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世子榻上请 > 040拖累
  他踉跄转过身,在仆人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离开。

  曾经的骄傲不再,只余浓浓的悲伤,久久不散。

  常福低下头,暗暗擦去眼角的泪。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为何公子要接受这样的厄运。明明公子也是逼不得已的啊……

  “公子,你不去见娘娘吗?”常福尝试着询问。

  三年前,公子被救醒之后,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不动,就好似被人抽走了魂儿一般。若非他想办法迷晕了公子,强制给公子喂食,怕是早就死了。

  秦陌并未回答,眸子闪烁着隐忍的光芒。

  他找到她了!

  可他却无法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她身边,将她禁锢在身边。

  三年的时间,他沉沦过,卑微过,伤心过,甚至想过自我了结。可想到她,他会生出浓浓眷恋和不舍。

  他不愿离开这个世界,因为这个世界有个她。

  “常福……”他轻轻出声,“你说她会不会彻底忘记我了?”否则为何在听到假秦陌的消息时,没有任何反应,哪怕是恨。

  “这……”常福偷看一眼身前落寞的背影,迟疑道:“奴才不知。”

  “你是真的不知,还是不愿说?”

  “这……”

  “罢了,问你也是白问。”秦陌抬眸看向天边渐渐阴沉的天空,“要下雨了……”

  “三哥,你去哪儿了?急死我了!”韩子高正领着一众侍卫赶出门,见秦陌回来,紧皱的眉头微松,焦急道:“三哥,你这是看我多么不顺眼,一再求死,然后好让我不眠不休地给你医治,是吧?”

  “我告诉你,你若是再这么不珍惜自己的话,我就不管你了!我说的是真的啊,你听到了没有!”

  “抱歉!”秦陌面上依旧冷淡,却不见三年前的高傲。

  韩子高:……

  “三哥,你说什么了?”

  秦陌并未回答他,转身朝着贤王府内走去。

  韩子高:……

  刚才三哥的确对他说“抱歉”了吧?绝对是的吧!我槽,我有点受不了啊。看来三年前的遭遇,对于三哥来说并非完全都是坏事。

  我靠,我这个败类,究竟在想什么。

  三哥被毁了容,被废了右手啊,我竟然还觉得那是件好事,真是该死!

  他无意识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韩世子?”常福最是感谢韩子高,能够在公子落难的时候,宁愿自逐师门,也要伴在公子身边,足以可见韩子高的诚心。

  “韩公子,可是有什么不妥之处?”常福再问。

  “无事!”韩子高这才正了正神色,追上秦陌的脚步,笑着呼唤道:“三哥,你等等我啊。”

  *

  “玉蓉,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阿甜怒喝,“你这是在逼阁主吗?”

  似想到什么,她面色惊慌,赶忙道:“阁主,不可听信玉蓉的话,你和北秦君主没有任何关系。”

  “呵呵,阿甜姑娘,你这话就不对了。世人谁不知秦君主前任太子妃就是楚相逢,你这么说,真以为阁主是傻子吗?”

  “闭嘴!”阿甜抽出软剑,直指对方,“别以为近几年,你将幻影阁打理的好,身上有功,就可以肆无忌惮。”

  这三年来,因为玉蓉全身心地付出,幻影阁这才没有被人遗忘,落寞。

  楚相逢失忆的事情,除了她和青颜以及姬夜之外,无人知晓。

  也不知玉蓉在外听到了什么风声,又是如何得知阁主和秦陌的关系,竟然特意选在今日来揭穿那不可挽回的过去。

  在姬夜的魔鬼式教导下,阿甜进步颇大,如今已然能够轻易战胜玉蓉。

  被对方软剑指着心口,玉蓉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无知。

  曾经什么都不会的傻丫头不仅气势变得灵力,连带着实力都达到了众人无法企及的地步。

  难道这丫头的师父当真那么厉害吗?

