,你玄玉要是把他赶走,你要他如何在天极立足?”

“我当然不是要把他赶走。”姜苑板着脸,“我如果确实教不了他,我当会尽心给他找一个合适的师父。”

“有什么用?在旁人眼里他还是被你这个天下第一剑扫地出门,他们不会觉得你有问题,只会觉得他有问题。”无咎抱臂凉凉道,“除非他日后能把你踩在脚下,向世人证明是你这个师尊有眼无珠,否则这就是他一辈子的污点。”

“何至于如此严重?”姜苑皱眉,“若能找到自己的道,又何须理会他人看法。”

“那你又怎知他在你这里找不到自己的道?”无咎问。

“我们的道不同。”

“这世上又有谁和谁的道是一样的?你和师父的道一样么?你我师出同门,我们的道一样么?退一万步说,你现在和你十四岁时的道又一样么?”无咎一连串的问题砸过来,让姜苑不知如何回答。

“你呀,潇洒时是真潇洒,钻牛角尖时也是必要一条路走到黑。”无咎摇摇头,“所谓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你要交给他的是各种功法剑法,以及把住大方向不出错,至于他的道如何,由他自己去悟,若是有了什么后果,也由他自己承担,难道还需要你处处担着不成?”

“好了,话我就说到这里,决定也要你自己来下。”无咎把姜苑往外推,“唉,做你徒弟可真倒霉,摊上这么个既多情又无情地混账,那小家伙恐怕早就哭晕过去了,你快回去看看吧。”

他不忘夸自己:“瞧子湛多幸运。”

姜苑已无心鄙夷他,她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思绪,慢慢踱回了逍遥峰,她走得很慢,过去的种种考量和无咎的话交织在一起,让她原本的想法开始动遥

忽然她感觉一团细软的毛茸茸怯生生地蹭着自己脚踝,她一低头。

是一只白色的小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