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世子榻上请 > 084怒意
  朝野,他厌了。现在他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和心中的那个人安然度一生。

  上一世的悲伤,痛苦,等待,早已将他的心折磨的千疮百孔。他累了,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他哪里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在其他事情上。

  朝堂上的风云变幻,诡异莫测,妫息不在乎,也无暇顾及。

  她秀眉微扬,看向对面被长剑横在脖子的柳儿,再环视周围纷纷举剑相向的暗卫众人。

  “你该死!”老太妃得意道:“今日我就将你杀了,看你如何?”

  “你杀的了我吗?”妫息笑了。

  “呵呵。”老太妃冷笑一声,“如果你是在指望我儿子派来保护你的那些人的话,你就别指望了。”

  妫息沉默。

  “你倒是聪明。不过一个没有娘家支持的丑女而已,也敢在我摄政王府撒野,今日我就将你杀了,看你怎么办?”

  “你杀的了我吗?”妫息冷笑,同时长剑击出,刺向要挟柳儿的人。

  速度快如闪电,惊得众人步步后退,不敢上前。

  不多时,众人不敌,纷纷倒地,痛苦大叫。

  老太妃那老谋深算的眸子夹杂着淡淡的笑意,并未因为眼前的败势而惊讶。

  “大小姐?”柳儿惊呼,捡起掉落在地的长剑,站在妫息身后,怒道:“大小姐,你没事吧?”妫息舔一口嘴角的鲜血,轻笑一声:“没事!”

  这老太妃让她不要指望那些秘密保护自己的人,那是不是意味着今日便是离开的日子了?

  近日来,晏殊一反常态,每天跟个狗皮膏药,不停地跟在她身后,鞍前马后,将不要脸的本事发挥的淋漓尽致。

  她生气,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在不断被感化。

  可想到上一世的晏殊,那个冷心冷情,甚至为了得到她,不惜引北秦的力量灭了雪国,她的心微凉。

  “走!”她击倒最后一个围攻的人,拉起柳儿的手,就向门外跑去。

  “追!”暗卫首领怒喝一声,却是被苍老衰弱的声音制止住。

  “站住!”

  “太妃?”暗卫首领疑惑,“老太妃这是何意?”

  明明老太妃命令他们斩杀了妫息,如今妫息受了重伤,只要追上去,必能成功。这种关键时候,老太妃却是叫停了,他们不明白了。

  老太妃并未解释,眸色阴沉地看了一眼早已失去二人身影的门扉。

  她走到首领身前,夺过对方的长剑,用力插进自己的左腹中。

  “太妃!?”惊慌声起。

  ……

  “大小姐?”柳儿搀扶着妫息来到一处荒野,周围除了密密麻麻的树木再无其他。

  “大小姐,你没事吧?”看着妫息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口,柳儿失控地哭出声来。都是她不好,被老太妃算计了去,成为人质,连累了大小姐。

  “没事!”妫息颤抖着声音,面色惨白如纸,视线越来越模糊。下一刻,便扛不住大脑的眩晕,栽倒过去。

  “大小姐,大小姐……”

  柳儿哭泣的声音越来越远,妫息最后的想法却是:终于出来了!终于不用再面对那个男人了,终于不用担心自己会再度失了心了。

  ……

  摄政王府的上空,阴云密布。

  不多久,瓢泼大雨飘然而至,将本就压抑的王府气氛压制地更加低沉。

  所有人能不走动,便不会走动。能不出声就不出声,甚至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西院。

  晏殊面色阴沉地看向跪在面前的暗五暗一等人。

  “你们该死!”

  “属下知错,请主子责罚。”

  “罚?”晏殊笑了,“你们以为只是罚就可以了?”

  暗五暗一惊讶。

  他们从未见过主子发这么大的气,不敢再吭声。等着上位人一声令下,赴死的一刻。

  “儿子,你生他们的气干什么?是我的命令,想要几个身手厉害的人去给摘些补身子的药草罢了。”

  床榻上,老太妃一脸惨白,不时地咳嗽几声。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儿子,你若是杀了他们,是不是说明你不满你的母妃。”

  以往这种时候,只要老太妃说这话,晏殊必会低着头说不敢之类的话。今日却是少见地没有动。

  老太妃心觉不好,再度咳嗽起来,声音比之之前,更是大了不少。

  “儿子,难道你就不关注一下你母妃的身体吗?幸好他们找到了我想要的药草,否则的话,这一次剑伤,你怕是再也见不到你母妃了……”

  “哦?”晏殊笑了,“你怎么还活着?”

  刹那间,老太妃的脸色惨白如纸,声音颤抖着,“儿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责怪你母妃我受伤了?你你你你——”

  她咳出一滩血,怒道:“一定是那个女人,一定是她!眼前你从来不会不顾及我身体。都是那个女人的错,都是她……”

  老太妃恨,恨自己放过了妫息,恨自己没有当场杀了那个丑女。

  “母妃,看来你身体差的很。以后就在这西院好好调养身体吧。你放心,我会供养你到死……”说完这句话,晏殊便挥一挥衣袖,大踏步离开了去。

  至于暗五和暗一等暗卫则低着头,灰溜溜地跟着晏殊离开。

  老太妃不可置信地看着渐渐消失在远门拐角处的黑色身影,满心的震惊。

  她的儿子竟然反驳她了?

  她的儿子竟然要囚禁她?

  哈哈,哈哈,好!好的很!

  “来人,将那个丑女杀了!”她龇牙咧嘴道。

  “是!”空气一阵波动。

  老太妃躺回床上,闭上双眸,面上的狰狞之色并未消散分毫。

  她的儿子再也不是自己的儿子了!那个女人绝对是个祸害

  自从晏殊出现就跪在一边,瑟瑟发抖不敢说话的紫嫣扑入老太妃的怀中,哭诉道:“母妃,王兄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嫣儿都快不认识了!就好像王兄换了一个人一般……”

  换了一个人?

  老太妃当场惊醒,双手紧紧捏紧紫嫣的双肩,力道之大,让紫嫣不禁轻嘶一声。

  “母妃,以前王兄的性子也很冷。可是对母妃和嫣儿还是很好的。可是最近,自从妫息那个丑女入府了之后,王兄的性子更冷了不少,另外……”

  紫嫣忽而顿珠口,看看老太妃,面上满是惊恐。

  “另外什么?”老太妃沉下了脸,“说。”

  “另外——王兄好像不认识我们了,就好似我们是陌生人一般……”

  铛!

  老太妃如被当头一棒,整个后背绷直,双眸紧紧盯着紫嫣,直盯得紫嫣浑身发麻。

  这种好似被蛇攀爬的阴沉感觉,让她灵魂不住地颤抖。

  “母母母——母妃?”

  “哈哈!”老太妃大笑,面上再不见之前的阴郁和狠厉,转而释怀,她淡淡地说道:“嫣儿你先回去,最近不要招惹你的王兄,我会将你真正的王兄带回来的。”

  带回来?

  明明王兄就在这府里?母妃怎会这么说?

  紫嫣心有疑惑,却不敢再问,颤颤巍巍地离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