  当听说阿甜被西周太子收为徒弟之时,她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的。朽木永远都是朽木,又怎会因为所栽种的地方不同,而变成良木。

  如今看来,倒是她见识短浅了。

  不愧是唯一一个可以和秦国对抗的人。

  “你若是再敢胡说八道,我立刻杀了你!”阿甜讥讽一笑,“你离开了幻影阁什么都不是,可幻影阁没了你,却依旧是幻影阁。”

  三年来,她一改之前好吃懒做的安逸性子,四处寻访资质优秀的孩子,细心培养,终培养了无数英才。

  师父说过,用人,自是用那些思想没有定型的最好。

  如今,那些孩子都长大了不少。实力优秀不说,最难能可贵的是能将幻影阁的利益放在一切之上。

  而所谓的幻影阁的利益都是建立在阁主的意念之上。

  玉蓉,不过一个副阁主,想要骑到阁主的头上,做梦都不行。

  玉蓉冷笑一声,惹得眉尾的红痣更加鲜红。

  她不和阿甜对骂,转而看向一手撑着头,一手拿着糕点的楚相逢道:“怎么?难道说你对那秦国君主还余情未了。”

  “你这是找死!”阿甜气急了,刺出手中长剑。

  玉蓉怎会原地等死,再度和阿甜纠缠打在一起。

  这一边,水火不容。那一边,楚相逢摸了摸微微隆起的小腹,甚是不舍地放下糕点,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

  站起身来,拍拍衣角处的褶皱,轻唤一声:“走了!”

  刺杀一国君主,还是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的秦陌,她这是和自己有多过不去?

  虽说她已经死过一次,也没有想偷生的念头。可是刺杀君主,一个不留神,被抓,被万箭穿心,碎尸万端,五马分尸,活活烧死,油锅烹炸……

  这死的太痛苦了。

  她是平凡人,只想平凡地死去。

  “阁主,你怎么能?”玉蓉不甘。

  阿甜心中一喜,趁着对方分神,一脚将对方踹飞。

  “阁主!”玉蓉趴在地上,撕心裂肺吼道:“难道你真地放下了?难道你真地那么在乎秦陌的性命?难道你真地就不愿意给陆大哥报仇吗?……”

  剑声嗡鸣,阿甜大怒。

  她就不应该留下玉蓉的性命。

  眼见长剑就要刺穿对方的喉咙,一只洁白纤细的柔荑轻轻捏住剑神,剑气卷起的气浪瞬间消失。

  “阁主?”

  “年轻人,这么暴躁干什么?”只见她轻轻一挥,阿甜毫无抵抗力地后退。

  “阁主,玉蓉的话不可信!”阿甜惊慌道。

  清影大哥的仇,她会报!大小姐的安稳生活,她也想要守护。都是玉蓉的错,自己过的不好,报不了仇,就想拖大小姐下水。

  “玉蓉,你若是胡说八道,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她警告道。

  此时的玉蓉根本未曾听进阿甜的话,看着渐渐逼近的白衣女子,心止不住地颤抖。

  阁主比三年前更厉害了。

  如果说三年前,她还能在阁主手下过一招,现在的话,她可能还未出手,就会被对方杀的毫无还手之力。

  恶魔!

  玉蓉想到这两个字。

  只见白衣女子轻步走近,蹲下,明明是微笑的脸,却让玉蓉看地浑身起毛,发颤。她缩了缩脖子,凭借着惧怕危险的本能,蹒跚后退。

  “说吧……陆大哥是谁?和我什么关系,还有那什么秦国皇帝究竟是个什么鸟?”楚相逢更凑近了几分,语气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冰冷彻骨,“又是谁在背后告诉你我和秦陌的关系?”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玉蓉惊慌失措。

  她错了,她就不该来挑起阁主的怒意。她就不该听信楚文姜那个贱人的话,她就不该小看阁主,以为自己年纪大上对方不少,仗着自己吃过的盐比对方吃的米饭还多,自以为是地能够把控住对方的心思。

  “哦?”楚相逢遗憾道:“看来我对你还是太好了啊……”

  “阁主,我们回去吧!殿下必定在等着我们了。”阿甜心下更加担忧。

  狠狠瞪了玉蓉一眼:看看,知道错了吧!

  她并非在乎玉蓉,而保住对方的性命才出面,纯粹不相信玉蓉能够抵抗的了大小姐的灵魂拷问。

  楚相逢转眸,淡淡看了一眼阿甜。那一眼极具威慑,夹杂着丝丝警告以及——失望?

  阿甜浑身一僵,再说不出一句阻止的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