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玄幻小说 > 大商监察使 > 第六百七十二章 三司败退,金身祭祀
“我的东西都敢抢?”

“铁某一而再,再而三忍让留手,真当以为我可欺是么?”

铁棠大怒,一把从地上拔出银枪,枪尖还沾着丝丝绿血,地府也有仙皇殒命,魂归不死印记。

铛铛铛……

长枪舞动如龙,斩断了不知多少断臂血肉,桃园内外下起血雨,凄美而妖艳。

眼见铁棠势不可挡,杀戮道果即将落入他手。

须弥间。

一座浑天宝塔从天而降,将他牢牢罩在其中。

这并非真实的仙兵,而是某位超脱的大道演化而成。

尽管如此。

也足以困住铁棠片刻。

在此期间……

杀戮道果必会被人抢夺。

嗖!

有巅峰仙皇出手,身如蛟龙,穿越无穷攻势,来到了杀戮道果身旁。

“我的了……”

嘭!嘭!嘭!

连绵的炸响,浑天宝塔被银枪打成齑粉,化作无数道力四散逸空。

铁棠抬手一掷,将界碑掷出千丈之外,朝着虚空外一处密地飞去,直奔出手超脱。

旋即他反身一抓,右手五指如同森寒钢爪,牢牢卡在了出手那人肩膀,使得他手臂无法再进一分。

杀戮道果,近在咫尺。

却可望而又不可及!

“是我的!”这位戴着石猴面具的巅峰仙皇大怒,因为旁边还有两人也一起出手了。

铁棠拦下了他,势必会让那枚道果落入他人之手。

“石惟简,你也敢来?”

这一声怒吼,让这位巅峰仙皇又惊又怒,不知铁棠到底是如何认出他的。

咔吧~

猛烈的脆响。

石惟简右臂被铁棠活生生摘落,滚烫鲜血散落一地,顷刻间被杀戮道果吸收。

这枚先天道果,颜色愈发鲜艳,如同血玉铸造而成。

“谢圣尊相助!”

旁边另一位巅峰仙皇哈哈大笑,五指已经按在了道果之上。

“洪天霸,你也给我滚!”

铁棠这声大吼,滚滚音波好似真龙出游,将第二巅峰仙皇吼成血人,元神都差点被震出体外。

这一下的恐怖攻势,着实损耗了铁棠不少肉身之力。

但他没有丝毫犹豫,两臂狂舞,接连打出千百拳印,直奔场中第三人而去。

嘭!嘭!嘭!

第三位巅峰仙皇,实力强得可怕,比之石惟简、洪天霸都要更胜一筹。

满天拳印都被他无视,以血肉之躯硬抗下来。

什么都顾不上了。

只求拿到那枚先天道果!

啪嗒!

两个手掌碰撞到一处。

铁棠与他目光相对,手下互相角力,一时之间竟然难舍难分。

“怎么?”

“今日五城兵马司一起出动了?”

“你就是兜卢闫?”

三位司长齐齐出手,不可谓不壮观,尤其是这位兜卢闫,传闻中修炼了祖传的旁门道统。

实力与武穆不相上下,是极为厉害的存在!

“圣尊……”

“先天道果与其被仙庭、地府夺得,还不如让给我们,也能让我人族再出一位超脱!”

兜卢闫不负盛名,与铁棠拳掌交错,大道相逢,竟然丝毫不落下风,犹有余力说出攻心之语。

“你有本事的话……”

“尽可拿去!”

铁棠身躯爆涨,极字诀运转,体内骨骼横生,心窍涌出海量鲜血。

他双拳交叠,好似苍天雷罚,重重砸下。

嘭!

兜卢闫被砸得头破血流,眼冒金星,整个人坠入地底十丈,被阵法之力绞杀。

至此。

三大司长联手之势被破。

铁棠不慌不忙,蹲下身躯,将那枚杀戮道果塞入丹田窍穴洞天。

这一幕看得许多仙皇睚眦俱裂。

风冰瑶已经在炼化造化道果,倘若连杀戮道果也被铁棠炼化,那这一次的仙缘就彻底消失。

“他没炼化道果!”

苍穹之上,传来紫薇天君的声音。

唰!唰!唰!

无数灼热的目光,再次落到铁棠身上,倘若目光能够杀人,只怕铁棠当场就要被凌迟分尸。

“想死的就来吧!”

