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不良人之我就是道 > 第192章 国灭军仍在,大唐定归义!
沈风当初独自前来娆疆,他是快马加鞭,换马不换人的赶路,让他把一切的后续措施都拉开了不少时日。

但他没想到的是,之后前来驻扎娆疆的军队,来的比沈风想象中的还要快,十二峒定计后只是数日,他就看到了几个熟悉的人。

更妙的是,这些人带来的消息,让沈风知道了什么叫做,意外和幸福永远都不知道哪一个先到达。

沈风是一个把计划做到苛刻的人,能让他都感受到意外的事,以他的心性,也难免会有惊喜。

“你是说沙州曹议金?他的入唐使节已至洛阳!”

沈风盯着眼前风尘仆仆的妙成天,他那音量逐渐抬高的同时,思路早已在大脑中风暴。

事业渐成,妙成天脸上也很欣喜,她轻声解释道:“是这样的。我们定都长安的消息传了出去,沙洲的归义军无不振奋大唐复兴。此时沙洲掌权人为曹议金,此人乃是司徒张议潮的外孙婿,对我大唐神驰已久,便派遣使者先去了长安朝拜。”

“石瑶在长安会见了他,但兹事体大,石瑶也不敢擅做决断,使者也强调一定要见不良帅,或者最差也要见到岐王。石瑶便派人把他护送至了洛阳,只可惜大帅在娆疆也有布局,阴差阳错之下,导致使者就晚到了一天没能赶上。”

“岐王见了他之后,便将他在洛阳安置,并将沙州诸事一一告知,委托我们姐妹来向大帅报信。”

说到这里,妙成天身后形影不离的玄净天也跟着说道:“我们姐妹俩率幻音坊众人路过蜀地的时候,便得知大帅早已命蜀军入娆,我们也就搭了个顺风车一路跟过来了。”

“曹议金曹议金。”

听完这些话,沈风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再回忆起史书,他便明白了这一切:“倒是把他给忘了。”

若是在没有任何变动的正史里,这曹议金朝拜的大唐应该是唐庄宗李存勖才对。

纵观此人的一生,那就是一句话:谁是大唐天子,无所谓,但我得是大唐臣子!

虽然李存勖的政治头脑很拉,但正史里的他真的很能打,大唐荣光也被他打回来不少,曹议金归附也情有可原。

直到李嗣源暗算李存勖上台的同时,契丹势力也越发庞大,曹议金对大唐政局彻底失望,这才自立为王过了把瘾,没几年也就病死了。

即使如此,他也是唐属的名号藩王。

想到归义军,沈风就想起了当年的大唐猛人张议潮。

当年安史之乱后,大唐丢了整个河西走廊,被吐蕃趁机背叛盟约从而攻陷。

但张议潮一人成军,拉拢诸多河陇家族为其所用,于吐蕃势力内乱中趁势起义,最终收复了河西走廊,以及河西的全部十一州地。

但人有百年,岂能胜天?

张议潮之兄张议潭在唐死后,六十九岁的张议潮为表忠心,终入大唐,享年七十四岁。

之后的张家内部矛盾四起,彼此之间暗算攻伐,彼时大唐不仅无有余力帮助归义军,还对归义军能从吐蕃势力中独立出来心有猜忌,从而暗中钳制,导致归义军内部的盟友归而复叛。

时过境迁,等到了朱温篡唐后的今天,曹议金上位的时候,此时的归义军也只剩下了瓜沙两州之地。

尽管曹议金是张议潮的外孙婿,能力不俗,也继承了不少张家的政治实力,只可惜他生不逢时,无力回天,只能勉强稳住局势。

在正史的最后,大唐都无了,归义军仍在。而曹家经营数代,最终被西夏所灭。

至此,河西走廊才在几百年后,被朱元璋收复。

“取地图来!”

想到更多,沈风直接命令道。

妙成天也早有准备,她从怀里直接取出宋云姬亲手标记过的河西地图,摊在沈风的桌案前,那地图上还带着她的体温。

这还是当年的张议潭入唐之时,他所带十一州地图的拓印版,大唐失地已有数十年,早对河西失去印象,这也是那时代中最后的记忆。

沈风微微抬眸,看着妙成天凑上来的样子,他念头一动,声音微沉,清冷说道:“不对。此事事关重大,按照大唐规定,岐王应当让不良人前来送信,为何会让你们来?”

沈风话音一落。

妙成天的身躯便微微一僵,她不敢看沈风,在那低着头也不说话。

沈风将目光微斜,妙成天身后的玄净天更是把脑袋都埋进了胸里。

看到她们的反应,即使隔着千山万水,沈风也一眼就看穿了宋云姬的小心思。

“懂了。她是让你俩来侍寝的吧。”

沈风把话直接说透,这俩姐妹就更不敢抬头了。

早在洛阳之时,沈风用自家罡子的内力以一敌三,把李嗣源打成落水狗的时候,宋云姬就知道了他使用内力过渡之后的反应,那时候宋云姬就没少吃苦头。

这还是抻着点用的。

但要在娆疆面对那千军万马的兵神怪坛呢?

这种内力的消耗程度,可就不是一回事了。

宋云姬知道自家蚩梦还是个雏,根本就扛不住男人,但又不能把那狗东西给憋坏了,与其让他在外面瞎搞,还不如自己给他送上两个知根知底又丝毫不会影响她地位的姐妹,既能卖一波好,还避免了潜在风险,一举两得,岂不美哉?

沈风对她的小心思门清,便在心中轻笑。

给爷等着。

死丫头等本帅回去,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君心不可测。

“无妨。侍寝就侍寝,大大方方的说出来,不说出来本帅怎么知道你们要干什么?当年幻音坊里的一句戏言,没想到还真就让你俩陪嫁了。一路上累了吧?去把自己洗干净。”

沈风随意的摆了摆手,示意她俩赶紧滚蛋。

这个时代的女孩子家脸皮太薄,沈风的话又太直接,她们除了脸红也不知道该做啥。

待得妙成天两人择路而逃,沈风又低头研究起了桌案上的地图。

“陇右,河西。”

“瓜,沙,伊,西,甘,肃,兰,鄯,河,岷,廓。归义军十一州,现在只剩下瓜州和沙州。”

“但归义军在河西经营近百年,本帅仅用名号,就能插上一手,更何况若是还有两州在手,便是时机!”

“几十年前,这地方是吐蕃势力范围,但大唐的余辉早已平灭吐蕃,吐蕃已亡!”

“此时此地,除了吐蕃的残余势力外,只有嗢末部和甘州回鹘可堪一战,若是本帅从长安和成都两路起兵,以曹议金为内应,趁机收复河西走廊,便可在与漠北决战之时,从河西分兵,绕过草原,直攻其后!”

“妙啊!”(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