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穿越小说 > 狱中点评天下众生,我竟成无上宗师 > 第二十七章:先秦“名相”之后(求推荐月票)
  众人是首次见到白玉堂全力以赴。

  全都吓得退向远处。

  面对如此恐怖的声势,若无绝对的冷静,心胆必然会被震慑。

  发挥出的战力,大打折扣。

  “寻阳指,百日横空!”

  白玉堂大喝一声,声势更猛,恍若神王降世,有毁灭苍生的霸道。

  白展堂登时又怂了。

  已被狂暴的寻阳指劲逼出演武场。

  这让王思源大为不满,暗骂白展堂是个怂货。

  但这性格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改变的。

  无奈只能束音指点白展堂。

  “白玉堂的这招寻阳指,有九处破绽,你只管攻击一点,奋力接近白玉堂本体。”

  “他指劲看似磅礴无比,实则劲力分散,只攻一点顷刻即破。”

  “点他!”

  王思源指点完毕。

  白展堂立刻信心大增。

  “葵花点穴手!”

  他双手舞动,一道道指劲连成一线,直指白玉堂本体。

  指劲集中,突击的效果十分明显,势如破竹。

  数息之后,两人相距已不超二十步。

  白玉堂神色凝重,指法立刻变化。

  “一阳坠落,镇!”

  寻阳指劲聚拢成团,笼罩方圆数十丈,如大星自天外而来,朝着白展堂当头砸下!

  “葵花点穴手!”

  白展堂却没有招式变化,冷静应对。

  他反复就是一招隔空点穴,将葵花点穴手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随即,白玉堂身形似化为虚无,将移动速度提升至极限,肉眼不可见。

  而白展堂的轻功也不逊色,在原地立刻消失。

  远处观战的众人,只望见指劲乱射,激荡长空。

  却不见对战双方的身影。

  王思源暗暗点头。

  至此,白展堂已进入全神贯注的战斗状态之中。

  以王思源的眼力判断。

  寻阳指在如此极速的情况下,发挥出的效果是不如葵花点穴手的。

  果然,又僵持了盏茶功夫。

  白玉堂右腿便被一道指劲点中,出现一瞬僵硬。

  继而使得移动的速度骤减。

  如此绝佳战机,白展堂及时把握,连发十八道指劲,点中白玉堂身上七处大穴。

  胜负立定。

  场内激荡的指劲,很快消散。

  众人见着白玉堂以一个别扭的站姿,呆立原地,一动不动,纷纷喝彩叫好。

  极尽嘲讽之言。

  “你也有今日哇!看你以后还敢张扬么!”

  “现在知道谁是井底之蛙了吧?”

  “自负之人必会自食其果!”

  不过,众人也只敢远远的嘲讽。

  正主能否听见,还是个问题……

  王思源起身鼓掌道:“老白,干得漂亮!”

  张楷已是跑到白玉堂身前,笑嘻嘻的上下打量着。

  只有眼皮能动,闭紧双眼的白玉堂。

  被点中身上大穴,暂时切断气血之间的联系,白玉堂一时间只能像个猴子一样被人围观。

  张楷哈哈大笑:“看你小子还狂不狂?怎么样,现在输得可心服口服啦?”

  白展堂也大笑起来。

  笑不多时,他忽然走近拍拍白玉堂的左脸,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态。

  “你个虎犊子心地其实不坏,就是太自负。”

  “今日决斗也就是我善良,否则换个脾气火爆的人,肯定打你个半身不遂!”

  “以后切记要低调做人,才能多活几年。”

  “知道不?”

  白玉堂心内难堪至极。

  若此刻能动,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王思源看到这里,面带微笑,复又坐下,躺着摇起来。

  等待着如潮水般的交换功法者到来。

  这个范例的效果,想来会比白玉堂带来的效果更好。

  可他等待半晌,仍无一人过来。

  如此情况令他感觉十分奇怪。

  睁开双眼一看。

  原来众人心有顾忌,不敢过来。

  是因为演武场边有二人,貌似什么大官。

  众人担心无意间冒犯了二人,便只在远处观望。

  王思源打量着场边二人,心内暗自推敲。

  这二人看上去都不像普通人。

  一人穿暗红色紧身衣,面容刚毅,腰间佩刀,好似在行护卫之责。

  另一人着一身华服,留着山羊胡,整体给人一种儒雅的气质。

  应该都不是监牢里的主官。

  王思源还未见过或听过,监牢里哪个主官出行,还会带“护卫”。

  看来是外来的官员,品阶应该不低。

  估计是来看热闹的。

  但这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张楷,过来一下。”

  “哎!”张楷急忙跑了过来,躬身问:“师傅有什么事?”

