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尹施施司震 > 149 我不会离开他
容光焕发的司震下车,跟着翰卓并肩走近饭店。两个人约好了一起和副市长吃饭。

叶韩卓眉眼带笑。“司大少看新闻了吗?”

“看了。”和叶翰卓的得意,欢喜不同,司震显得过于平静。

叶翰卓一身狐疑。“你确定真的看了?”

“真的看了。”跟随在身后的丛光说。

叶翰卓这才确定司震所言不虚。“看来,你派到印度和东南亚的人起了作用。西门家的股票由7.5元一路狂跌,创3个月的新低,单是谣言已经这样,你再用些别的手段,西门重那个老家伙是不是要被掏空?”

“西门重想用新股集资,我就是让他幻想破碎——”司震勾了勾唇,冷笑一声:“那些股民每天九点钟坐车上班,一个月也就挣个一万几千,省吃俭用的玩股票,妄想一朝发财,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赢家是什么人。”这段时间,司震一方面在g市拦下了西门家和政府的新项目,一方面,找了些人在东南亚闹事。

并在本市利用多家媒体大肆散布西门家的工厂在东南亚的工厂不断遭到当地居民打骚扰,致使本市股民对他素来走俏的西门家股票丧失信心,这么一来,西门家股票大跌,损失惨重。

叶翰卓的面容沉了沉。“你怎么提前知道西门重的动作,是……琪琪?”

司震眼底眸光一深。“翰卓,我没有退路,这件事我顾不得考虑别人。”

琪琪这般对他,他却不去考虑,苦笑一笑:“阿震,有时候我很羡慕你。”

“羡慕我什么?父亲没了,自己也死在了公海,别说笑了。”司震冷酷地发出一声,往前厅走去,似乎是工作习惯使然,他步子有些急,叶翰卓被落在身后。

丛光继续跟着司震在他身侧保护着他,丛光低声道:“叶少这边还顾虑西门小姐的感受,我怕他……”丛光欲言又止,脸上充满了担忧。

“他也是公司的股东,不用担心。”司震反应迅速道。

翰卓他了解,表面上嘻嘻哈哈,桀骜不驯,实则也是个很有心的人,加上叶家精打细算的风格,他还不至于为了取悦一个女人做出幼稚的举动。

丛光点了点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原来如此。叶少对司少这般忍让,也如此全力帮助司家,原来不止因为兄弟情义,也是因为叶少早在公司入了股。

他记得以前董事长在位时叶家并没有成为股东,定是司震把叶少拉入了水。

看来,萧少也难以“幸免”。

全市的几大豪门联合起来对付一家,西门家还有活路吗?

更不提,西门琪现如今如同安插在西门家的一个眼线,那个女人显然还没有从爱情的迷梦中醒来。

————————

尹施施乘坐高铁来到了g市,几天不见,她感觉g市又变了一个样子,这座城市,发展地太过迅速,她打车经过一座闪闪发光的三角体大楼时,不由得发出一声感慨。“我去!太漂亮了吧!”

“那是!”等红绿灯的空档,司机有些艳羡地接话。“本市政府最新的项目,最大赢家莫过于司震。”

司震的?尹施施刚离开g市,还是有一点印象的。“师傅你记错了吧,这栋大厦属于西门家。”

“咳!西门家哪有这个实力,完全是个空壳,公关没做到位,新来的市领导不鸟西门洪,大好的项目转手送给司家。”说着他深深地叹了口气。“不提还好,一提火大,我才投资股票,就被坑了一把。”

原来如此,尹施施再度回望那渐渐远去的大楼,优雅,通天,像是司震的风格,冷傲地那么不可一世,甩周遭大楼几条街,难以超越。

“现在不是牛市吗?西门家的股票不给力?”

“咳!别提了!跌到停盘!我身边那些亲戚,跳楼的心都有了。真应了那句,入市要谨慎。”

尹施施听着司机的抱怨,心里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素来坚挺的西门家股票说跌就跌,这一定是有人暗中操纵股市,司震?真是他的话,他到底怎么做到的?这样厉害的男人,注定不会属于自己吧。

这样思索着,她心情又沉重了些,赶到司家的豪宅,司锦笙十分客气地接待她,还请她喝了功夫茶。可惜尹施施捧着茶盏,只觉得重量有千斤重。

司锦笙脸上带着笑:“该说的我在电话里说的很清楚,尹小姐还有什么意见?”

