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世子榻上请 > 060过往(2)
  “清影,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不,我不喜欢你,绝不能喜欢你。”

  楚相逢:……

  额,这孩子又在发什么酒疯?每次喝醉之后,能说的只有这么一句话吗?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后面好像又遇到了个女人。

  等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身边躺着一个陌生的女人,女人正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陆大哥……”玉蓉含羞带窃,面色微红,似绽放着的灿烂桃花。

  昨晚,她实在是太意外了,想不到自己暗恋那么久的男人会对她那么热情。

  “啊!”他脸色煞白,“怎么是你?相逢呢?”

  他隐约记得自己见了相逢,至于那让他痴恋陶醉到痴迷的肌肤之亲,他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而对象是相逢。

  不等对方回答,他慌张站起身来,快速穿好衣服……跑了。

  刚出门,正巧撞到有事来找的楚相逢。

  他更加慌张了,连招呼都没打,低着头,撞开她,跑离了开来。

  楚相逢是惊讶的。

  想不到清影竟然和玉蓉是一对。

  经过这件事,青年再也没有自信说一辈子陪着她了。至于年少时宏伟的梦想:娶她为妻。就当作年少时美好的眷恋罢了。

  他是个自控力很强的人,有了决定,便将对她的感情,深深压抑在感情深渊最黑暗最深处。每在夜深人静时,思念最深时,拿出来,小心品尝。

  那时候,她单纯地以为他喜欢的是玉蓉,多次故意找机会让两人独处,他却每次都找了不少借口,避开。

  玉蓉倒是镇定的很,并未表达出不满,倒是每日面露悲伤。

  不知是否是错觉,偶尔几次,她从玉蓉那看似悲戚的眸光中品出了一股嫉妒怨恨的味道。

  是对谁?对她吗?

  事务繁忙的她,不曾深究。直到有一天,他状若无事地跟她说:“我要走了。”

  “嗯!”

  “这次可能会要很长一段时间。”

  “嗯!没事,我可以去见你。”

  “嗯。”

  他站在原地,不再说话,也不再有所动作。

  她疑惑地抬起头,不解地问:“清影,我总觉得你不对劲儿。”

  他指尖一颤,压抑在心底的悲伤倾泻而出,却又严肃地说:“相逢?”

  “嗯?”

  她很少见到他面露严肃。

  “不管以后有谁陪在你身边,也不管你遇到多大的危险,我都会不惜一切地保护你的。”

  她一愣!

  这样的话,她曾经听他说过几次,这一次却让她觉得于前几次不一样。难道这孩子受什么刺激了?

  “你怎么了?”她感受到对方的心思很重。

  “没事!”他忽而笑开了来,转过身去,双眼瞬间泛红,压抑着心口的翻腾的疼痛,隐忍着招了招手,以平时最轻松的口气说出告别的话。

  “走了……”再多的话成为喉头的哽咽。

  那一天,秋风吹落叶,红了一整片的枫林。

  她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心头总会痛上几分。

  其实,她也猜测到了他的心思!却不能追上去,只因她不能回应他的感情。

  她以为时间可以冲淡一切,等彼此再见面的时候,她和他便可以如往常一般,坐在棋盘两侧,沉心对弈。

  殊不知,一切都好似龙卷风,来得太快,再她还未接受时又忘记,在还未完全准备好的情况下,又记起,在记起时,却彻底地消失了。

  手中的白色绸缎发带洁白如初,散发着淡淡的青竹香味。

  它迎风飘荡,激荡不起任何声响。

  他走了,她却活着。

  “怎么就那么傻呢?”她呢喃出声。

  雨声大了些许,霹雳啪啦,落了一地的树叶,溅在窗台上,落在她的头上,冲散她的泪水。

  她好似不知,一定不定地看着发带。

  她觉得只要这发带在,清影也就还在这世界上。

  一团阴影覆盖而下,雨点落在油纸伞上,发出更猛烈的“霹雳啪嗒”声。

  她抬着头,看向白衣男人,自嘲道:“你会不会怪我?”

  怪她没有保护好清影,怪她曾经忘记过清影。

  “不会!”他的声音沉沉。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就想起一切了吗?”

  他沉默了。

  “是这个!”她举起手中白色绸缎发带,自嘲道:“我看到它之后,就记起一切了。”

  他依旧沉默。

  她自言自语,说着首位不对接的话。

  “你知道吗?我曾经以为他会富贵一生,荣华一世。我以为他会是我最好的朋友,一辈子都是!”

  前世的孤独让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守住友情。

  “可是还是我想多了,男人和女人之间,也许会存在纯真的友情,可大多情况还是很难的。我是那么自私,究竟是怎样的自信让我以为一切都会被时间冲淡?”

  “我一边拒绝他的情谊,一边又自私地享受他对我的好。我啊……”她收了声,“我还真是一个渣女!”

  他的心一痛,手指微动,却又强行克制住。

  “也许他想要的不过就是守在你身边。”

  她轻笑一声,小心翼翼地将白色发带塞进怀中。

  他内心一阵苦涩。

  “你还想要杀了他吗?”他内心紧张,面上却是淡定。

  “要杀吗?”她反问,“其实说老实话,我下不了手。”最初见到陆清影身死的场面,她不过是一时冲动,这才对秦陌出手而已。

  可若是真下杀手,她想她是做不到的。

  他压抑住内心的狂喜,再问:“你不恨他?”

  她摇了摇头。

  他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狂喜,伸手想要去碰触她。

  突听她又说:“不在乎了!”

  清影被废了,秦陌也被废了,而她根本狠不下心来杀了秦陌。忘却是她对自己的宽恕,对清影最大的尊重。

  他的手忽地一顿,慌张收回。

  “回去吧,省的着凉。我想清影不会乐意看到你这样的。”

  他的表现太过隐晦,她并未注意,却也是好奇地看了青颜一眼。

  “你不是喜欢跟在姬夜身边?”

  自她失去记忆的这些年,青颜经常跟在姬夜身后,美其名曰“借势”。

  他的能力出众,在短短三年时间内,便赚得无数金银财宝,这才确保住了罗生门和幻影阁的开支。

  “门主既然不待在闲王府了,我也就没必要留在那里了。”

  这话没毛病,楚相逢不疑有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