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尹施施司震 > 152 四年后
“司先生——”丛光像是想到什么又折了回来。“前面就是叶家的珠宝店,钻戒要不要买?”

“买好了。”司震淡淡地回应。

丛光的脸上又是大写的懵圈,他整天跟着司震,竟然不知道司震什么时候买的钻戒。

果然不愧是司震,行事总是如此诡异。

——————

次日清晨,新闻媒体炸开了锅,今天的微博和热搜头条,只围绕这一个人展开,他就是当今赫赫有名的年轻企业家,司氏集团董事长兼高级执行总裁,亚洲高新科技商会副会长司震。

第一条主要内容:“司震太太凌晨发布微博,声称她和丈夫已经正式离婚,结束了这段仅一年的婚姻。”

第二条主要内容:“司氏集团的新楼盘,亚洲最高建筑施华氏大厦正式完成检验,这座大厦建成后,已成为我市新的地标建筑。为庆祝楼盘建成,上午,由司震亲自支持的庆祝仪式召开。”

两则微博被转载上亿次。分别是“司震离婚”,“施华氏大厦正式启用。”

地铁上,公交站前,私家车内,写字楼前——白领学生市民纷纷翻看着这微博。

“哎,都说司震有老婆,她老婆是谁呀?报纸上网上都没有刊登过。她发的微博也没有名字和头像,长得有那么丑见不得光吗?”

“谁知道,这些媒体就喜欢挖司震的各种新闻,压根就没提过他老婆。可能很普通,不出名,写了也没人认识吧。”

“再出名,也得被司震的名号给压下去。”

“是,看来司震也是个花花肠子,才结婚一年就离婚。”

“现在的富豪,有几个不换上几个老婆的,习惯就好。”

就这样,议论声在持续发酵。

四年后,正值七月盛夏,入夜,夏夜星空是美丽的。繁星灿烂,晶莹闪烁,轻纱般的银河从东北向西南奔泻而下,气势雄伟。

西雅图的在一架从西雅图飞往h市的波音客机上,经济舱机翼的部位,端坐着两名女子。

年纪稍大点抱着手臂翘腿而坐,她穿一袭裸色的西服套装,丝质的质地柔软而时髦,满头卷曲的长发,额前留着齐齐的刘海,正因为这减龄又俏皮的刘海,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她的耳朵上细长的脖子前皆佩戴着首饰,珠光宝气的,富贵逼人。但内行人一看就知道,她的配饰皆为高仿,衣服也是快要过季的折扣款。

她身旁的年轻女子留着水原希子式样的短发,她头枕靠背,耳朵上挂着耳机,沉浸在音乐中,一双大大的杏眼透过窗户望着外面漆黑的夜色,穿胭脂色水洗真丝吊带背心,背心放在复古高腰牛仔裤里,膝盖上,白皙的纤细的肩头摆着中号帆布单肩包,脚下踩着金属质感交叉系带凉鞋亮的胭脂色趁着她唇红齿白,简简单单的打扮,却是那样的赏心悦目。

这个时候,金发碧眼的空姐开始向下配送晚餐。年长的女子摘下身旁女子耳朵上的耳机。

“终于开餐了,我这会儿真是饥肠辘辘。”

年轻女子转过头,卷长的睫毛蒲扇眨动着。“别抱太大希望,飞机餐不一定和胃口。”

“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十多个小时,将就一下就降落呢。”

阿嚏,尹施施打了一个喷嚏,纤手捂了捂鼻子。

李玄美立即把一件外套递给她:“空调开的低,先穿上。”

尹施施把外套披在身上。

空姐走过来,将两份番茄沙拉,塞拉诺火腿,香肠以及橙子套餐分别递给两人。

两人就着小桌子开始用餐。

年长女子咬了一口面包,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望着身旁正优雅喝着果汁的年轻女子。

“哎,对了,这次是他们求你,回去你得给我摆高姿态,知道吗?”

尹施施拿着杯子的手僵住,秀眉微拧:“小阿姨,好端端干嘛提这个?”

