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科幻小说 > 本尊晚节不保 > 第10章 第 10 章
五人假扮成凡人进入了永宁村。

姜苑和宋千清扮做一对姐弟,段鹤年和薛盼儿扮做夫妻,而司徒曜——是护卫。

薛盼儿绕着司徒曜转了一圈,嫌弃道:“谁家的护卫看起来比主家脾气还大呀,司徒曜,你会不会演?”

司徒曜额角的青筋跳了跳:“要不要我提醒一下,你们是路遇匪徒才流落至此的?难道不应该更狼狈一些?”

“要狼狈也是你更狼狈啊,”薛盼儿不服,“我们路遇匪徒,你这个护卫不该拼命保护我们吗?”

于是五人都更狼狈了一些。

他们顺着路走了许久才终于看到了村落与人烟,与空旷无人的农田截然相反,这里时有村民走过,人人手上都拿着一条腊肉,看起来这个村子倒是十分富裕。

几人刚一走进就有村民发现了他们,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迎上来,一脸警惕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从没见过?”

“是这样的大哥,”段鹤年上前一步,“我们原是青州人,因那里遭了灾才要举家搬迁,不想路上又遇到了盗匪,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却也迷失了方向,走了许久才看到一个村子,想于此处借宿几宿。”

“当然,”他观察着那汉子的神情,“我们会付房钱饭资的。”

见那汉子仍旧面露犹豫,段鹤年一把拉过了薛盼儿:“大哥,贱内身怀有孕,一路奔波已是十分不适,若是再不能好好休养休养,恐怕,恐怕”

薛盼儿适时地露出痛苦的表情。

“你这臭小子,这还有什么可犹豫的1一个老太看不下去了,啐了那汉子一口,“没听这女娃娃还怀着孕呢?真出了什么事那就是一尸两命!到时候看你老娘不收拾你。”

那汉子讪讪道:“方婆婆,俺家这也住不下他们这么多人啊,你若心善,你领他们回去是了,反正你家那么大,又就只有你和你小孙子,住得下。”

方老太表情僵了一瞬,重又骂骂咧咧起来:“我领回去就我领回去1

“跟我回去吧,”她朝着段鹤年抬了抬下巴,“不过可要说好了,你们可不能欺负我老太婆,该给的银子可一分都不能少。”

“是是是,”段鹤年喜不自胜,“您放心,绝不会少了您的。”

方老太家住的有些偏,他们走了一阵才走到,但确如那汉子所说,方老太家里很大,屋子也盖得好,房顶上还是新瓦呢。不过说起来,这永宁村几乎户户如此,方老太家倒不显眼。

几人刚一走进院子,就见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蹦蹦跳跳地朝着方老太跑来,十分开心道:“奶,奶。”

“哎呦喂我的小祖宗,”方老太给那孩子擦了擦口水,“这又是吃了什么哎。”

那孩子却不答,只是对着她笑。方老太也不追问,招呼几人道:“我这里有三间空屋,你们自己随意祝”

她又打量着几人穿戴,虽然有些破损但也看得出是好料子,她眼珠滴溜溜一转:“每人每天一两银子,我给你们把饭也管了。”

宋千清皱皱眉,一人一天一两,这老太要的可算是天价了。一般人出门讲究财不露白,但于他们而言露财反而更有好处。

于是宋千清不等段鹤年答话便抢先摸了个大金戒指出来:“我们身上碎银已用完了,用这个抵您看可好?”

可好?那可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方老太两眼放光,一把抢过金戒指就放在口中咬了一下,笑得见牙不见眼,满脸的皱纹都层层叠叠地堆了起来:“好好好,好极了1

她笑容可掬:“几位快去安顿下吧,老婆子一会儿给这个小娘子熬鸡汤,保准你们过得舒舒服服。”

她把手上的腊肉往窗边一挂,风风火火地赶到厨房去了。

“你给的钱比那老太太要的多很多么?看她高兴成那个样儿。”段鹤年好奇道。

“嗯。”宋千清点头,简单解释道,“我们要主动让麻烦找上来。”

