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穿越小说 > 对弈江山 > 第八百五十六章 请主母责罚!
夜色初上,天门关外,萧元彻大营。
全军缟素,白色的幔帐和招魂幡在阴冷的夜风中飘荡,更显得十分的庄肃和哀伤。
大营的营门紧闭,里面影绰绰的能够看到蜡烛的晃动,那应该是一盏盏的长明灯,细细听去,还隐隐的可以听到军营之内传来的哭声。
整个大营沉浸在无尽的哀悼和悲痛之中。
大营门前,几个守辕门的士卒,皆身披重孝,眼睛红得跟桃子一样,一脸悲痛地站岗放哨。
他们都知道自家的将兵长史苏凌死在了阴阳教,虽然他们的身份卑微,平素也跟这位苏长史没打过几次交道,但听许多士卒弟兄们说,苏长史是个好官,没有官架子,跟大家打成一片,更不会因为他们身份低贱,而轻看他们。
所以,人都会共情的,看到满营皆哭,更又死了一个好官,他们怎么能不掉泪呢?
便在这时,忽地听到辕门外的道路上一阵疾驰的马蹄声。
这些士卒顿时警觉起来,“铛铛铛”的示警锣拨一响,所有的守门士卒皆严阵以待,朝着远处看去。
却见正前方一阵烟尘涤荡,从烟尘中透出两匹疾驰的马来,马上两个人,正挥鞭催马,朝着营门而来。
由于离得有些远,再加上黑夜,这些士卒也看不清楚来人是谁。
只得皆大声喝道:“来人勒马止步,擅闯军营者立诛!......”
却见那两匹马,。速度丝毫不减,一阵风似的来到众士卒近前。
马上两人翻身下马。
众士卒一看之下,却是两个貌美的女娘,一个一身绿衣,一个一身红衣,绿衣的俏皮,红衣的魅惑。
“额......这......”这些士卒打了这许多时日的仗,猛然看见两个如仙的女娘,顿时愣在那里,如痴如呆。
来者正是张芷月和温芳华。
张芷月温婉,故而并未说话,温芳华却是泼辣,朝前走了两步,扬了扬手中的皮鞭,微嗔道:“你们看够了没有,谁是领头的,让他出来说话!”
却见士卒之中,有一个百夫长打扮的汉子,咽了咽口水,这才走到温芳华近前,见这两个女娘皆绝色,且气度不凡,定然是有身份的人,因此,他不敢慢待,微微低了低头,抱拳道:“敢问两位姑娘......到丞相大营前有何贵干......此乃军营重地,若是两位姑娘因为天黑迷失了道路,还请打马回去吧!”
温芳华淡淡哼了一声,方不冷不热的道:“我且问你,你们为何身披重孝,而且我看这满营之内皆是白色幔帐幌子......到底怎么回事?”
温芳华虽然如此问,其实是看到了张芷月看到眼前的景象,秀眉蹙起,皓齿咬着樱唇,这才替她问的。
“额......这个......姑娘,此乃军事机密,姑娘还是少打听的好,若是......”
未等着百夫长说完话,那温芳华却忽地从怀中拿出一物,朝着他们近前一举,沉声道:“你们不认得我们,却认得此令牌为何物罢!......”
那百夫长和士卒忙看去,不由得脸色微变,百夫长赶紧拱手道:“这个......将兵长史令......敢问两位姑娘......”
温芳华道:“我乃骑都尉林不浪之妻,温芳华,这位乃是将兵长史苏凌的师妹......我们要进营去见他们!”
那百夫长闻言,神情一肃,赶紧拱手道:“恕我眼拙......原是二位......那就请随我进去吧!”
温芳华点了点头,将令牌收了,转头看向张芷月,却见她的脸色更差,潸潸欲泣。
温芳华又朝那百夫长道:“先不忙......你先回答我方才的问题......”
那百夫长略微迟疑,偷偷地看了看张芷月,似乎有些顾虑道:“这个......”
温芳华神色一凛道:“你只管说你知道的事情,其他的不用想太多......”
百夫长这才点了点头道:“好吧......实不相瞒,咱们营中死了一个大人物......”
张芷月闻言,心中一颤,凄声道:“是不是苏凌,他......”
那百夫长点了点头,叹息道:“不错,正是苏凌苏长史......我方才顾虑,就是因为这位姑娘乃是苏长史的师妹,所以......”
