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又给苏辞月拿了一堆伤药,说是搽了后能祛疤。

秦墨寒和医生道过谢,这才带着苏辞月离开。

“我都说没事,你非要这么紧张。”

苏辞月伸手碰了碰脸颊上的纱布,很无奈地开口。

秦墨寒牵着她,神色认真:“事关于你,我怎么能不紧张。”

苏辞月心上甜蜜,突然想撒娇,便问:“如果我脸上的疤真的好不了,你会不会嫌弃我?”

“你说哪里的话。”

苏辞月:“若我当真毁容,你也不会嫌弃我?”

“当然不会。”

苏辞月挑眉,看向秦墨寒。

秦墨寒却坚定与她对视,神情不改。

苏辞月甚至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如今的样子,脸上的血迹和妆容都被清理,此刻的她只剩素颜,左脸颊处被贴了块纱布,看上去就很是怪异。

这种模样,真的谈不上美貌。

可秦墨寒看着自己的眼神没有分毫改变,就如他话中所言,他对她的爱意,不会因此减退半分。

苏辞月终于满意,唇边噙着笑意,说:“我也一样。”

以后的日子,只要秦墨寒还如今日这般对她,那么日后无论秦墨寒变成什么样,她都会守在他身边,不改心意。

两人对视,什么话都没说,却仿佛已经说了很多话。

而后默契一笑,牵着手下楼。

然而走到医院门口,却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他们就被一大群人堵在了医院门口。

无数记者涌到面前,举着话筒递过来,几乎要往苏辞月的嘴里塞。

秦墨寒神色一凛,将苏辞月拉至身后,又叫来保镖。

他们这次过来医院,本就是低调行事,只带了两三个保镖,纵然高大威猛,也难挡如此多人。

更何况这些人气势汹汹,根本不受控制。

“苏老师,你不是应该在剧组拍戏吗?怎么会突然跑来医院,是不是怀孕了?”

“如果你怀孕,那你还能继续拍摄《双生花》吗?剧组会不会换人?”

“苏辞月,其他人在剧组老实拍戏,你却能和爱人跑到医院约会,这样是不是太不负责任?”

“苏老师,你为什么来医院,是生什么病了吗?”

“苏辞月……”

各种各样的问题抛过来,砸到苏辞月耳边,让她的耳边出现一阵嗡鸣。

虽然问题不一样,但都难掩其中恶意,都是为了话题和热度,恶意揣测,或者想给苏辞月扣上一些不实的帽子。

都是想将她踩到地下,不让她爬起来。

苏辞月不知道是谁泄露了她的行踪,但让她松口气的是,她在剧组受伤的事并没有传开,如此一来,倒是还可以将这些人给打发走。

索性她刚才在慌乱之中戴上了口罩,被口罩一遮,脸上的纱布好歹被挡住了。

秦墨寒表情不虞,对这些不请自来的媒体没有半点好印象,眼见苏辞月被几人围堵,脸色立马沉了下来。

“谁让你们来的?”秦墨寒开口。

首当其冲的几名记者,被秦墨寒的气势震住,不由后退几步,却是踩到不少同仁的脚,身后传来抽气声和几句辱骂。

这些声音却是提醒了被秦墨寒呵斥的记者,正色道:“秦先生,没有人请我们来,但苏老师是娱乐圈的人,很多事都要给公众回应,我们只是为了真相。”

就算你权势再大,你老婆既然是圈里的人,就要按圈里的规矩办事!

哪怕是影帝影后,都难逃被记者追问的命运,苏辞月也不能!

她还不是影后呢!

有人这么说,身后立刻传来一阵附和。

“就是,苏老师既然在娱乐圈混,就少不了和媒体打交道,一下子得罪这么多人,不太好吧?”

“我们也只是问几个问题,又没伤害她。”

“一来就恐吓我们,这么宝贝她就别让她出来拍戏啊!”

仗着人多势众,这些用笔杆子当武器的记者也开始各种阴阳怪气。

秦墨寒气得不轻,正要发作,却被苏辞月按住了手。

苏辞月冲秦墨寒摇头,从他身后走了出来。

她没摘下口罩,大大方方地对着镜头笑了笑。

“抱歉,我先生也是担心我。”

“作为公众人物,很多事确实该给公众一个交代。但明星也是人,也有自己的隐私,我现在不在片场也没上节目,非工作时间,大家也不必这么咄咄逼人。”

“这里是医院,公共场所,更是大家看病问药的地方,办的都是救命的事。各位堵在这里,耽误别人看病,给公众造成麻烦,是不是也不妥?”

苏辞月一字一句,条例分析,却把刚才那些记者给问得满头大汗。

“这……”

苏辞月:“想要采访,大家可以联系我的经纪人沟通时间,无论什么问题,我都会如实回答。但现在,还请大家不要为难,谢谢。”

记者们冷静下来,秦墨寒的保镖就有了发挥余地,很快清理出来一条通道,秦墨寒便护着苏辞月准备离开。

眼看就要上车,旁边突然冲出一个人,伸着手就朝苏辞月的面前抓来。

苏辞月几人都是一惊,苏辞月连忙后退,秦墨寒更是反拧这人的手,打算将人好好打一顿。

却没料到,这人根本就不是想伤害苏辞月,目标是苏辞月的口罩!

苏辞月和秦墨寒的反应再快,也没法阻止,苏辞月的口罩已然被人摘下。

苏辞月脸颊上的纱布露于人前!

媒体们先是茫然震惊,而后才回过神,拿起相机和手机,镜头对着苏辞月猛拍,还想要挤上来问问题!

秦墨寒心中暗道一声不好,拉起苏辞月的手,带着她往车上跳。

“砰”的一声,车门关上。

司机踩下油门,带着人呼啸离去。

徒留下众多记者,对着车尾气感叹跳脚。

苏辞月的脸色发青,好半天都没缓过来。

秦墨寒干脆将人抱进怀里,伸手摸摸她的脸颊,低声问:“吓到没有?”

苏辞月缓慢摇头,突然拽住秦墨寒的衣角:“我的伤势曝光,对剧组是不是不太好?”

说实话, 从她进组以来,关于《双生花》的话题不断,公众的眼光就没离开过,她担心再这样下去,观众对《双生花》会产生厌恶和腻烦心理。

事关那么多人的心血,苏辞月实在不想再生事端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