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科幻小说 > 本尊晚节不保 > 第11章 第 11 章
在傀儡被击碎的那一刻,宋千清就感应到了,几乎就是下一瞬,他听到姜苑利用弟子钤印给他传音:“小宋?小宋你在哪里?你还好吗?”

拜师大典上,她赐予他弟子钤印,自此无论相隔多远,他们都可以交流。

但是宋千清没有回答。

他抬头望着天,那天如此蔚蓝,他缓缓眨了眨眼,无声地笑了笑。

她发现了。果然,只要是需要运气的,他总不能如愿。

所以他也早就想好了,一旦她发现,那就理所当然一刀两断、反目成仇。

姜苑的声音更加焦急:“小宋?宋千清1

宋千清突然很想知道,她这样急着找他,是因为怀疑,还是因为担心?

他掌心收拢,指尖黑气凝出两片锋锐的利刃,缓缓漂浮在半空中。

忽然,利刃猛地转了方向,一片狠狠地贯穿了他的肩胛,另一片则在他后背留下了一道皮开肉绽的可怖伤痕。

宋千清闷哼了一声,冷汗霎时布满了他的面庞,他的声音也因为疼痛而微微颤抖:“师尊”

“你在哪里?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姜苑一叠声地问。

宋千清给她报了地点。

“好,你等等,马上。”几乎是话音刚落,姜苑就出现在了他面前。

姜苑刚一赶到,就看到了自家小徒弟鲜血淋漓,狼狈无比的样子。她三步并做两步走到他身边,宋千清似乎再难以支撑,身子一歪倒在了她怀中。

姜苑赶忙扶住他,离得这样近他狰狞的伤口也就越发清晰,姜苑倒吸一口凉气,也顾不上再问什么,大把的丹药不要钱似的塞进他嘴里,掌心轻拢在他伤口上,淡绿的灵力星星点点,修复着他的血肉经脉。

宋千清一声不吭,只在她不小心手重时微微颤抖一下,惹得姜苑越发小心翼翼。

这厢疗完伤,段鹤年也气喘吁吁地赶到了:“宋师弟怎么了?”

“段师兄怎么来了?”宋千清眼睛微眯,问道。

“我不放心你们啊,”段鹤年自来是个爱操心的,根本没法老老实实坐在那里等,“你放心,我让他们两个注意着呢,宋师弟,你到底是怎么了?”

“是魔修。”没等宋千清回答,姜苑就先开了口。她绝不会认错宋千清伤口上附着的魔气,在给他疗伤时她也悄悄探了他的内府,并无丝毫魔气滋生。

那这些魔气,显然就是来自魔修了。

“果然是魔修。”段鹤年的眉头打起来结,“但我们怎么一丝魔气都找不到呢?”

“应该不是本体。”宋千清道,“或许是□□或者傀儡?”

“又是傀儡?”段鹤年提高了声音。

“怎么了吗?”宋千清看起来有些迷茫。

“宋师弟你不知道吗?”段鹤年更诧异了。

宋千清的表情更加迷茫:“知道什么?”

他的伤势十分严重,魔气与道休道体相克,比一般伤口更加棘手折磨,即使经过了治疗宋千清脸色仍旧惨白如纸一般,姜苑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先回去再说。”

“是我傻了。”段鹤年懊恼地一拍自己脑门,“我们快回去吧,让宋师弟好好休息休息。”

几人一路遮掩着行踪,待回去后把薛盼儿他们也唬了一跳:“怎么伤成这样?”

