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世子榻上请 > 044进退
  周王:……

  他温和地笑看楼船大将军,问道:“进川,你也想要女儿嫁给夜儿吗?”

  看似询问的话,尽显帝王宽广的胸怀,却在场人整颗心都提到了喉咙眼,就怕帝王一怒,伏尸百万。

  “皇上,小女不过说玩笑话罢了!”楼船将军双手抱拳,单膝跪地,恭敬道:“臣已经为小女相中了一户人家,正准备请示陛下赐婚。”

  “哦?”周王大喜,心下轻松起来,“不知进川看中的是何人?”

  “是贤王府家的末子。”楼船将军一手指向最靠边角的位置。

  全场再次哗然。

  什么?他们没听错吧!那可是个私生子,连生母都不详的人。这人出身不堪,长相平庸,胸中更无点墨也就算了,听说还是个废人,手劲儿还没有一个女人大。

  这成婚之后,是要妻子保护他吗?

  不过——

  众人当即反应过来,这楼船将军也并不完全是个莽夫。

  他屡次三番立下大功,官职已经位于一品大将。在往上就是帝位了,想必现在皇上最忌惮的不是秦国,不是国内的动乱,更不是那些虎视眈眈的外戚,而是这功高盖主的“战神”将军了。

  说到“战神”这个称呼,众人不约而同地想起亡国南楚曾经的威武大将军楚冉,结局那叫一个惨。

  被帝王夺权也就罢了,半夜三更还被歹人灭了满门,最后落得一个尸首不全的地步。

  众人内心唏嘘不已,如今再看楼船将军,怎么看怎么奸诈的很。

  这老棒子哪里真是什么都不懂的莽夫,如今寻了个什么都不优秀的私生子做女婿,不正是打肖帝王猜疑的最好办法。

  老狐狸!

  季青心下大笑,暗骂紫妍:蠢货!

  “好!”周王大喜,难得这莽夫如此识抬举,暂且先不动楼船将军府了,“好,朕就……”

  “我不同意!”女人尖锐的声音刺耳且难听。

  “我不愿意!”男人低沉粗哑的声音让人不喜。

  紫妍跳了起来,颤抖着手指着黑衣男人,愤怒道:“就凭他,也妄想娶我?”

  “闭嘴!”楼船将军深觉头痛,怒喝道:“陛下面前,岂能容你放肆!”

  紫妍虽被教养,被娇惯,性子被样的无法无天,却也当下明白,自己的确过分了。收了狰狞且愤怒的面容,可怜兮兮地看向姬夜,捏着嗓子细声请求:“太子表哥……”

  可惜这番小女儿姿态算是做给了瞎子看。

  全程无人过问那被看中的私生子究竟作何想法,又是否愿不愿意。

  韩子高心急,拉了拉自家老父亲的官袍,挑挑眉。

  闲王年轻时,犯了不少杀戮,年过半百,还无一子一女。他本以为这是天降的惩罚,谁能想到就在他年事已高的年纪,年过四十的贤王妃竟然怀了他的孩子。

  作为他唯一的老来子,韩子高自小生活优渥,被老贤王捧在手心养着,有求必应。

  即便让他认一个来路不明的陌生人为私生子,他也认了。

  如今——

  “陛下,老臣不同意啊!”老年人的眼泪总是更容易让人心酸又心软。

  “哦?贤王这是为何?”周王觉得这贤王年纪大了,脑子也不好了。

  贤王府本就人丁单薄,如今更是到了势单力薄的地步。如若贤王世子韩子高聪慧,致力于仕途,搞个一官半职,再好好奋斗,挤进权力中心范围,也算不错。

  可是呢——

  这世子不爱仕途,偏偏就喜欢学医!听说前些年,为了学医,这世子跟着一个江湖游医跑了。

  直至前几个月才回来,开了个仁心医馆。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周王当作笑话听了。

  试想,出生在皇室,多么尊贵的身份,是多少人嫉妒不来的。这世子倒好,不屑自己的出身,反而去做那些贱民的活计。

  也不知这贤王是怎么养孩子的,竟然教出个如此“蠢笨”之人。

  “皇上,臣本就自私单薄。子轩出身不雅,实属配不上紫妍郡主。”

  紫妍冷哼一声。

  想要本郡主嫁给一个私生子,做梦吧!

  周王似是也觉得不妥,又听姬夜不羁的声音。

  “既然如此,贤王殿下将那给您生下孩子的女人抬为平妻,给子轩公子一个合适的身份就是!”

  竟然有胆子叫“子轩”这个名字,秦陌,你的心不会痛吗?

  众人都被这话惊呆了,竟然还有这样的骚操作。

  贤王心累!

  他连这个莫名其妙的私生子是谁都不知道,到哪里找个女人抬为平妻。他偷看一眼身后的韩子高,但见后者眉头皱的紧,心揪揪的痛。

  儿子,就是他上辈子欠的债。他干了!

  正欲上前道声是,却听心肝宝贝儿子的声音。

  “陛下有所不知,我这个兄长自小就患了不治之症,怕是活不过二十八岁的。”

  “请问,子轩公子现在的年纪是……”楼船将军心下一颤。

  “二十五。”韩子高摇了摇头,苦笑一声,颇为无奈的模样。

  众人再度哗然。

  这紫妍郡主若是嫁到贤王府,妥妥的守寡命啊!

  楼船将军脸色煞白,不知如何收场。本以为临时找的一个女婿,能够保住自己一家人的性命,如今却是要用女儿的幸福来换吗?

  家里的那个母老虎会砍死他吧?一定会的吧!

  他太难了!

  “陛下,既然贤王殿下和子轩公子都不愿的话,那就作罢吧。”

  “那紫妍所说的要嫁给太子这件事……”

  “子女的婚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能容她胡闹。”楼船将军义正言辞,说的那是一个大气凛然,“陛下,臣只有一个女儿,如果可以的话,想要将自己毕生所学的传给她。”

  周王诧异,这意思是要紫妍学武上战场了。

  女将军,历史上并不是没有。如果能够继续控制他的女儿,为自己效命,似乎是件不错的事情。

  可萧进川真地舍得自己的独女受苦受累受委屈吗?周王是抱着怀疑态度的。

  这边,君臣开始从紫妍的婚事说到要让紫妍如军队锻炼了。紫妍自是不愿,又哭又闹,最后竟是说要自尽。

  紫妍郡主被拉走了,场上这才安静了不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