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世子榻上请 > 023迁怒
  楚相逢依旧高冷脸,声色平淡如水,“清影他现在怎么样了?”

  “禀告阁主,陆大哥他现在的状况并不好。安国公主好像……”她犹犹豫豫,难以启齿。

  “嗯?”楚相逢皱了皱眉。

  明明在一月前,收到的信件中,清影说一切都好的,难道说他故意隐瞒了自己什么了吗?

  “是晏殊那个逆臣!”玉蓉面色愤怒,她的语气变得激亢,如歌泣血,音色中夹杂着不可忽视的恨意。

  楚相逢看了一眼就近的正在微微颤抖的花瓶,果不其然,下一瞬凭空碎裂。

  楚相逢:……

  姑娘,你家主子我还在这里呢?能不能麻烦你将杀气收一收。

  “玉堂主!”倒是阿甜看不过眼了,严厉提醒,“你想对阁主不敬吗?”

  玉蓉面色惊慌,心下一颤,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误,赶忙跪下,请饶:“玉蓉有错,请阁主恕罪。”

  在阁主面前展示自己的内力,这是嫌弃自己活得太快活了吗?

  事实上,楚相逢并不在意,却是故意将音色压低,“将清影现在的情况都告诉我,事无巨细!”

  “是,阁主!”玉蓉偷偷看了一眼楚相逢,见对方没有追究刚才自己失误的打算,这才开始添油加醋地将东夏皇室震荡说出来。

  “阁主,安国公主是已逝的东夏仁德帝亲封的皇太女。当今皇帝无能,安国公主无奈出面控制动荡的朝政。本应一切大好,谁知寿王突然站出,指名点姓地说安国公主牝鸡司晨……”

  “说清影……”楚相逢打断。别人的事和她何关。

  早在腹中打好草稿,准备好好大肆渲染一番安国公主被害的玉蓉:……

  阁主不是最喜欢那些自强的女人,如今怎会如此烦躁?

  她的反应很快,“安国公主被困在公主府,陆大哥回去搭救,谁知本应该失势的东夏皇帝不知从什么时候得来的权利和大臣拥护,以莫须有的罪名,将陆大哥投入了大牢。属下已经查探过了,是晏殊这个奸臣背后干的好事。”

  “请阁主看在陆大哥这些年尽心尽力地为幻影阁效命的份上,救一救陆大哥吧。”

  ……

  这一交谈,便是一整个下午。

  直到近黄昏之时,楚相逢这才带着阿甜离开了去。

  阿甜甚是忧心,想到玉蓉对晏殊的恨意,以及有意无意间对秦陌的愤怒,心血就是一阵上涌。

  “阁主,要不告诉阁内的人你和太子的关系?”

  “不用。”

  不用?阿甜懵了。

  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以后幻影阁阁主对太子殿下出手怎么办?

  “阁主,你……”

  “阿甜啊,昨夜王母娘娘托梦给我,警告我不能留恋凡世的情啊。”

  阿甜:……

  “可是,阁主……”虽说她陪着楚相逢一起长大,可对楚相逢详细的成长过程乃至阁主真实的想法,她并不清楚。

  如若不是因为过去两年的倾心相伴,她永远都不会知道阁主的沉重过往。

  曾经她以为阁主心大,即便不被华氏和将军府的人待见,可至少衣食无忧,和那些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的难民乞丐们相比,想必是幸福的。

  直到亲眼看着大小姐面不改色地斩杀那些刺杀之人,神色镇定地下达着铁血命令,一身是伤却倔强地不肯跪倒在对手面前时,她这才明白,自己从未了解过大小姐。

  大小姐临危不乱,英勇,智谋和果敢,无一不让她深深佩服。

  清影大哥曾对她说:“如果不是相逢未雨绸缪的付出,你早已是一抹幽魂。”

  那时候,她才清楚地知道自己所以为的天下太平全部都是假象。

  而她所沉迷的安稳从未存在,她所期待的一世安康,又怎会那般轻易得到?

  “阁主,我相信太子殿下有不得已的理由的。”阿甜做着最后的努力。

  她希望阁主开心。

  楚相逢并不说话。

  听到孩童欢快的嬉笑声,她顿了脚步,看着那夕阳西下处。孩童们扬着最天真的笑容,踢着毽子,同时口中朗朗有词。

  “别怪高座上人,多情却是专一,他的所欲所求,与凡人没两样。”

  字正圆腔,稚嫩的口气说着最深刻的感情,如此违和。

  “阿甜,你知道这孩子唱的是谁吗?”

