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世子榻上请 > 020假象
  “我虽是他的儿子,却从未被承认过。”秦陌轻轻揽住她的纤细腰肢,自说自话:“我的生母是北秦前皇后,在生下我之后,便死于一场意外的火灾中。而我也差点被烧死,好在师父及时救了我。”

  “先皇后?”楚相逢惊讶。

  不科学啊,秦陌的长相明明有几分像皇后啊。

  可如果是皇后生的,怎么会落得流落他国,生活艰辛的地步?

  那死去的先皇后若是知晓了,一定会话未厉鬼,找这皇帝索命吧?

  “是,你是不是好奇怎么会出现一个先皇后?”秦陌讥笑一声,“现任皇后和我母后可是双胞胎姐妹,长相一模一样。”他轻哧一声,周身释放着无尽冷意。

  “所以你在怀疑……”楚相逢捂住了唇。

  妈妈咪呀,她好像闻到了阴谋的味道了。

  “不,不是怀疑,而是事实!”他浑身戾气,“为了一国之母的位置,没有什么事情是那个女人干不出来的。”

  “所以你恨你的父皇和皇后?”

  “恨?”他自嘲地笑了笑,“当我被扔到南楚,作为弃子和奸细的时候,我是恨他的。可当我看到师父架空了他的权力,他不得不像狗一样讨好我的时候,看到那个女人终身无法拥有自己的孩子,只能看我和师父的脸色生活的时候……呵呵——我觉得恨他,是高看了他。”

  楚相逢:……

  好冷!

  “你就这么放了那个女人?”楚相逢直觉秦陌不是个“好人”。

  果然……

  “当然不会,我要让她生不如死!”他忽而笑得灿烂,眸色深处好似闪烁着万千刀光剑影,“对于一个敢杀害亲姐的人来说,死是恩赐。她不配死!”

  楚相逢:……

  “相逢……”

  “嗯?”

  “你是不是觉得这样的我恨可怕?”他收了身上的寒意,双眸深处闪动着紧张的光芒。

  “还好。”她揉了揉肉鼻尖。

  她认识的人中,有比他更疯狂的。

  就说陆清影和那些幻影阁的那些堂主们吧,有几个是以德报怨,宽容大度的好人?

  而她自己,也算不得好人!

  曾经她想当个好人,直到遍体鳞伤,生命垂危之时,她这才是亦是到一个让人心痛却又无奈的事实:好人难为!

  换句话说,好与坏的界定本就模糊,谁能大言不惭到说自己是个好人呢?

  “所以以后你不要离开我,我不知道如果你离开我之后,我会不会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

  她沉默了一瞬,反问道:“你对我的情有几分真?还是说你只是习惯了我的存在?”

  “这有什么不一样的吗?”在秦陌看来,因为适应了她的存在,所以会对她念念不忘,牵肠挂肚,乃至寝食难安。

  “习惯的对象不一定非是妻子,也可以是父母兄弟姐妹,甚至是朋友。而情——却是这世间独一份的,不可被替代的。”

  秦陌愕然,不知作何回答。

  她的心微沉,想到一年前那个假扮自己,和秦陌成亲的知音,内心很不是滋味。

  “秦陌?”

  “我……”他终是不知该说出自己内心那糅杂在一起,复杂的感觉,似情,却又不是。

  她并未追着这个问题不放,靠进他的怀,入了眠。

  *

  “三哥,你怎么这么看着我?”韩子高有点郁闷。

  自他踏进这书房之后,三哥就不曾说过一句话,一直不加掩饰地直直地看着他。难不成他的脸上长了什么?

  心有所惑,他伸出手,来来回回,仔细摸了摸脸。

  触感光滑,轮廓有型,完美!

  “没什么,你先退下吧。”

  韩子高:……

  所以三哥叫他来这一趟究竟是为了什么?

  “三哥,东夏的事情,我们要怎么办?”韩子高脸色沉了沉,“师父应该给你下了任务,你准备怎么办?”

  暗暗控制住东夏皇帝并不难,难就难在东夏有一个长公主,而那长公主有个能干的儿子,赫然是陆清影,幻影阁的二把手。

  以前不知楚相逢就是幻影阁阁主也就罢了,如今知道了,还要为之,这不是找死么?

  “这件事别让她知道了。”秦陌很纠结。

  在这种时候,强制将楚相逢带到北秦,本就是为了避免陆清影向她求助。

  “三哥,纸包不住火,你真地准备瞒着她一辈子?”韩子高忧心道:“你……她……”“她不会知道的!”他悠悠轻吐,“况且我也不会让她知道。”

  “也罢,如今我们走到了这一步,万万是没有回头的可能了。你既然选择了她,甚至承受了师父的怒火,想必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不过,三哥,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将楚冉那一家子接过来啊?”

  三哥,你到底知不知道那楚冉愚忠,恨不得杀了你这个别国的奸细啊?

  好在——再过一段时间,楚皇必会找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杀了楚冉。

  可,三哥啊,你在这种时候,虎口救人,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再说了,楚相逢看样子并不在乎楚冉那一家子,救了也不一定会得来一句好。

  想想那些折在半途的兄弟们,韩子高一阵心痛。

  这买卖巨亏。

  不过,想到楚冉,曾经名噪一时的威武将军,竟会憋屈到当逃犯,他忽地觉得世界还是美好的。

  “你难道不知道楚相逢根本就不喜欢楚冉那一家子吗?”

  “知道。”秦陌何尝不知。他不过是在细微的可能中寻找一分桎梏,桎梏她留在他的身边。

  韩子高脸色大变,久久不能言语。

  “三哥,你这样做的话,就不担心起到反作用吗?”如果楚相逢被惹怒了,拿刀对着你怎么办?

  “我没有更好的办法。”他的情绪波动开来,一手紧紧捏住韩子高的手腕,激动道:“要不你告诉我,怎么才能永远留住她?”

  两年前的那场大火,让他怕了。

  她是那么古灵精怪,稍一不留神,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三哥,别激动,我只是说万一而已!激动不好,激动不好。”韩子高尴尬笑道。

  我槽,老子不过是想提醒你不要放错而已,你拿我出气做什么?

  看着秦陌形单影只,周身散发着落寞寂寥的气息,韩子高暗叹一口气,只得寄希望于未知的未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