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修真小说 > 武炼三界 > 第六十九章 郧阳府
  天色未明,徐文虎就带着刘紫烟和褚玉秀飞抵了郧阳府的城关大街。

  按照刘紫烟的指点,在一条弯曲的巷子底部的一家土瓦屋前落下身形,这里就是刘紫烟行走江湖时为自己选的藏身之处。

  这一条巷子里基本上都是相对破败的住宅,宅主人有十之七八,是吃劳力饭的穷户,大家基本上都是干一天算一天的可怜人,能填饱肚子就心满意足了,家徒四壁的连小偷也不想光临。

  有些在码头上做力夫或者是水夫的人,经常跟着船只上江下游的跑,十天半月不回家那都是常事。所以没人会注意说此间的住户露不露面。



  刘紫烟和褚玉秀都换回原本那张易容过的焦黄脸庞,偶或有相识的人路过,看到刘紫烟的出现,还会道声恭喜,他又完成了一次买卖平安回家。

  徐文虎忍不住好奇地打探了一下,才知道刘紫烟当年为帮朋友办一件事,就以一个跑船的水夫身份,于三年前在这边小院中买了一间土瓦屋,在郧阳城中潜伏了半年之久。

  往日一向都极少在家居住的,院里的邻居们也都习以为常。

  为了配合刘紫烟她们易容过的面貌,徐文虎他也是第一次使用了从千变天狐那里弄到的易容术,将自己那张俊逸出色的脸变成一个苍白清瘦的长脸。

  这种通过改变面部肌肉的特殊易容手法,在他那灵力的加注之下,比千变天狐用内家功夫施展时,要快捷省力许多的,甚至他还可以更进一步,运用灵力来改变外面的肤色,而不需要采用药物涂改。

  虽然千变天狐传他这种易容技巧时,不说具体的内家心法,也隐瞒了进一步的法门。但是徐文虎在用灵力进行反推运行时,很快就摸清楚了其中的诀窍,他深信只要继续琢磨下去,还可以对骨骼做出改变,从而做到真正彻底的改头换面。

  三人站在狭小的院子里,刘紫烟指着左侧的一间瓦屋,对徐文虎和褚玉秀道:“这就是我的家。”

  单薄的大门上,挂着破旧的铁锁,徐文虎相信,只要轻轻一推,这门就可能开了。

  这时,从逼仄的堂屋里转出两个人,看见刘紫烟带着朋友回来,十分热情地招呼起来。

  “小刘,好久不见。难得看到你带朋友回来,正好我们也刚刚下船回来,一起来坐会儿吧。”

  仗义每多屠狗辈,刘紫烟也显得非常豪爽,当下掏出半两银子丢给他们,“老张,那就麻烦你们去多弄点吃喝的吧。”

  “好说,好说。”两人眉开眼笑地走出去了。

  进了刘紫烟的瓦屋,只有一间卧房,小饭厅和灶房就连在一起了。秋山风雨图被放在一个铁制的长匣子里,外面还有黑布包裹着,藏在灶房柴堆旁的墙洞里。

  如此一个藏东西的地方,绝对是出人意料的。将铁匣子塞进自己随身携带的长革包里,刘紫烟安心地拍了拍手,把这革包递给徐文虎。

  “少爷,这东西放在你的手上,相信没人抢得走。”

  徐文虎微微一笑,“这世上还没人可以从我手里抢走东西的。”

  他的话语虽是轻声柔和的,个中的豪情霸气却是喷薄而出。

  外面传来了热情的叫唤声,是那两人快手快脚地弄来三壶酒一些菜肴,正惬意地在堂屋里摆开,添置碗筷。

  三人出门,到堂屋围坐一起,相互介绍寒暄几句,三杯酒下肚,开始闲聊起来。

  “老张,这些日子过得如何?”

  “还过得去啦!一天赚两三百文钱,够吃够喝,日子过得不好也不坏。”老张仰首一杯酒下去,放下酒杯黯然长叹,“可惜小王就命不好了。”

  “怎么一回事?”刘紫烟有点失惊的样子,急忙追问。

  “消息是昨天传回来的。”

  坐在一旁那个名叫阮三的抢着说:“小王他随平安船行的大船,押货前往商州。十天前,船驶经龙首山的莲池口时遭遇大风,不得已只好在夜间驶入江湾避风停泊,结果鬼使神差般的靠上了筲其湾覃家的江岸。你知道龙首山筲其湾覃家的底细吧?”

  “知道呀!从郧阳至昌武的江面上,号称楚江独尊的第一豪霸,龙首山庄的庄主覃应元,绰号就叫唯我剑客。这个人的确不是东西,狂妄自大,但也并非凶残恶毒的恶霸,筲其湾虽然是被他划为禁区,但还不至于丧心病狂到屠杀避风的货船旅客呀!”

  “没错。其实此人还是郧阳城的龙头大哥六爪蛟吴四海远房的族人。”老张在一旁接口向刘紫烟道。

  原本只是虚应故事的徐文虎不曾想可以听到这样有趣的消息,顿时眼神一闪,留心听下去了。

  “到底平安船行的人,是被哪一方的人所杀的,就无法知道了,因为全船的人皆被杀光,没留下活口,谁也不知道当夜所发生的事故经过。”

  “哪一方?牵涉到哪几方的人?”徐文虎忍不住出声追问。

  “一伙据称是武道盟的人,当晚袭击龙首山庄,双方在夜间混战厮杀,整个筲其湾的江滨成了血肉屠场,小王他们的船只被波及。说惨真惨。龙首山庄完全被毁灭了,庄里的百十名好汉似乎没发现有走脱的人,庄中财物也被洗劫一空。他娘的,武道盟那群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这样干也太不像话了。”

  “就是,这样的行径比明火执仗的水贼强盗还要恶劣。”阮三也提高了声音,表示心中的愤慨。

  武道盟,徐文虎不禁心中暗暗称奇,匆忙逃离龙且城的李三江竟然做下这样的大案,这可不像是逃匿隐遁的作风啊。

  “这次龙首山庄其实还有人逃得性命,只是逃出的人不敢声张而已,由于武道盟的这群高手又是杀人又是洗劫,所以激怒了当时停靠在江岸边避风的另几艘船上的旅客。在这些旅客当中,有好些也是武功惊世的江湖豪客,他们挺身而出,把武道盟的人杀得七零八落。这件事当然只是传闻,是真是假,没有进一步了解的必要。小王送了命是事实,内情咱们却无法知悉。”

  老张抬手又是一杯酒下去,半是总结,半是唏嘘。

  “这些江湖好汉们的厮杀,连累到我们这些可怜的穷汉子,也只能怪自己时运不济,恰好碰上了,也就归于天命劫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