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玄幻小说 > 绺子 > 第十六章 折磨
  “你个老灯,快放开我,救命啊!”

  李千球看着扭曲出,怪异弧度的右臂脸色惨白,大声喊着救命。

  此处的异样,早就引起胡姬花跟彦祖的注意。

  一人一狗均面露惊恐,捂着嘴大气都不敢喘,悄悄挪向放门口,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快跑彦祖,黎罗锅疯了,咱俩去聚义堂找屠老大帮忙。”胡姬花跑出屋后,不停拍着胸脯,显然是被吓的不轻。

  “对,球哥有难,不是本圣兽不讲义气,这叫战略性撤退,曲线救主。呜汪!”彦祖夹着尾巴,跟着胡姬花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你们不得。。呜,,咕噜噜噜噜!”看着跑远的胡姬花与彦祖,李千球刚想咒骂,便被黎小绺卸下颌骨。

  黎小绺双手继续变幻,左臂、肩膀、双腿、肋骨、颈椎、脊椎、胯骨,一一被黎小绺卸了下来。

  看着如同烂泥般的身体,两行绝望的泪水从李千球脸颊滑落。

  “不好啦,出大事啦!黎罗锅疯啦!”

  胡姬花跟彦祖冲进聚义堂,看到屠万户几人正在拼酒,上品阶的灵兽肉,整整齐齐摆满一桌。

  “是彦祖来啦!快做这里,今天我老吴请大伙吃点好的。”

  吴来一见到彦祖,脸上就堆起谄媚的笑容,一脸讨好的召唤彦祖坐在他身旁。

  虽然窝羊沟一战,彦祖表现不佳,但吴来始终坚信,彦祖啸月血狼的身份。

  “嗯?好香啊。”

  彦祖嗅了嗅鼻子,望着满桌一二阶的灵兽肉双眼放光,一跃坐到吴来身旁,甩开腮帮子,开始干饭。

  “哼!做了这么多好吃的也不招呼奴家一声,你们坏坏!”

  胡姬花也找座位坐下,翘起兰花指开始品尝美食。

  “你俩刚才说啥?谁疯了?”

  屠万户一脸酒态,隐约间好像听到胡姬花与彦祖,来时候大吵大闹的,说谁谁谁疯掉了。

  屠万户疑惑的看向彦祖与胡姬花。

  谁知一人一狗只顾干饭,根本没时间理他。

  讨了个没趣屠万户也没在追问,招呼众兄弟继续拼酒。

  “呼!完活,累死我了,乖徒儿,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

  明天一早,为师在帮你都接上。

  在不过去这帮老鬼都喝完了。”

  黎小绺长舒一口气,颇为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拍拍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呜呜呜!啊呜啊!尼个老闭灯。”李千球喉咙呜呜做响,一句话也说的含糊不清,看着远去的黎小绺心凉了一半。

  这是要玩死我啊。

  本来伤势就够严重了,这会全身所有关节,能活动的不能活动的,都被黎小绺通通卸下。

  不断有汗水从李千球身上溢出,不多时便将床褥打湿。

  阵阵疼痛让李千球几欲晕厥,身体不住的颤抖着。

  这两天身体不断受损,李千球察觉到,身体不断被击打,对他修练九龙霸体决帮助很大。

  如今自己处于这种状态下,或许对修练九龙霸体决更加有益。

  把心一横,李千球也开始发狠,暗自修练起九龙霸体决的龙脉篇。

  原本闭塞拥堵的经脉,如今畅通了不少,之前灵气想要循环一个小周天,至少需要一天的时间,如今仅仅用了一个时辰。

  随着经脉的拓宽,灵气流转畅通,丹田内,原本淡薄的灵气团也凝实了许多。

  灵气累计到一定程度后,开始冲击其他闭塞的经脉。

  这种状态下,李千球硬抗身体内外传来的疼痛。

  不知不觉间进入了一种玄妙的状态。

  身体四周形成一个小小的灵气漩涡,不断有灵气涌入李千球体内。

  拓宽经脉去除杂质的同时,已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着李千球受创的身体。

  这种玄妙忘我的状态还没维持多久,李千球便被一声犬吠惊醒。

  “啊!球哥!球哥你没事吧,你不要死啊球哥,呜呜呜。

  都是那罗锅对你下的毒手,等以后本圣兽有实力了,我必帮球哥你报仇。

  球哥你就安心去吧!嘎嘣!嘎嘣!嘎嘣!”彦祖一双狗眼瞪的老大,趴在李千球身上呜呜乱叫。

  “饿踏马害没屎泥!我死你也活不成。”李千球一见彦祖就气的肝疼。

  自己遭到黎小绺蹂躏,这斯见死不救,说是去找救兵,现在看是吃饱了才知道回来。

  “咦!老旮瘩还没死呢啊,要不趁现在把老旮瘩搬出去吧。

  死在奴家的闺房内,不吉利,以后换绺子了,我这房子也不好出手了。”

  胡姬花也来到床前,小脸喝的红扑扑的,好奇的看着李千球。

  “嘎嘣!嘎嘣!球!球哥你还没咽气呢?球哥你还有啥心愿不?

  本圣兽一定帮你完成,嘎嘣!嘎嘣!。”

  彦祖惊喜的伸出舌头,舔舐着李千球的脸颊,口中不断发出嘎嘣嘎嘣的声响,不断有翠绿色晶体从彦祖口中滑落。

  李千球表情逐渐凝重,一颗心渐渐下沉,用上全身力气,抬起头向身旁看去。

  原本黎小绺留下的三十颗下品灵石,已经少了大半,彦祖兴奋的摇着尾巴,不断往嘴里塞着灵石。

  “沃草拟大也。”这三十块灵石可是他用命换来的,自己还没来得及享用,已经被彦祖挥霍掉大半。

  “滚!”一声怒吼从李千球口中发出,吓的彦祖一个哆嗦。

  “切!还以为要生离死别了呢,球哥你要是挂了,这点遗产我继承,谁能挑出毛病?”彦祖被李千球一吓,叼起两块灵石一溜烟的跑了。

  “哼!吼什么吼,之前你弄坏奴家一件男人庄的旗袍,你说要赔给奴家的。”

  胡姬花看到床上的灵石双眼一亮,一把将剩余的灵石揽入怀中,回到自己床上。“嘻嘻!明天去男人庄买件新衣服去。”

  两行泪水,从李千球眼角涌出,此刻心灵上受到的伤害,远超肉体带给他的痛苦。

  哼哼唧唧一夜,终于等到第二日清晨。

  “不错不错,徒儿体魄果然远超常人,第一次分筋错骨,居然都没晕死过去,足可见我徒毅力也是非凡啊!

  徒儿啊,食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咱们这些寒门出身的穷哈哈,一没修练资源,二没人脉背景,三没秘术神兵。

  不吃苦不勤奋,如何能够活出个样来?待日后你功成名就时,就会知道为师的苦心了。”

  黎小绺来到李千球面前,见李千球还有精神头怒视自己,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双手舞动间,将李千球脱臼的各个关节一一接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