铁棠探手一招,远处飞来一杆银枪,可惜枪尖干净无比,并没有夺取到那位超脱至尊的鲜血。

界碑愤愤道:“是个藏头露尾之辈,不与我正面交手,带着我绕圈,险些没被迷进去。”

“无妨,事后自有计较!”铁棠不以为意,持枪伫立,身躯伟岸,宛若太古神魔。

今时今日。

他已经有了足够实力,可以抗衡天下人,便是超脱至尊,也不敢说能够稳胜于他。

没有人再敢轻举妄动。

道果已入铁棠体内,想要得到道果,不说杀了铁棠,至少也要将他重伤才能做到。

而这点……

很难!

仅仅依靠仙皇之力,似乎已经不够了。

需要有超脱至尊出手。

且不止一位!

场面似乎陷入了僵局,可地府下方传来了森寒话语,太阴法曹也开始攻心。

“诸位奈何不了铁棠,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位神皇么?”

“她刚吞下道果,一时三刻绝不可能炼化,将她炼成先天大药服下,也有同等神妙!”

此言一出,立即引来骚动。

其实许多人并不是没想到这点,只是很多人不愿这么做,毕竟这里不是无人之地,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抢夺先天道果,与杀人炼药,那是截然不同的概念,引发的后果也绝不相同。

左相、右相、商岳等人就在朝歌,他们至今未动,谁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但可以肯定——

若要杀人,还是杀得风冰瑶这等人物,他们绝不会同意。

“你是……”

“太阴法曹?”

冰冷的声音,在燥热的气氛中响起。

风冰瑶睁开双眼,右手一拉,虚空中浮现一条因果线,尽头连接着地府的一位超脱鬼神。

“我入超脱之日,便是你身死之时!”

这句话仿佛有什么伟力,让太阴法曹浑身一颤,只感觉冥冥中引来了巨大因果。

“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炼化了先天道果?“

他不敢置信,完全没有遇见这一幕。

先前的话语,如今变成笑柄,且凭白招惹了一段因果。

风冰瑶的气息在极速攀升,很快就突破了神皇境的壁障,迈入了新的境界。

谁都知道。

此时再想夺取她的道果,已经是不可能的事。

唯一的希望……落在了铁棠身上。

可这位——

更是极其难以招惹的存在。

嗖!

圣都朝歌出现了一道巨大虚影,右相显现法天象地,声若天雷。

“皇天、酆都,看够了没有,还要出手么?”

虚空沉默。

无人回应。

高坐仙庭凌霄的皇天仙帝,目光看向了遥远处的星海。

他与酆都大帝都有一个疑惑。

如此事件。

为何不见神尊宫出手?

神尊宫不愿出手抢夺先天道果,这没什么。

可此次事件,显然是摧毁人族联手之势的最好时机,它们三方若是齐齐搅乱局面……

凭借朝歌这几位人族超脱至尊,绝对应付不过来。

届时。

人间格局必定四分五裂,这便给了他们可乘之机。

这对于三方势力来说,都是乐于见到的情况。

可偏偏……

神尊宫自始至终,纹丝不动。

“是铁棠么……”皇天仙帝默默看着人间桃园,那位顶天立地的魔神之躯,似乎已经有了足够大的威胁。

酆都大帝端坐冥司真龙座椅,眼眸不断闪现绿芒,像是勾起了一段早已逝去、埋葬的回忆。

他看了一眼铁棠,心中浮出无限感慨。

似乎在某年某月某地,见过类似的身影。

而这样的身影……

出现了一次?

还是二次?

记不清了。

但他记得一件事,类似的身影,都已经死了。

“铁棠……你又能撑多久呢?”

“一人之力,终有极限。”

酆都拂去无尽杂念,大手一挥,做出决定。

退兵!

地府一退,仙庭也不再纠缠。

这一次对于这两方势力来说,等于是看了一出好戏,它们受到的损伤极小。

反倒是……

人间,朝歌。

死了不少仙皇,重伤了好几位巅峰仙皇。

不管他们有没有不死印记,光是恢复实力,也需要不少时间。

毫无疑问。

凡是出手之人,都已退出了超脱之争。

神尊宫青羽道人的至尊之位,已经没有了他们觊觎的可能,而仙庭、地府的诸多仙皇,无形中增加了成为超脱的机会。

这是好事!

先天道果之争落下帷幕,受到创伤最大的还是人间。

桃园内外漂浮着许多残肢碎肉,海量仙皇之血流淌,将这里化作了修罗地狱。

铁棠来到聚仙庭,沟通东海荒神木,开始打扫战场。

一条条虬龙枝干垂地,如饥似渴地在汲取那些仙皇之血,破裂的大地也被铁棠等人出手修复。

没过多久。

桃园再度变作了修炼圣地,一切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风冰瑶的气息还在快速攀升,不过她并没有选择立刻闭关,而是与铁棠一起来到了聚仙庭。

“赤霄白鹤一族那边,你打算如何?”