  “谁?”阿甜摇摇头。她以为这只是简单的一首儿歌呢。

  “你说能被称为高座上人的还能有谁?”

  “当然是皇帝啦。”阿甜一脸轻松,甚是好奇地看着一脸深意笑容的楚相逢,“难道还有……”她忽而住口。

  “大小……阁主,你说的是……”她一手指向东边的方向。

  一道粉红色的身影撞出,阿甜未来得及反应过来。眼看着那团粉红就要撞上,楚相逢微微侧了侧身,看那粉红一团摔了个狗啃泥。

  “楚相逢,你敢打我?”楚文姜一脸灰,唯那双满含不甘的双眸在夕阳的余晖下,愈发阴暗。

  楚相逢:……

  这女人哪知眼睛看到她出手了。

  针对患有深度被害妄想症的患者,最好的一直办法:一是打,坐实了罪名,二是不予理睬。

  “阿甜,我们走!”

  楚文姜气得直跺脚,“别以为你换了一个身份,我就认不出是你这个扫把星,害怕你!我告诉你迟早有一天,我会将自己所受的所有委屈还回去。”

  阿甜翻了一个白眼,紧跟楚相逢而去。

  智障!

  “喂,你站住!”见无人搭理自己,楚文姜气急,从怀中掏出一把短刀,刺响楚相逢。刀尖处,微微闪烁着幽绿的光。

  “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落得今日的地步?如果不是你,爹怎么需要隐姓埋名,苟延残喘!你这个扫把星,都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成高高在上的太子妃了!你怎么不去死!”

  脖颈忽被桎梏住,她呼吸困难,大红的双眸大睁,一股名为恐惧的因子瞬间充斥她的四肢百骸。

  楚相逢嘴角微勾,只是稍一用力,楚文姜整个人被砸在了地上。忽而,她看了一眼外裳,皱了皱眉。

  楚文姜竟是恨她到这种地步了吗?

  “你以为没有我,你就会过得很好?”楚相逢讥讽道:“还是你觉得一个威武将军府还不敌一个小小嫡长女?”

  楚文姜无言以对。

  以往之时,明明她才是高高在上,被高捧的世家小姐,楚相逢这个贱人是人见人厌的累赘。如今彼此身份对调,这叫她如何受得了。

  “楚相逢,我跟你拼了。”她是真的不甘心。

  楚相逢冷了脸。

  “阁主,让我杀了她!”阿甜早就看楚文姜不顺眼。以前没有身份实力和背景,如今她根本就不用怕。

  华氏赶忙跑来,紧紧抱住楚文姜,“我们回去。”

  楚冉也跑来了。

  楚相逢:……

  这一家子来的还真是及时!

  “我们走吧!”

  对于别人家的糟心事,她不屑多管多看。

  “相逢!”嘶哑干咧的声音传来,楚冉快速看了一眼她的背影,又快速低下头,“那天晚上的事情,对不起!”

  “不用。”她抬起脚,离开。

  伤害已经造成,再说抱歉,又有何用?

  “相逢!”他再度唤住她,“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楚相逢并未回答,却顿住了脚。

  “帮帮安国长公主。”似是担心对方不理解自己所说何人,他慌张解释道:“她的儿子是陆清影。”

  多余的话,他不再说。

  他相信,她懂,不需多做解释。

  *

  “爹,你刚才究竟在干什么?”刚回到家,楚文姜迫不及待地开始发难。

  “爹,你现在是不是还对楚相逢那个贱人抱有什么幻想?爹,两年了,难道你还没有认清那个贱人根本就没有将你当爹的事实吗?还有难道说你现在还当她是你的女子?你明明……”她忽地住口,最后竟是憋出一句脏话:“你这是得多犯贱!”

  楚冉一巴掌下去,怒喝:“住嘴!”

  “文姜?”华氏心疼,快速将楚文姜拉进房间。

  “是我们愧对她在先。”楚冉心生烦闷,“如果不是她,我们早就在几天前就死了!”他的声音嘶哑了几分,“文姜,难道你到现在还看不清楚吗?不管是你还是整个威武将军府,早就是楚皇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