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科幻小说 > 本尊晚节不保 > 第16章 第 16 章
“也不是没有办法。”灵阿指指自己,“像我们这种有灵之剑,铸剑时大多是有人殉剑的,或者像我一样因为杀生饮血太多而渐渐开了灵智,总而言之,是要以命滋养。她本来就是灵体了,你找点好的材料,拿她铸剑或者随便炼个什么法宝,就又是一个神器了。”

姜苑一惊,她没想到灵阿想出的办法是让女孩成为器灵:“这也不是一定会成功吧。”

“那当然啦,这世上哪有一定会成功之事。”灵阿懒洋洋的,“但是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不炼成器灵,以她现在这个样子过不了三五个月就该消散了。我们这些灵体又不是真正的生命,需以器为介,才能算是‘活’下来。”

灵阿自己就是灵体,这方面应是没有谁能比它更了解了,姜苑转头看着女孩:“你愿意吗?若想铸为器灵,少不得是要吃些苦头的,我也不能保证一定会成功。你愿意我就帮你找人,你若不愿,我就找一山清水秀的灵秀之地,让你过完最后一段时间。”

女孩儿歪着脑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仙长,您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呀?”

姜苑表情一僵:“这哪有什么为什么?”

“当然有为什么。”女孩儿固执道,“我落到今天这个田地,虽说首恶是那魔修和村长,可我们我们也是被我们的父母亲人亲手交出去的。只要把我们的命交出去,就能什么都不做就过上富裕的生活,他们再怎么挣扎纠结,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个过上好日子,他们就也忍不了了。”

“口口声声说对不起我们,哭得肝肠寸断一样,可还不是要我们去死。”

“仙长,你知道吗?”女孩儿的声音低落下来,露出了一个想哭却哭不出来的笑,“对于魔修来说,男女于他修炼并无区别,他要的就只是童男童女。可是大家都舍不得自己的儿子,慢慢的,送女儿出去就变成了一种习惯,一种传统,现在被送上祭台的就只有女孩了。”

“父母亲人尚且如此,仙长,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女孩儿眼巴巴地看着姜苑,像一个明明收过伤害心怀警惕,却还是忍不住被人类的好迷了眼的小动物。

尽管姜苑早已猜到了实情,但亲耳听到这血淋淋的现实,她依旧难以接受。

“你就当是”姜苑想了想,“因为我也是女人吧。”

于修士而言,是男是女都无甚所谓,除了个别沾染凡尘太多思想陈腐的老古董,谁也不会觉得女修不如男修。可姜苑是当过凡人的,所有的这些不公,她在过去的年月里都扎扎实实地体会过。

这一百七十六个女孩的魂飞魄散,她们的生命永远也无法被挽救,但她至少可以,让她们以另外一种形式“活着”。

“好1女孩重重点头,“你这么说,我相信你!仙长,我愿作仙长器灵1

“好,”姜苑面上浮起淡淡的笑意,“我必会为你找到最好的炼器师。”

“那,”女孩纠结地绕着手指,“当了器灵后,我是男是女呀?”

“没有性别。”灵阿飘到她面前,“你看我这样子,像是有性别吗?”

“你像是没有脑子。”姜苑揪住灵阿的“尾巴”,把它生生揪了回来,“你可以继续休眠了。”

“喂1灵阿气得吱哇乱叫,“用完我就丢你还有没有人性啊1

解决了女孩的事情姜苑心情好了些,她笑眯眯地敷衍灵阿:“你不是受损严重需要休眠吗?我这是为你好埃”

灵阿被她气得在半空翻滚:“你们人类没有一个好东西!没有1

“不让我听见你可以继续控诉一天一夜。”姜苑无情地把它丢回剑里,“好好休息吧。”

“你也待在这个玉瓶里。”姜苑重新找了个更好的玉瓶,“待在这里可以凝实你的灵体。”

“好的,谢谢仙长。”女孩儿乖巧地点点头,化作一阵青烟进了玉瓶。

大功告成,姜苑满意地拍拍手,一转身便发现宋千清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

“你怎么这么快就醒了?”姜苑皱眉走向他,她最清楚他的伤有多重,论理昏迷个一整天也不为过。

于宋千清而言,昏迷时间越久就越危险这件事可谓是刻入骨髓,但凡他还能撑住一口气,他就不会放任自己昏过去。

但这些并不能和姜苑解释,他只是摇了摇头:“睡不着了。”

“伤口还很疼吗?”姜苑以为他是被疼醒了。

这么点伤,况且又被她精心治疗过,能疼到哪里。宋千清下意识地就要说不疼,可他也不知是不是被鬼迷了心窍,话到嘴边硬生生拐了个弯:“有点。”

姜苑是知道自己这个徒弟性情之坚忍的,能让他说出“有点”两个字,想必放在一般人身上早就要哭爹喊娘,再想想他那被毁得破絮一般的五脏六腑,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继续给他用灵力压制伤口。

“师尊对我真好。”宋千清偏着头,意有所指一般,“师尊对所有人都这么好吗?”

姜苑好笑:“你觉得我对所有人都好吗?”

宋千清认认真真地想了想,肯定道:“是。”

姜苑万想不到,自己的道德品质还能有一天被给予如此高的评价。

不过相处日久,她对于少年那点敏感的小心思也多少有了些了解:“年纪也不算小了,怎么还拈酸撒娇呢?为师自然是对你最好。”

宋千清被她一番红口白牙的胡说冤枉的目瞪口呆。他好歹也是一百多岁的人了,不过平白问她两句,怎么就能和拈酸撒娇扯上关系!

且她也甚是不讲道理,想要他听话的时候就说他年纪还小,误会他撒娇就说他年纪不小,他那年龄还能一日三变不成?

宋千清很是憋屈,然他憋了半晌,也只憋出了几个苍白无力的字:“我没有。”

“好的,你没有。”姜苑自以为很体谅少年人的自尊心,可她演技太差,话语中的敷衍明明白白,叫宋千清心里不由得又憋闷了两分。

姜苑到底修为深厚,灵力也是颇为温和的木属性,在她的几番梳理下宋千清的伤势很快就好了三四分,嘴唇上也恢复了点血色。

“对了。”她看着少年打理自己在战斗中变得乱糟糟的衣服和头发,好像漫不经心一样问道,“你好像知道那怨灵的存在?”

宋千清动作一顿,心里长叹了一声。

果然。他切实露出的破绽,她不会注意不到。

他把衣袖缓缓抚平:“是。”

他话如惊雷:“师尊,我是永宁村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