张芷月闻听此言,身体一晃,几乎栽倒,幸亏温芳华眼疾手快,将她扶住。
“这是几时的事情......还有,苏凌......苏长史是怎么死的......”温芳华用力地握了握张芷月的手,这才又问那百夫长道。
“时辰不长,也就今日黄昏,消息是由暗影司伯宁大人亲自禀告丞相的......再由郭祭酒和程长史两位大人向全营昭告的......而这满营缟素,是丞相的命令,要满营挂孝,哭祭苏长史......”
张芷月闻言,原本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她因为那老妪的一番话,才稍微又有了希望,希望只是消息有误,苏凌无事,可是当她看到这军营的光景,听到这百夫长所言,心中已经断定,苏凌的确是死了......

泪无声的从她脸颊划过。
那百夫长见张芷月哭泣,先是一愣,随即方又道:“据营中传出的消息......苏长史只身卧底到了阴阳教中,被阴阳教那些邪教教众发现,故而......当场身死......至于细节,我们这些身份的......却是不甚清楚了!”
温芳华心中也是一阵难过,可是她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表现出来,否则身旁的张芷月将更加的痛苦,怕是会难以自持了。
温芳华深吸了一口气方道:“如此......多谢,烦请开门,放我们进去,我去找我夫君林不浪,自会问清楚!”
百夫长点了点头,朗声道:“开营门......”
“吱扭扭......”一声,营门大开。
张芷月和温芳华翻身上马,疾驰而入。
甫一进了那大营,那悲恸的哭声更加的清晰明显起来,张芷月的眼泪也扑簌簌的往下掉。
“芷月妹子......要记得阿嬷给咱们说的那些话!”温芳华心中不忍,低声道。
张芷月凄然的点点头,喃喃道:“芷月明白,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再没有看到苏凌尸体之前,芷月什么都不会相信的!”
“好妹子......”
两个人放慢了马速,随着逐步的朝着军营深处去,满目皆是随风飘荡的白色幔帐和重孝,每个营,每间帐篷都有悲恸的哭声。
两个人脚下加紧,向一旁路过的士卒问清了林不浪等人的营帐。
其实他们的营帐便是苏凌的营帐,因此也就不难打听,两人再不耽搁,疾步而去。
............
苏凌在萧元彻大营的营帐。
此时营帐内正有三个人。
一个如黑牛一般的大汉,哭得稀里哗啦的,正蹲在地上以拳击地。正是吴率教。
另外一个壮实的汉子正照顾着一个躺在榻上的白衣公子。他眉头紧锁,一脸的沉痛和凄然,眼泪也止不住的往下掉,更是不断的摇头叹息。正是周幺。
榻上的那白衣公子模样的人,双目紧闭,脸色差得吓人,似乎是昏迷着,但即便如此,却可以感觉到他整个人浑身都在用力,双拳紧握,牙关紧咬。正是林不浪。
丁晏方离开,看过林不浪,开了一帖药,告诉周幺,那林不浪是悲怒攻心,这才忽然昏倒,并无大碍,吃了药,过阵子便会很快醒来。
方才周幺刚把林不浪的牙撬开,将药给他灌下去。
此时周幺心绪烦乱,心神俱伤。偏这个吴率教还在一旁咧着大嘴一直哭。
他不由得有些恼怒,出言斥道:“大老吴!能不能别哭了啊!还不够烦的么?哭哭哭......哭能把咱们公子给哭活了么!”
吴率教一边哭,一边吼道:“周幺,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公子死了,大仇未报,俺心里憋闷悲恸,你还不让俺哭了么?公子人没了,如今林小子也昏迷不醒......这可......”
那黑牛吴率教说到这里,更觉悲从中来,那哇哇的哭声竟又是大了许多。
“你......!”周幺一阵无名火起,啪的一拍一旁的桌子,吼道:“别哭了!......没完了是么!”
那吴率教闻言,牛眼一瞪,流着泪道:“周幺,劳资最看不起你!......除了能跟俺发火,你还能做甚?公子死的那么惨,你似乎不怎么伤心啊!窝在这里......就这么完了?你想什么都不做,随你!......俺大老吴这就杀上元始峰阴阳教,为公子报仇!”
