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世子榻上请 > 080再见
  柳儿捧腹哈哈大笑。

  叫这些人曾经欺负自家小姐。

  想到这里,她偷偷看了一眼正淡定品茶的妫息,心生一股疑惑,外加一丝担忧。

  自从一个月前,大小姐落水之后,性情大变,比之以前,身手不仅更加厉害,且为人处世更加“果敢阴险”。

  不得不说,她喜欢这样的大小姐。

  身为尚书府的嫡长女,就应该有主子的样子,哪里是那些贱奴能够欺负的。奈何以前不管她怎么旁敲侧击,大小姐总会用一个理由拒绝她。

  “都是一家人,哪有隔夜仇!”

  柳儿气的好几次想昏过去。大小姐,你当那些人是一家人,可是那些人不当你是家人啊!推你落水的可就是你当亲妹妹疼的妫汭。

  见到现在的妫息,柳儿整个心都放下来了。

  凭着大小姐的本事,就算尚书府待她不好,离开就好!她就不信了,世界这么大,会容不下她们主仆二人!

  “大小姐,老爷请你去大厅。”

  “何事?”妫息眉眼不动,看都不看管家。

  放在平时,王管家必定会甩袖就走,今日却是不敢的。

  “剩余的,大小姐去了就知道了。”王管家心下怀疑,今日之后,这个在尚书府最不受宠的嫡女怕是个不能招惹的存在了。

  楚相逢这才起身,站起身来,率先带着柳儿朝着大厅走去。

  也许是退婚的圣旨。

  也好!

  这辈子她不想在再和晏殊有任何关系了。

  上一世他辜负了她的信任,即便知晓这个世界的晏殊不是原世界的晏殊,可一想到这两个人同名同姓,甚至长相一模一样,她便觉得膈应。

  大厅中。

  尚书坐立不安,时不时地看一眼堆满大厅的聘礼,时不时地看一眼正坐在上首,垂头静静喝茶的黑袍男人,心跳越来越快。

  不是说摄政王不喜女人吗?

  不是说摄政王克妻吗?

  不是说摄政王最讨厌楚相逢吗?

  今日这又是怎么回事?

  妫汭站在一边,低着头,双眸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嫉妒。

  这聘礼比七皇子给她的多了五倍不止!那个贱人,究竟哪里好了,竟然值得摄政王如此对待?

  王夫人一手紧紧抓住她的手,对着她微微摇头。

  这里是大厅,不要失了体面。

  “王爷……”尚书大人胆怯问道:“不知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自是来下聘礼的,难道尚书大人是瞎子不成?”福伯捏着公鸭子上瘾不屑说道。

  早上得知王爷要下聘礼的时候,他高兴疯了。

  王爷终于愿意要娶妻了,这是不是意味着很快他们王府就会迎来小主子了。可想到对象是尚书府的嫡长女,福伯皱了皱眉……

  可——

  罢了,总归是个女人,总比没有女人的好!

  他早就听闻尚书府对嫡长女妫息不好,以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觉得尚书大人就那样。

  今日,不管怎么看,都觉得这尚书大人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浑身上下就没有让人看着觉得舒服的地方。

  冷哼一声,不再理睬。

  经验证,这是个渣爹,不值得他多说一句话。

  尚书:……

  不过一个管家,不过一个没根的玩意儿,横什么横!

  看晏殊主仆丝毫不待见自己的意思,尚书也不好继续开口,继续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安静地当鹌鹑。

  晏殊虽低着头喝茶,注意力却是全神贯注地放在门外的方向。

  直到听到鞋履踩地的沙沙声,他的心跳猛地加快,双手也有一些控制不住地发抖。

  她来了!

  她会不会讨厌自己?会不会当场说不愿意嫁给自己?会不会……

  “王爷!”冷冷的女声传来。

  不等他激动地站起身来说话,便被尚书抢了话。

  “大胆,孽女,这就是你跟摄政王说话的态度?往日在家你这么对我,就算了。摄政王面前,哪里是你能够撒野的?”

  摄政王势力强大,朝堂之上,至少一般官员是他的心腹。如果因为妫息这个孽女,拿他开刀,来震慑皇帝,怎么办?

  妫息静静站着,好似没听到尚书的话,不回话。

  妫汭笑了。

  想来这一遭之后,摄政王一定会厌弃妫息的。

  “你还不给摄政王行礼?你的教养呢?”

  “呵!”妫息冷笑一声。

  “来人,给我家法伺候。”当场被落了面子,尚书的脸色很精彩。

  “呵!”妫息又是一声冷笑。

  以前,原主明明拥有一身功夫,明明拥有离开的本事,可为了一个可笑的“孝”字,任凭自己被践踏。

————

  现在,既然自己占了原主的身体,自是不会再不珍惜自己。

  天下人不爱她,那么她就好好爱自己。

  “尚书大人,你这是在无视王爷吗?”福伯对妫息更加疼惜了,冷言道:“我们王爷都没有说话——难道说你想爬到王爷头上?”

  尚书猛然醒悟。

  妫息已经被赐婚给了摄政王,私下里,可以教训!可若是当着摄政王的面前教训……

  想着想着,暗道一句冲动,额角渗出颗颗大粒的汗珠。

  妫息又是冷笑一声。

  哼,渣男渣父。

  “走吧!”晏殊淡淡地说道。

  尚书一听,大喜。

  妫汭露出幸灾乐祸的得逞笑容。贱人永远就是贱人,即便有贵人出现,也不知道抓住机会。

  妫息见怪不怪,面色淡淡。早已预料到的,没什么可悲伤或难过的。

  眼见着他就要走出门,忽而又顿住,“还不跟上。”

  福伯喜笑颜开,赶紧凑近道:“王妃哎,你赶紧的跟上啊。”

  待两位主子离开了,福伯看了一眼聘礼,再看一眼周围眼放金光的众人,冷声道:“今日我算是见识到了尚书府众人的态度了。这聘礼若是放在尚书府,我心甚担忧,不若在成亲的时候,再送过来也是一样的。”

  说罢,不给尚书一点反应的时间,招呼着下人将聘礼有抬回去了。

  来时轰轰荡荡,去世亦是轰轰荡荡。

  当福伯走出很远的距离,还能听到瓷瓶被砸的声音。

  呵呵!敢这么对王妃,没得你好果子吃。

  ……

  晏殊不说话,妫息跟在后面,便也不说话。

  她抬着头,仔细打量着他的背影。

  宽肩窄腰,身子挺直,挺好看!难怪之前原主会受妫汭的诱惑,入了晏殊所休息的房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