“方老太可回来了?”姜苑问。

“没。”薛盼儿摇头。

“好,你们多注意着她,不要让她发现不妥。”姜苑终究是不放心宋千清,“你去我房中休养。”

宋千清顺从地点点头,司徒曜欲言又止,被薛盼儿拽着袖子狠狠瞪了一眼。

姜苑把宋千清安顿好,又回去了段鹤年房中,看着碎成渣拼都拼不起来的替身傀儡,郁闷地叹了口气。

这东西还是蛮有用的,结果她一时心急没能控制好力道,直接就给它千刀万剐了

“你们再仔细检查检查这傀儡,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姜苑道,她又施了个障眼法,“虽然不大精妙,但是糊弄凡人够了,不必担心。”

“是。”她吩咐得太理所当然,三人态度都不由得恭敬了起来。

待姜苑离开,薛盼儿这才长出一口气:“江师妹气场好强啊,她说话的时候我都不敢呼吸了1

“还江师妹呢。”司徒曜嗤笑一声,两眼放光的看着地上的傀儡碎渣,“就她这一剑,我是决计使不出来的,段师兄也未必可以吧?”

“我确实不行。”段鹤年承认道。

“那她究竟是何人?”薛盼儿好奇道。

“不知道。”司徒曜蹲下来偷偷藏了块大一些的碎渣企图感悟其上剑意,“总之不会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筑基期弟子。”

“看她和宋师弟那般相熟,又那么担心宋师弟安危,说不定是玄玉仙尊安排来保护宋师弟的高手呢。”段鹤年道。

司徒曜顺渣的手一顿,不由得提高了声音:“不可能!玄玉仙尊不可能如此溺爱徒弟1

段鹤年被他吼得一愣:“我也就是随便一猜”

“段师兄别理他。”薛盼儿偷笑,压低了声音,恰好能让司徒曜听清,“他最崇拜玄玉仙尊了,仙尊收徒他可难受了,当晚还哭了一鼻子呢。”

“薛盼儿1司徒曜恼得脸颊通红,一跳三尺高的要去找薛盼儿算账。

“哎呦喂祖宗们,”段鹤年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一手拦着一个,“我们还是快找线索吧1

-------------------------------------

宋千清悄悄睁开眼睛,看着姜苑。

她盘腿坐在床上闭目调息,雪白的长裙迤逦一地,变幻过的容貌虽也好看,但远不如她原本的容颜惊艳。她这样静默着,不言不笑,仿若冰雕雪砌,分明就是上一世那个将灵阿刺入他心口的玄玉仙尊。

姜苑察觉他的目光,睁眼看他:“怎么了?伤口还痛吗?”

“不痛。”宋千清摇头。

可她睁开眼,眸中分明带着温度。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宋千清问自己。明明已经决定了从此一刀两断,为什么又要大费周章的圆谎?

“师尊。”宋千清问,“您怎么不问我?”

“你精神若是好些了就说吧。”

宋千清一滞,忽然不知该如何开口,因为他知道,自己出口的每一句都是谎言。

“我本来在屋内打坐修炼。”他慢慢地组织语言,“忽然便被拉进了一个幻境——当然,我当时并不知道那是幻境,等我从幻境中挣脱就发现那个魔修已经把我掳到了那个地方。他修为比我高,但似乎也没有高太多,所以我虽然受了伤但也不是完全受制于他,他后来意识到我又叫来了帮手就逃走了。”

“对不起师尊。”他低着头,“给你添麻烦了。”

“你不必如此说。”姜苑若有所思,“你是说他先是用幻境控制了你,然后在打斗中你觉得他的修为没有比你高很多是吗?”

“是。”宋千清道,“至少我还可以反抗。”

“那就说明他要么修为确实不高只是会一些邪门歪道,要么就是他现在正是受伤虚弱的时候。”姜苑思考着,葱白的手指无意识地轻轻敲着桌子,宋千清的目光落在她的指尖。

桌子的黑和她柔白的手映衬出一种刺目的艳,宋千清微不可查地勾了勾唇角。

他知道自己过关了。

除了他极有迷惑力的年龄和修为外,他最自信的是,即使他毫无保留的向姜苑打开自己的经脉、灵府、识海、她也一定,发现不了一丝一毫的魔气。

她一定发现不了,没有人可以发现,如果不是重来一次,他自己也不会发现。

不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