  王思源扭头看向远处的众人。

  “你去问问,可有想与我交换功法者。”

  “同他们说,今日我心情甚好,若看上眼的功法,可多给一次提问机会。”

  张楷应声后离去。

  王思源呵呵一笑。

  这当然也是个噱头。

  反正他是不会吃亏的。

  不过此时场边二人却还未离开,静静地站在原地。

  好似还未看尽兴。

  王思源见此情况,眉头微皱。

  猜想二人是否还有其他目的。

  ……

  另一边。

  众人听完张楷所说,颇为心动。

  可见着场边二人还未走,又难免担心。

  不是所有人都像王思源一样敢作敢为,底气十足。

  他们是真怕得罪什么大官,导致本有希望出狱,却落个无期徒刑,或其他更凄惨的下场。

  所以还是待在原处观望,小声议论着,等场边二人离开。

  反正时日尚多,总有机会交换功法,倒也不急。

  张楷没有完成吩咐,担心王思源责怪,不会再传授他圣灵剑法。

  犹豫片刻,便鼓起勇气,走近场边二人。

  “两位大人留在此处,可是有公事要办?”

  身着华服者微微摇头:“苏某今日只是见着热闹,便来瞧瞧罢了。确是一场精彩的战斗。”

  张楷委婉道:“决斗已经结束,大人打算何时离去?”

  苏某疑惑道:“你似乎不喜苏某留在此处,可是苏某有得罪之处?”

  张楷紧张的摆摆手:“大人误会了。只是大人留在此处,我等不便活动,害怕惹得大人扫兴,希望大人理解。”

  苏某哂然一笑,脚步仍是不动。

  “你等自去活动,无需管我。”

  张楷无奈,便去同众人说明苏某的态度。

  众人这才放心,随后便去跟王思源交换功法。

  有了首次的经验。

  这次交换功法,众人没有任何不满。

  王思源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众人都老老实实的接受评价结果。

  如此顺利的情况,也在王思源的意料之中。

  收获不菲。

  ……

  待到功法交换完毕,苏某竟向王思源走了过去。

  王思源一直在留意二人的动向,当下便有些疑惑。

  他并不认识二人。

  猜想可能是包拯派来的官员,唤他去府衙,要传一门绝学。

  不过王思源虽有如此猜想,却未起身迎接。

  “小哥,看得出来他们都很佩服你。”苏某走近后道。

  王思源见苏某的态度客气,自然也不会托大,以礼相待。

  起身抱拳道:“大人过奖,只是各位兄弟给小弟一个薄面罢了。”

  苏某回礼道:“若非见识广博,以他们这些人的性子,可是万不可能服气的,你无需太过自谦。”

  王思源笑道:“那我就说句不自谦的话,但凡武学,只要我看过一遍,都可说上个三四五六来。”

  苏某莞尔一笑:“你这不自谦之言……甚好,甚好。”

  这时,苏某左边的“护卫”忽然插嘴。

  “你之所说,过于自大了!”

  “便是我嫪家的藏经楼,数千门武学,我自问穷尽一生,也不能学全。”

  “你才多大岁数,就敢说通晓世间武学了?”

  “莫非你还懂我嫪家的绝学,大欢喜禅?”

  苏某闻言,面上似有不悦:“嫪大人是个莽撞人,并无恶意,小哥莫要介怀。”

  他看向嫪大人,好心劝道:“你也是先秦名相之后,怎么性子始终如此莽撞!你这脾气若不尽早改掉,迟早有一日会吃大亏!”

  嫪大人不以为然道:“嫪家其他人我管不着,反正我就这脾气,改是绝无可能改掉的!听不惯就不听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