说着,那吴率教蓦地从地上蹿了起来,三步两步走到帐篷一侧,取下他的金背大环刀,转头欲走!
这下可急坏了周幺,忙舍了昏迷的林不浪,一把将他拽住,吼道:“吴率教!你干什么去!你就要这样单枪匹马,不管不顾的要杀上阴阳教?公子这么有本事的人都......你大老吴有几条命好活!......”
那吴率教如何肯听他的,大吼道:“死就死了!公子死了!俺也不活了!......周幺,你愿意当缩头乌龟,你就在这里,劳资一个人去!就算是死了,也比在这里憋屈着强!”
周幺如何肯放他离开,死死的拽着他的袖子道:“你给我冷静点!公子出事,咱们一样的难受,可是你这样就去,无非是多送一条性命!......你不能......”
不等周幺说完,那吴率教早已眼角瞪裂,大吼道:“让开!劳资要干什么,你管不着......给我闪一边去吧!”
再看吴率教蛮力发作,使劲的一甩胳膊,便将周幺甩到了一旁,迈大步就要离开。
“大老吴......”一声低唤从榻上传来。
吴率教蓦地停步,转头看向那床榻,却见林不浪已经缓缓的坐了起来。
吴率教眼前一亮,几步走到林不浪近前,悲中带喜哭道:“林小子......你醒了......俺还以为......”

话说到此,他再也说不下去了,一头扎在林不浪的怀中哇哇大哭起来。
林不浪脸色比方才好了不少,平复了一下内息,虎目之中亦有泪水,他拍了拍吴率教的肩膀,声音悲伤道:“大老吴!......不要哭,也不要伤心!现在还不是时候......咱们这就去阴阳教,杀了那些混账!为公子报仇!”
“好!......林小子,俺大老吴果真没有看错你!”吴率教使劲地点了点头。
再看林不浪翻身跳下榻来,一把抄起书案上的长剑,大吼一声道:“今日杀上阴阳教!跟他们不死不休!”
“对!不死不休!......”吴率教抹了一把泪,也大吼起来。
林不浪转头看向周幺道:“周大哥......你就守在这里吧......公子的灵堂应该搭好了,你多替不浪和大老吴......给公子多烧几张纸!”
说到这里,林不浪一阵后悔,仰天含泪道:“当初知道公子要去阴阳教之时......我林不浪就该跟着!......公子在天之灵别散,不浪替你报仇去了!”
说着,朝吴率教一点头道:“大老吴!咱们走!......”
两个人就要出营帐而走,周幺却蓦地将他们一拦,沉声道:“且慢!......”
林不浪眼眉一挑,冷声道:“周大哥......事到如今,你还要阻拦我们么?”
周幺摇了摇头,神情却颇为冷静,沉声道:“不,苏凌亦是我周幺的公子......我周家三兄弟,大哥二哥先我而死,公子为了我们,不惜赶走了他的唯一的徒弟秦羽,而且,我们三人原本没了户籍,失身为贼,若不是公子,如何能有今日?在周幺眼中,公子就是这世间我的至亲之人!”
“那你为何还要阻拦我们......”林不浪不解的问道。
“要去......周幺同你们一起!为公子报仇!......”周幺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兄弟......!公子没有看错人!如今咱们兄弟三人就一同进退,杀进阴阳教,为公子报仇雪恨!”林不浪神情激动,朗声喊道。
周幺却又一摇头,十分冷静的沉声道:“咱们去阴阳教可以......但咱们不能这么去......”
吴率教一甩手若嚷道:“嘿嘿......说了半晌,周幺,你还是不敢去是不是!......”
“为了公子,周幺死都不怕,有什么不敢的!只是......”周幺沉声道。
林不浪若有所思地看向周幺道:“周大哥......你想说什么?”
“咱们这样去,属于擅自离营,我跟大老吴还好说,本来就是公子的亲随,但不浪你却是不同的,你可是正儿八经的武官,憾天卫骑都尉一份......你这样走了......可是有违军法的......”
林不浪冷笑道:“周大哥你多虑了,若不是因为公子,林不浪定然不会在萧元彻帐下听用......现在公子死了,不浪这小小的骑都尉,不要也罢!”