“我是给你提醒,怕你到了家又忘了当年的教训。想当初你和司震婚变,那些女人如何羞辱你?那,现在经济危机,公司不景气,就想起你来,你得摆摆架子,让他们知道求人办事不容易。”

“也怪我不好,走时没告诉爸说一声。”

李玄美微微叹了口气,语气缓和了些许:“你那时不也是没办法嘛,老夫人突然发病去世,公司股份被冯玥霸占,你留在那个家还有什么意义。”

李玄美也没有了胃口,话锋一转:“不过。你也是真是傻,干嘛告诉你爸你和司震是契约结婚,你爸那个老古板,能接受这个事实才怪,可倒好,给了那个冯玥母女欺负你的机会,她女儿离了婚,正瞅着没处发泄,你正好主动给人当发泄对象。”

尹施施娇美的脸上浮起苦涩而又无可奈何的笑。

那时尹远征一门心思要到g市恳求司锦生,恳求司震,好挽回他们的婚姻。

她即便藏在心里不吭,尹远征到了g市,司锦生和司震也会告诉他们实情。

到时丢脸的不仅是她,爸爸也只有被g市各大豪门贻笑大方的份儿。

四年了,整整四年过去。

当年羡慕她的,嫉妒她的人,反过来都来嘲笑她,更不说那些曾经和她有过节的人,都排着队等待着羞辱她,上流社会的圈子就和时尚圈的各位大咖一样,势力且现实,她自然是不会让这些人毁了自己的生活。

也不想因为自己拖累了尹家。

加上她又怀了孕,纸是包不住火的。

尹施施为了躲避那些流言蜚语,毅然带上小阿姨到西雅图投靠玛丽。

尹施施漫不经心地回忆着,把自己的塞拉诺火腿也放在她的餐桌前。“小阿姨不是饿了吗?吃这个!”

李玄美依旧板着脸。“少来!”

涂着嫩粉色指甲油的手拨开长发。

“过去的事情不能提,提起来小阿姨就窝火!”李玄美也不急着照顾自己胃,正式开启喋喋不休的唠叨模式:

“这天下的男人啊,真是没一个好东西!你这边宣布离婚,他那边继续进行楼盘开业,好像巴不得契约赶紧结束似的!他们司家算计地也真是恰到好处,契约到期就让外界以为你们是自然离婚,连带你肚子里的孩子都不管!”

若非当时尹施施以死相逼拦住她,她准杀到g市把司震那个大混蛋打破头,就算不能打破头,也至少让所有人知道,他司震卑劣地和自己侄女假结婚,搞大了自己清清白白侄女的肚子,就始乱终弃,回到了西门琪那个女人的怀抱。

她恨不能让所有媒体集体声讨他们司家。他们司家不是低调重名声吗,她决心搞臭他们家,可偏偏,尹施施不允许。

还说什么,当时是她自己主动和司震签了协议,她和司震发生关系,错不在于司震。

她也明白了当时施施是为了自己躲避阿豹,才和司震签的契约,出卖了自己。

李玄美只能照顾侄女儿的感受,死死忍下这口气。

紧接着,尹老妇人肾衰竭去世,他们料理完后事。

她就陪着尹施施一起飞到西雅图投靠施施的朋友。

当然,为了保住侄女儿的颜面,也为了给尹远征好看,她不准施施把她们的行踪透漏给任何人。

当然天晴除外,在尹施施宣布离婚的前天,天晴就已经到美国排名第一的帕森斯设计学院进修,到现在,人都还在美国读研。国外地广人稀,交通也畅通,施施去了美国后,两人每周都能见面。

还有一个人,那就是韩启京,玛丽是尹施施透过韩启京认识的,所以他当然知道尹施施在美国。

这四年当中韩启京对尹施施追的紧。

要不是公司在h市,他恐怕早就搬去西雅图定居呢。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李玄美倒是希望施施能和韩启京能发展一下,毕竟施施和韩启京是一早认识的。

不过韩启京到底是个离过婚的男人,有前科,而且昔日的老婆是尹施施的妹妹。

李玄美觉得有必要再考验他一段时日,就也没有从中撮合他们。

直到今年春,李玄美回了一趟h市。

得知全球经济危机,各中小公司遭受重创。

尹氏集团在尹如梦和尹如夏两姐妹的管理下持续亏损,她才去了趟尹家。

尹远征立即问她施施的在哪,她才告诉尹远征实情。

尹家公司下属的几个厂子主要生产婚纱,女鞋,走的是中低档大众款。

尹远征听说尹施施在美国读了管理,她在lofe杂志又有设计的底子,希望她能接手公司。

还有一点,尹远征没有说,李玄美心知肚明,韩氏总裁一直对施施有意思。

冲着这一点,他也得恳求自己这个大女儿,好挽回他苦心经营的公司。

李玄美起初是不同意的,但想到这四年她们两个华夏国的人没有高尖端的学历,在偌大的美国打拼也并不容易,就想让尹施施回国发展,便答应下来。

这也算临危受命,他们并不丢面子,甚至是,仰着头回来的。

“小阿姨你想开点吧,我这个当事人都不在意你干嘛在意呢。”尹施施反而安慰起她。

“嘿,你这丫头,这么多年你就是这么自我安慰的?”

“那场假婚姻,我也不是一无所获啊。”尹施施知足地回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