“宋师弟考虑的真周到。”薛盼儿赞了一句,又催促道,“我们快安顿下来休息休息吧,赶路一天累死我了。”

五个人三间房,那自然只能是薛盼儿段鹤年一间,宋千清司徒曜一间,姜苑自己单独一间。修道之人不拘小节,他们也不需睡觉,因此薛盼儿两人都不怎在意,反倒是司徒曜表情有些别扭。

姜苑回到房中,神识再次散开,这次她神识覆盖得范围更大,几乎将这座山头笼罩,可是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段鹤年他们要借助法器才能感应到死气是因为他们修为不足,姜苑即使现在修为跌倒了金丹,可她境界依旧在,否则鹤如云不可能发现不了她的问题,但她却依旧感应不到一丝死气的存在。

仿佛这个村庄就像它展现出来的一样,宁静、祥和。

短时间内两次大规模地动用神识,便是姜苑也感到隐隐地头晕,她发了个讯息给段鹤年:“来我这里,小心不要被方老太和她孙子发现。”

宋千清正盘坐调息,忽然他眉头一皱,睁开眼便看见段鹤年朝着姜苑屋子的方向走去,他咬了咬牙,正想跟上去,可不知又想到了什么,强行压抑下了这股冲动。

见段鹤年进来,姜苑开门见山:“段师兄,把你的玉瓶拿出来我看看可好?”

段鹤年自然不会拒绝,拿出玉瓶道:“我刚刚也看了,死气更浓重了。”

姜苑皱着眉:“能感应到是哪个方向吗?”

“不能。”段鹤年遗憾地摇摇头,“但应该就在这个村子里了,我们晚上可以去探探。”

“好。”姜苑又提醒道,“一会儿方老太若真拿了鸡汤来,你们不要喝。当然,不要让她发现。”

“你放心吧。”段鹤年道。

-------------------------------------

宋千清一直坐在窗边,直到又看着段鹤年回来,他浓长的睫毛一颤,忽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司徒曜一直在偷偷观察他,总觉得这笑带了几分瘆人的味道,忍不住问出声。

宋千清笑声一顿,他转过身直直地盯着司徒曜的眼眸,本就乌黑的瞳仁缓缓扩散,几乎侵占了大半眼白,让他原本玉致秀美的脸庞多了几分诡异的冶艳。

他慢慢地,眨了一下眼。

司徒曜顿时身子一晃,软软地倒在了床榻上。宋千清又伸手一召,一个长得和他一模一样的替身傀儡便凭空出现在了房中。

他拔下一根头发放入替身傀儡心口,那傀儡便开始慢慢活动关节,竟是就这样活了过来。

这替身傀儡极为精妙,除了姜苑其他三人是决计无法发现的,可若是被姜苑看到那她发现,就发现了吧。

他扯了扯嘴角,随即身形一动,鬼魅般飘然远去。

他穿过人群,可无一人能意识到他的存在,宋千清仿佛对这里地形极为熟悉,两下三下便绕过了村落和田野,来到了一片空茫的荒地。

空中偶有老鸦飞过,发出呕哑嘲哳的难听声音,很难想象,与这样富饶村庄相隔不远的地方,还有如此荒凉之地。

宋千清蹲下身,伸出两根手指轻轻碾了碾干旱到开裂的土地,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果然。”

他环绕四周,轻“啧”了一声,看着自己的双手,不满地摇头道:“还是太弱了啊”

这样弱,就只能赌了。

-------------------------------------

方老太又不知出门去忙什么了,只剩她那个小孙子独个儿在院中玩,她倒也放心。

小男孩骑着个木马,口中喊着“驾!驾1,笑得十分开心,天真可爱。姜苑看着他玩,忽然问道:“小弟弟,你怎么不出去和朋友一起玩呢?”

那孩子被她猛然出声吓了一跳,身子一歪就从木马上掉了下来,姜苑疾向前两步,一把接住了他。

小孩儿险些摔一跤,却既没有惊叫也没有哭,他乖乖窝在姜苑怀里,看着她又笑了起来。

姜苑伸手戳了戳那孩子的小酒窝:“怎么不出去和朋友一起玩?”