“我已经告知鹤族长,杀戮道果暂时留在我这,以免有心之人出手抢夺。

她会将挑选资质出色的族人,让他们前来适应道果之力,若出现有缘之人,我自会助他炼化。”

铁棠端坐正中,也在修复自身伤势。

这一次看起来结束得很快,实则几乎是他全力施为,还是借助了界碑这件极道神兵。

否则面对超脱至尊出手,他也没有太好办法,可能要用出正统之秘才能应对。

但是——

他的正统之秘,也有缺陷。

或者说。

每一个正统之秘,都有其破绽所在,使用的次数越多,就很可能会被对手所察觉,成为击破自身的突破口。

“这一次……你杀了那么多少仙皇,明里暗里不知得罪了多少人,恐怕以后也会引发一些麻烦。”

风冰瑶有些担忧。

铁棠哈哈大笑:“我得罪他们?”

“你说错了。”

“是他们得罪我!”

“这些人受到道果诱惑,贪欲蒙蔽心智,这次出手抢夺,我给了他们一次机会,没有赶尽杀绝,抹除不死印记。

可如果他们还敢出手,那我也不会再留情。”

风成道、都咏歌都是怒气冲冲:“师尊,我认出了一些人,要不要找机会……”

他们二人都是杀手出身,骨子里就是无法无天之辈,之前看到那么多人出手围攻,早就气得不行。

铁棠摆摆手:“实力……才是根本!你们还不够,成道你刚刚迈入掌道境,还需要时间打磨,切记不可失了心境修为。”

“是,师尊!”

桃园一役。

铁棠声名再次达到了巅峰,他以一己之力对付上百仙皇攻势,阵斩十几位仙皇。

有超脱至尊配合之下,三大巅峰仙皇联手,都抢不到一枚道果。

那霸道无比的实力,让众人明白铁棠这位‘圣尊’,绝不是空有名头之辈。

他的实力增长的太快太快,也许不日就会迈入超脱。

世人对铁棠愈发尊崇,普通百姓更是奉若神明,将种种事迹视作神话传闻。

朝歌内外已经出现了铁棠的庙宇,铸造金身,享受亿万苍生的香火供奉。

半个月后。

铁棠邀约左相、商岳、武穆、太保四人,去往右相府上,探讨暗中出手那位超脱,具体可能是何人。

正谈到兴起……

铁棠陡然眉头一皱,伸手在虚空一抓,掌心出现了一团金色神芒。

在场几人最弱的都是仙皇,眉眼一扫,便认出了这是何物。

这是万民的祭祀信仰之力!

太保打趣道:“看起来……你似乎要成为正神了,是否需要我等正式册封?”

仙庭、地府、包括人间朝廷,都有大量册封祭祀神、草头神、正神的例子。

这同样是一种另类的‘长生’之法。

不过依靠祭祀金身之力的神明,实力极为弱小,能活多久也不取决于自身,而是依赖天下亿万生灵。

这条道是羊肠小道,连旁门都算不上,很少人会走。

铁棠笑笑,手指摩挲那团祭祀之力:“太保说笑了,我只是觉得……万民信念有一种特殊的力量。”

“哦?”

“仔细说说看?”众人都有些好奇。

“乍一看。”铁棠一手扔出那团祭祀之力,将其拆分成一缕缕念头。

“这种信仰之力充斥万种杂念,其中不乏诸多贪婪、丑恶、情色、污浊、堕落等等恶念。

长久沾染这种事物,大量积累之下,对我有害无益。”

说到这里,铁棠又将无数念头聚合唯一,化作金黑光球。

“可把它们联合到一处,就会发现还是善念占了大多数。

我在想……

若是将善念与恶念相融,犹如阴阳两极、生死转换,剩下的那些祭祀之力,会不会有新的变化?”

右相平静说道:“历来都是身死之人,才得享金身祭祀,似你这般活人享受供奉。

古往今来不说没有,但也极少。

那些人之中,没一个有你这般的实力。

我倒是觉得……

这有可能是仙庭亦或地府设下的阴谋,专门是为了对付你。”

铁棠沉默片刻,没再深入讨论:“这只是我一时兴起,随口而言。

还是谈谈那一位吧。

我个人觉得……应当是李家的那位超脱!

你们怎么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