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世子榻上请 > 013不放
  说完这句话,他也不管怀中人如何挣扎,如何不满,加大力量,紧紧禁锢着怀中人。

  “秦陌,你这个疯子!我告诉你,现在放开我。”

  “不放!”

  “放不放?”

  “不放!”

  眼见着对方的脸色越来越黑,楚相逢立马变了神色,柔和了语气:“我不会走的,你这样紧紧抱着我,我很不舒服啊。”

  先采用怀柔政策,获得这疯子的信任,才是大事!

  秦陌虽松了手,双眸却是一定不定地盯着对方。

  楚相逢:……

  被看珍稀动物的感觉,糟透了!

  在这过去的两年,不,或者说七年内,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现在的他于她来说,很陌生。

  “师父……”她软软的说道:“你真地一直在找我?”

  他并不说话,心道这丫头定是故意的。

  想用软萌表情获得他的心软,想都别想!

  那些不眠不休,就为等待她消息的日子,那么难过。

  可每当他怀揣着兴奋,不惧万里艰辛,冲到情报中所说的地方,带着期待的心,看到的却不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儿的时候,他的哭泣,他的悲伤,他的难受,她又可曾知晓一分。

  所以这一次,找到她了,他就不会再让她离开,即便这样的代价事剪断她的羽翼。也许——或者——她会恨他,他却没有更好的办法。

  “师父?”久不得对方的回答,楚相逢的内心甚是忐忑,“你是不是生……呜呜……”

  顺滑的触感,温热的呼吸,让人耳红面赤的感觉,充斥着细胞的每一个角落。

  这混蛋竟然敢——

  很久之后。

  他终于放开了她,却依旧紧紧抱着她,力道之大,惹得她一阵轻嘶。

  刚才这疯子的确轻薄她了吧,是吧!一定是吧!

  她两世的初吻啊,就这么没了!

  她一手紧紧攥住他的衣领,怒目呵斥:“说,你想要怎么死?”

  他只是冷笑,夹杂着浓浓的讥讽,以及让人汗颜的专注。

  气势还未张开,便被泼了冷水,楚相逢觉得自己挺惨,忽而想到两年前,离开英武侯府的时候,顺走的那些金银细软,心虚了几分。

  她轻咳一声,“这一次就原谅你了!没有下一次。”

  得到的又是男人的一声轻笑。

  “喂,你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

  秦陌轻笑。

  “你能不能放手?”

  秦陌依旧轻笑。

  楚相逢脸黑,妈的,被轻薄不是件可怕的事情,可怕的是被轻薄了,还不愿意反抗!

  她再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你现在放手,这次我不会走。”

  秦陌又是轻笑一声,终是大方地开口:“你觉得我会相信你?”

  两年前,这个小没良心的,卷走她和他新房内的一切钱财,销声匿迹之后,他就知道这辈子他不能相信任何人,尤其是她。

  她到底知不知道,在得知能够娶她的时候,他是多么地开心。

  她又知不知道,为了不唐突她,让她受到惊吓,他选择了最柔和的办法,不急于靠近,甚至想好先给对方一个缓和的时间。

  那时的他是那么简单,想要和她慢慢培养感情,想要让她知道他对她的喜爱和在乎。

  可是她呢?

  只会一味地跑。就跟七年前一样,在得知自己被赐婚之后,莫名其妙地离开。

  这一次,他不会再上当,不会再心软。哪怕她不在乎自己,只要她的身体在自己的身边,那么一切都值了。

  被男人不加掩饰的幽深双眸盯着,楚相逢的内心有点方。

  长叹一口气,她双手环住他的脖颈,凑近他的耳边,无奈安抚:“放心,周围那么多人,我想跑也跑不了啊!”

  男人直直地看着她,面色满是怀疑。

  “你的武功比我高,有你在,我想跑也跑不了啊……”她有点气馁。

  男人的手劲更大了几分。

  楚相逢:……

  这男人是SM啊!

  “秦陌,我的手好痛。”她面色骤红,额头沁出细密的汗,声音些微颤抖。

  默默地收回没被掐住的右手,妈的,大腿真痛。

  男人面露惊慌,这才收回手。

  还未等楚相逢大喜,秦陌拿出一粒黑色的药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进她的嘴,右手不轻不重地拍着她的后背。

  丹药入腹,她剧烈地咳嗽。

  “你给我吃了什么?”

  “同心蛊!”秦陌满脸幸福,掩饰不住的兴奋,“以后除了我,你再也不能爱上其他人了。”似是在宣告着自己的领土,他自得自满地宣示着主权,“答应我,以后都不要离开我!”

  楚相逢:……

  她就不该心软,担心这个疯子会伤害自己。如今倒好,落入狼窝,她是直接一锅端呢,还是一锅端呢?

  秦国位于极北之地,一年中至少有一半的时间处于雪花飘飘的季节。即便是盛夏时节,也处于春风拂柳,不暖不燥,不冷不热,气候算的上怡人。

  一路向北,路程遥远。

  秦陌算的上合格的“丈夫”,嘘寒问暖,轻声细语,照顾周到。

  他时时牵着她的手,指着车窗外的春暖花开,草长莺飞,兴奋地诉说着北国的美好,期待着未来的幸福。

  “相逢,你看这才是我的故乡,以后我们都可以住在这里。”

  “相逢,我很喜欢这里,我想你应该也会喜欢这里。”

  “相逢,以后我们常常来这里游玩,怎么样?”

  ……

  楚相逢:……

  兄弟,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急,给我个反应的时间如何?

  秦陌:……

  不行,绝对不能给她回答的机会。他再也承受不住被拒绝的痛苦。

  偶尔会有几个不长眼的刺客们,却也只是在瞬间之内,便被灭了,一人不剩。

  看着那些侍卫们目不转睛地砍断刺客的脖子,无视那求饶和哭泣声,楚相逢觉得浑身发冷。

  她放下车帘,看向坐在对面,准备随时伺候的阿甜,轻问:“怎么了?你也成为他的人了?”

  阿甜浑身一颤,“阁主,我我我我——我担心……”担心阁主你以后嫁不出去啊。这不是无奈之举么!

  “有我在,我会护着你的。”会错阿甜的意,楚相逢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只要有我在,你都会好好的。”

  两年的改变,她再也不是曾经那个信誓旦旦,不畏惧艰险,空有满腔斗志的少女了。

  而阿甜也长大了不少,不再如从前那般疯癫。

  “大小姐!”阿甜突然哭了,眼神直勾勾盯着楚相逢右脖颈的鲜红唇印处,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委屈道:“阁主,你以后再也不是黄花大闺女了!都是阿甜的错,是阿甜没有保护好你,都是阿甜的错!”

  太好了,看来秦陌这个世子出手很快。大小姐,你放心,阿甜知道你害羞,不好意思在拒绝清影大哥之后,再找对象。大小姐,你放心,我知道你都是“被迫”的。

  楚相逢:……

  谢谢你的理解啊。

  她还是黄花大闺女,真的!

  不过看阿甜这么一副只认定自己看到的“现实”这姿态,她转口道:“阿甜啊,你能不能收起嘴角的笑容,表现地更担心一点你家主子我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