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世子榻上请 > 049选择
  门的另一侧。

  秦陌背靠在门上,双眸失了焦距,直直看着桌上的烛火攒动,却又什么都没有印进去。

  他究竟要怎么做?

  之后,楚相逢曾夜探过英武侯府,可每当看到寂静一隅的烛火,看到他静坐在窗边,低头写着什么,内心又很不是滋味,转身离开了去。

  他总会若有所感地抬头,看向她离开的方向,开心却又疑惑。

  既然来了,为何不如以前那样继续来见他?跟他说说话?

  于男人来说,三妻四妾,如此正常。

  难道她不明白吗?就算他成婚了,以后还是可以和她在一起,处处纵容着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见秦陌丝毫没有来哄自己的趋势,少女很生气,便绝了再去英武侯府的冲动。

  每当夜晚降临,便是她活跃的时候。

  她不愿再去想那个即将成为她人夫的男人,不想让自己陷入一个没有底渊的泥泞,更不想荒废漫漫人生路。

  只不过总在无人知晓的时间和地点,她会坐在最高处。

  有时候是山坡上,有时候是高塔上,看着英武侯府的方向,眼神幽幽,内心生出一股浓浓不舍。

  ……

  “小美人?小美人?……”清润带着浓浓担忧的声音传来,“小美人……”

  楚相逢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朦胧的烛火照射下,精致到仿若刀削斧刻般的容颜印入眼帘,无论看多少次,她都会轻易陷入他那温柔却又不羁的眸色中。

  她迷糊地坐起身来,摇了摇微痛的头,反问:“我这是怎么了?”

  喉咙很酸痛,眼睛也很痛。

  姬夜轻轻擦拭去她眼角的泪,一脸骄傲道:“我知道你感动我帮你解了同心蛊,但你也不至于感动到梦中为我流泪的地步啊。”

  他短叹一口气,颇为自责道:“不怪你,要怪就怪我太好了!”

  楚相逢:……

  因梦而生的悲伤倒是消散了不少。

  她皱着眉,犹犹豫豫开口:“姬夜,我梦到秦陌了。”

  说完这话,她就低下头,不敢看秦陌,正巧漏看了姬夜阴兀的神色。

  “我想以前我可能喜欢过秦陌……”她偷偷看一眼姬夜,见对方依旧一脸轻松惬意的笑容,心下一凉。

  “然后呢?”他的笑容依旧,笑意却不达眼底。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她支支吾吾道。

  “那不就行了!”他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都过去那么久了,谁还没有个曾经?现在你不是喜欢我吗?所以不要再想那个伪君子了。”

  “那你呢……”她焦急问出口,紧紧盯着他,不错过他面上的表情变化。

  “我当然喜欢你啊!”他用着一贯轻佻的语气说着,“不然你以为这些年,我为什么养你这么一个好吃懒做的小米虫?”

  她展颜一笑,心却痛的更加厉害。

  他真地只是单纯地喜欢她,而不是恋人间的爱恋。

  “好了,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明天秦国的使团就要来了,你好好休息,作为未来的准太子妃,你是必须要出场的。”

  楚相逢这才记起,姬夜在宴会上大放厥词说她是未来的太子妃来着。

  她斜了他一眼。

  明明不喜欢她,还要这么说。

  似是读懂了她眼神中的不满,姬夜笑容不减:“养了你这么久,难道帮我挡一下桃花,不行吗?放心,你不会娶你的。都是口头上说说而已,你知道就好了。”

  “你这么大了,就没有喜欢的人?”自和姬夜相处,她就没见过任何女人靠近他,当然除了她。

  “你啊!”他说的如此诚恳,如果忽视掉他双眸中的戏谑的话。

  楚相逢:……

  “所以你千万不要当真,你可千万别喜欢我啊……”他双手一摊,做无奈状态。

  “毕竟我这么优秀,不喜欢我的女人应该都是傻子吧……”他又摇了摇头,一脸花痴地捧着自己的双颊,自恋道:“本来实力就这么出众了,母妃还把我生的如此美妙,真是太为难我了……”

  “你放心,我不会觊觎你的美貌!”楚相逢赶忙出声打断。

  他这才顿住声,面露妖娆诱惑之色,轻叹一口气,惋惜道:“你真是太没眼光了。”

  楚相逢:……

  这到底是要让她喜欢上他,还是不要让她喜欢上他?

  好想一巴掌甩出去!

  等姬夜吩咐了几句,离开之后,楚相逢早已从噩梦的阴影中苏醒。

  “阿甜!”她轻声唤道。

  阿甜从外踱步走近。

  “过几日,我们便回幻影阁吧。”

  “阁主,我们在这住的不好吗?”

  “不是不好,而是太好了!”她悠悠地看了一眼消失在门外夜色中的红色衣角,心生不舍。

  她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地陷入名为“姬夜”的感情漩涡。

  阿甜不语。

  她不明白了,明明师父对大小姐很好,两人相处的也很亲密,为何还要将彼此推离。

  她比大小姐大不了多少,对感情的认识只局限在对陆清影感情的隐忍中。

  “好,我先通知青颜大哥。”

  *

  贤王府。

  秦陌躺在床上,闭着眼,似是在假寐。

  韩子高坐在床边,忽地站起身来,又坐下,如此三番四次,来来回回。

  “你可以回去。”秦陌满面苍白,一副随时都会撒手人寰的模样。

  “嘿,我的三哥,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韩子高气的肺都炸了,“你好不容易找到她,竟然就这么轻易放过了她,你真地甘心吗?”

  短暂的沉默,他道:“不甘心!”

  怎么会甘心呢?他的存在,他所有的痴狂皆是为她而生。有同心蛊在,他可以假装她一直都在身边。

  如今,他失去了所有,他和她之间唯一的牵连都没有了。

  “那你还主动送上门?”韩子高大跳。

  过去的三年,为了不被姬夜找到,他可是近乎散尽了家财,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保住秦陌体内的那只母蛊。

  他清楚地知道,秦陌当初能在楚相逢不知不觉间下蛊,早就做好了生死同命的准备。

  “可是现在的我什么都没有了。”他苦笑一声,“我可能随时都会死去。”

  韩子高一愣。

  母蛊受伤或者死去,子蛊也会受到影响。

  嘴上说着就算下地狱也要拉着楚相逢,现实中却是做不到吗?

  这男人,就是口不对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