小孩儿仍只是笑,口中重复着:“玩、玩”

姜苑眉心微蹙:“奶奶呢,你知道奶奶去哪儿了吗?”

“奶奶,奶奶1小孩儿拍着手,很开心的样子。

“让姐姐看看你的手腕好不好?”姜苑柔声哄着他,“姐姐轻轻摸一摸?”

小孩儿歪着头,似乎不懂她在说什么,只是天真无邪地看着她。

“好不好?”姜苑很耐心地问。

“嗯1小孩儿重重点头。

“真乖。”姜苑不忘夸他一句,伸出手指搭在他腕脉,细微的灵力悄无声息地送入。

果然,姜苑轻轻叹了口气。

这孩子确实智力低于常人,只是看起来不像是脑内有过损伤的样子,倒像是天生如此。

一个有些痴傻的孩子,自然是没法自己出去玩,也很难交到朋友的,姜苑不打算再问,怜惜地摸摸他的脑袋。

薛盼儿不知什么出来了,她看着小孩儿:“小弟弟,你叫什么呀?”

小孩儿疑惑地歪歪脑袋。

“平时奶奶怎么叫你呢?”姜苑柔声解释道。

“阿虎,阿虎。”小孩儿又拍着手笑起来。

薛盼儿惊讶地掩口,看向姜苑,姜苑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薛盼儿顿时升起一腔怜意,走过来摸了摸阿虎的小脸:“阿虎真可爱。”

阿虎却直愣愣地看着薛盼儿肚子,伸出小手隔空轻轻指了指:“宝宝?”

薛盼儿这才想起自己还有这一层身份呢,她配合地抚了抚肚子:“是呀,这里有个宝宝,阿虎见过宝宝吗?”

“没,没有。”阿虎说。

姜苑猛地抬起头来。

没有,是啊,没有!

她把阿虎从怀里放下:“阿虎,你自己玩一会儿,姐姐过一会儿再来陪你玩好吗?”

阿虎大大的眼睛中流露出不舍,然而还是很乖地应道:“好,好的。”

“走。”姜苑拉起薛盼儿便向他们的房间走去。

她一推开房门便见段鹤年正在打坐调息,他见到她俩忽然一起进来显然有些惊讶:“怎么了?”

“我问你们,”姜苑开门见山,“来得路上你们可曾注意到路上可有小孩?”

两人一起仔细回忆,俱都摇摇头:“好像很少。”

“是啊,很少。”姜苑道,“可据我所知,这些农民家庭很少有条件可以一天都在家中带孩子,所以一般等孩子长大一些,都是满村子疯跑疯玩的,我们一路走来青壮年见了不少,却很少看到孩子,为什么?”

“为什么?”薛盼儿傻住了,愣愣问道。

“现在当然还不知道。”姜苑道,“也不知这个和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有没有关系。”

“说得我都有些害怕了。”薛盼儿忍不住上下摩挲着手臂,“不过宗门说这可能是魔修作祟,我们却还一点魔修的踪影都没有看到,也没有感应到魔气。”

“你们也没有感应到魔气?”姜苑有些惊讶,试探道,“所以现在是只感应到了死气,没有感应到魔气?”

“是。”段鹤年道,“我本以为是自己修为不够,可是用师尊给我的法器也感应不到一点魔气。”

“说明要么是个极厉害的魔修,要么是比魔修更可怕的东西。”薛盼儿凄凄道,“完了,我真的好害怕。”

“先别胡思乱想,”段鹤年安慰她,“我们先把司徒师弟和宋师弟都叫过来,大家集思广益一定能想出办法的。”

“那好吧。”薛盼儿垂头丧气。

段鹤年传讯道:“司徒师弟,你们俩也过来吧。”

然而过了好一会儿司徒曜才和宋千清一起过来,他一进来就抱怨道:“也不知道这姓宋的小子怎么了,磨蹭了半天。”

“宋千清”跟在司徒曜身后,一进来就找了个角落坐下,一言不发。

姜苑的神色却瞬间冰冷了下来。

她一手布下结界,一手并指为剑,千万道剑气瞬间整个笼罩住了“宋千清”。

“你是什么东西?”她寒声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