尹施施抬起眼眸望着老爷子,嘴角蠕动了片刻,想要说什么,终究是没有开口。

只摇了摇头。司锦笙便拿起一份文件。“签了它,司家明天将正式向外界宣布你和司震离婚!”

饶是尹施施做好所有的准备,在听到老爷子的话时,表情还是僵硬了一瞬,是的,只要对外宣布两个人离婚,她和司震没有领证,两个人就毫无瓜葛了。事情她和司震也是这样商量的,可是为什么这一刻到来时她的心情如此沉重呢。

尹施施局促不安地搅动着双手,她面色虚弱地喃喃:“司震……他也是这么想的……”他才去h市看过她,他心里,是否还对自己有一丝留恋。

司锦笙端起茶盏轻抿一口,放下茶杯。

就在尹施施以为他不会回到自己这个显得幼稚的问题时。

司锦笙淡漠地开了口:“你要是关注新闻的话应该多少弄够清楚,他根本无暇估计你,女人,永远不会是一个男人的全部,他可以给你一时的甜蜜,一时的宠爱,但这也只是一时的,不会为了女人放弃事业。没有事业的男人少了魅力,你们也不会喜欢是吧?”

尹施施的脸色越发难看。老爷子的话很直接,也很现实。

“尹小姐,你是个聪明人,该不会妄想从司震那边得到所谓的爱情吧,想要爱情,不如找一个平凡的男人过一辈子。太过瞩目的,没有时间满足你对爱情的幻想,他有他自己的战场。先前他和西门琪爱的比你们深,到最后,还不是放弃了和她的婚姻。”忽然想起中午萧倩儿对自己的建议,司锦笙的脸色又深了一些,话锋一转:“虽说他没能和西门琪结婚,但毕竟十多年的感情,阿震还和她保持一定的关系……”说到这司锦笙很隐晦地停了停。

一定的关系?尹施施的脸色早已变得近乎透明。她当然明白老爷子说的这个关系指的是什么。

心一阵阵抽痛,仿佛有什么小人在一鞭子一鞭子抽打着她的心,她的手紧紧攥住衣襟,觉得呼吸也变得有些困难。

忽司锦笙叹了口气:“虽然我不喜欢琪琪,但知道阿震对于西门家的人,无非是逢场作戏不会当真,也只能听之任之。这就证明了我刚才的话,女人对于男人来说,是附属品。

“这节约合同你真不想签,也没有关系。只需把你们之间双方写的合同交给我。”

尹施施的左手颤悠悠地拿过包,拉开拉链,手缓缓地探进去拿出了自己的文件,她把文件拿出去一般,脑子里闪过片刻的迟疑,猛地站起身。“爷爷,我想把合约亲自交给司震。”什么,司锦笙一怔。面色瞬间变得不悦。“为什么要见他?”

“我还有些话和他谈。”不管萧倩儿和司锦笙再怎么说司震和西门琪在一起,但她不信。

诚如天晴所说,有些话她自然要亲口和他说清楚,告别还要有个仪式呢!

她被他淘汰出局,至少有个答案。别的不说,她现在有了他的孩子,她还是想为宝宝争取一下。

还有一点,她虽然不想承认,却是事实,她喜欢他。

司锦笙没想到事情到最后超出了他的想象,看来,他是低估了眼前的女人。

到底是在社会上修炼了那么久的白骨精,没有哭哭啼啼,也没有死皮赖脸的纠缠,倒还表现地十分理智。

“尹小姐,别忘了你当初答应过我什么,你说过不会纠缠司震,还说对他没感情。”

“这……我不是想纠缠他,我只是想走地更明白一些。至于感情的事情,司爷爷,我很抱歉——”

“你……”司锦笙冷哼一声,终究是说不出下文来。

尹施施知道多说无益,起身离开,她打司震的电话是忙音,便给丛光打了一通电话。

“丛光,司震在哪?”

“在和市领导吃饭,有事情吗施施小姐?”

“啊……是有点事情。那个丛光,我现在在g市。”尹施施支支吾吾地回答。

”是吗?”“丛光很意外地沉吟一声。“很急?我这就告诉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