周幺点了点头道:“话虽如此......可毕竟咱们三个人还是太少了,以我之见,公子可是萧元彻的心腹,被他看重......可是萧元彻只做了这些祭奠公子的事情,并未昭告全军,攻打天门关和阴阳教为公子报仇......这是我不能理解的......因此,我以为,咱们应该先去见过萧元彻,请命带一只兵,哪怕几十人也好,杀奔阴阳教......只要多杀他们一些人,夺回公子的尸身,便是咱们三人死在那里两个,剩下的一个也一定要把公子的尸身带回来......这才是咱们该为公子做的事情啊......”
“这个......”林不浪也眉头微蹙,心中不断地思忖起来。
“再有......咱们去见萧元彻,这也算打过招呼了,不算擅自行动......公子生前,咱们就给公子添了不少麻烦,公子如今不在了,咱们不能再让别人指摘公子!......”周幺一字一顿道。
这一下,便是吴率教也安静了下来,大圆眼珠转动着,思考着周幺的话。
“可是......若是萧元彻他不答应咱们......该怎么办!”林不浪沉声道。
“那就讲说不起了......咱们只是告知他,他答不答应,咱们也要杀上阴阳教的!......到时就咱们三个,便是死在阴阳教了,也离公子近些,公子也不至于孤单!......”周幺郑重的说道。
“好!......既然如此,周大哥,大老吴,咱们三个这就一同去中军大帐,通知一声萧元彻再走!”林不浪点了点头道。
“他答应助我们最好,他不答应......也留不住我们!”林不浪灼灼道。
“好!......走!”
三个人各提兵刃,挑了帐帘,迈步便要朝中军大帐而去。

便在这时,三人忽然发觉不远处正朝着他们走来两个人。
这两人脚步匆匆,各牵着一匹马,一个绿衣,一个红衣。
黑夜之中,一时看的不太真切,只是三人觉得这两个人的身影却是十分熟悉。
不过片刻,那两个牵马之人便来到了三人近前。
三人立刻认了出来,不是张芷月和温芳华又是何人?
“不浪......”温芳华当先看见了一身白衣的林不浪,柔声唤道。
林不浪一振,出言喊道:“师姐......”
五人相见。
张芷月未说话,只是看着林不浪三人的神情,想要从中找寻一些关于苏凌之死的确切消息。
温芳华却看到林不浪气色不正,脸色也不好,这才走过去,拉住他的手,关切道:“不浪......你怎么......脸色如此难看,莫不是受伤了?”
林不浪摆了摆手道:“无妨......只是方才悲怒攻心,出了点小状况......”
说罢,他一脸悲伤的朝张芷月近前走去。
张芷月闻听林不浪说他方才悲怒攻心,更加的确定苏凌之死必定是没有什么其他的可能了,不由的身体颤抖,泪如雨下。
林不浪心如刀绞,朝着张芷月蓦地一躬扫地,颤声郑重的唤道:“主母......不浪无能......没有保护好公子!请主母责罚!......”
这是林不浪第一次如此郑重地呼张芷月为主母。
平素虽然苏凌一直把他当做兄弟看待,林不浪也把苏凌视为兄长,可是在林不浪内心深处,自己还是苏凌的亲卫,只是这个亲字是亲属的意味更重一些。
今日这种情形下相见,林不浪方郑重的唤张芷月为:主母!
“不浪兄弟......”张芷月只说了这半句话,已然泪水沾裳,说不出话来。
她只赶紧向前一步,将林不浪扶了起来。
林不浪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堂堂八尺之躯,仰天流泪不止。
“不浪兄弟......无论是苏凌还是我张芷月,从来都是真心把你当做兄弟,从未视你为家仆......这声主母,芷月承受不起啊!”张芷月强忍悲痛道。
“嫂子......!”、“弟妹.....”
林不浪唤张芷月嫂子,吴率教和周幺爷围拢过来,齐唤张芷月为弟妹。
张芷月眼中含泪,看着林不浪、吴率教和周幺,悲伤而欣慰的点了点头,缓缓道:“好......好啊!你们都在,都好好的......这便很好了......”
三个人闻言,皆是泪如雨下。
“不浪......既然我回来了,你又唤我嫂子......那便是认定我是你家公子之妻......如此,你便告诉我......要一五一十,详详细细地告诉我......有关苏凌的......你知道的所有消息......我要知道!”
张芷月蓦然抬头,一字一顿道:“苏凌他......到底死了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