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都市小说 >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 1005 二更
  闻言,虞凰轻拧弯眉,不解地问道:“你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来龙去脉?”
  “因为...”盛骁突然撤走了殷容他们的隔音墙。
  见状,殷容他们就知道后面的事,是他们不该听的了。
  虞凰用灵力向虞凰传音,他突然问:“酒酒,你觉得,战小娅那姑娘长得怎么样?”
  战小娅的容貌究竟如何,虞凰真没仔细观察过。
  只记得她脸上有一条丑陋的蜈蚣疤痕,手臂还断了一截。
  摇了摇头,虞凰说:“没注意看。”
  盛骁说:“她其实长得很漂亮,你仔细看她的五官,她若瘦下来,容貌不比战绛雪差。”
  虞凰听得云里雾里的,她问盛骁:“这跟后来的事,有什么关系?”
  盛骁叹道:“我原本没打算管战小娅的死活,但我独自在冰天雪地里走了一程,还是于心不忍,便原路返回了荒林。我想着,如果她还活着,我就救她一命,如果她死了,我就给她裹件衣裳,让她死得体面些。”
  盛骁也不是什么滥好人。
  战小娅主动挑战盛骁,盛骁没必要对一个竞争者这般仁慈,哪怕对方是个女的。
  他神域学院冷面阎罗的称呼,可不是凭空而来的。
  “可当我返回荒林,却看见她被...”盛骁突然不忍心继续讲下去了。
  虞凰看见盛骁眼里的怜悯跟不忍,她联想到盛骁刚才问她战小娅容貌的事,顿时有了一个不好的猜想。
  如盛骁所言,战小娅其实是个容貌艳丽的女子,只是因为身材胖,性格内向而又敏感卑微,这才掩盖了她的绝色风姿。
  而四年前的战小娅,还没有这么胖。
  那时候的她,能让战绛雪那般记恨,可见她生得有多美。
  一个身材丰盈,身受重伤,容貌让人惊艳的女子孤零零地赤裸地躺在荒地中,她有可能会受到怎样的伤害?
  “她...”虞凰喉咙发涩,她问盛骁:“你赶到时,已经晚了,是吗?”
  盛骁低着头不言不语。
  显然,他去得晚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盛骁突然说:“那个男人,是她的未婚夫。”
  “啊?”虞凰彻底被恶心到了。“身为未婚夫,看见未婚妻被人伤害,不想着救她,竟然趁人之危,这特么是个人?”简直猪狗不如!
  盛骁叹道:“我杀了那个男人,给了她一件衣裳。她当时浑身都在发抖,身体流血过多,又遭到了侵犯,还受到了严寒的袭击,她几乎活不过去了。无奈之下,我只好抱着她在冰天雪地里熬过了那个极冻天气,她这才侥幸活了下来。”
  说完,盛骁小心翼翼地觎了眼虞凰,他认真解释道:“我没有乱摸乱看,更没有跟她亲密接触,我只是隔着衣服,礼貌地抱了她几个时辰,为她渡入灵力。”
  如果虞凰这样对一个男子,盛骁是能理解的。
  当初盛骁之所以没将抢伞的真相告诉虞凰,一是因为此事事关战小娅的清白,二来,是因为他在极寒天气中,抱着一个陌生女子坐了几个小时。
  这事本身是救人的好事,但他还是不想虞凰心里难受,就没说。
  闻言,虞凰哭笑不得。她握住盛骁的手,善解人意地说:“你做得对,骁哥,我夸你都来不及,怎么会吃醋呢。”为这事吃醋,没人性。
  是个人遇见了那种场面,都得救。
  不救才不像话。
  见虞凰能理解自己,盛骁顿时放下心来。“她后来精神恢复了些,我们用妖兽大陆的语言磕磕绊绊的交流起来,这才知道那男人是她大伯给她挑选的未婚夫,可她对那男子没有感情,那男子对她一直都是爱恨不能的态度。”
  “她也把她跟战绛雪之间的恩怨说给我听了,我这知道战绛雪刺破她脸时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我甚至怀疑,她那未婚夫男子出现的这么巧,或许是跟战绛雪约好的。我是真的没想到,这世界上竟然有战绛雪那么可恶的女孩子。”
  战绛雪真的是刷新了盛骁对女孩子的三观。
  得知了所有隐情,虞凰这才理解战小娅先前见到盛骁时,为何会露出那种充满了感激的眼神。
  因为盛骁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没有盛骁,战小娅早就带着满腔的委屈跟怨恨,死在了末日战场。
  “末日战场不应该有监控吗?”虞凰说:“他们怎么敢?”
  盛骁摇头,“这我并不清楚。”也许,那末日战场内,监控并不全。
  “战小娅是个美人,又是留着战神族血脉的本族弟子,她还得喊战九霄一声大伯,不该活得这么卑微黯然才是。”想到盛骁先前模仿战绛雪说的那段话,虞凰蹙眉说:“她应该是常年被精神PUA了。”
  “PUA?什么意思?”盛骁不太明白这个词的意思。
  虞凰说:“简言之,就是她身边的人常年都在通过语言艺术,向她传达出某种观念。比如战绛雪说的:你生来父母便死了,你是我娘一手拉扯大的,你的本领是我爹亲自传授的,你该对我家感恩戴德这样的话。”
  顿了顿,虞凰又道:“战小娅听得多了,长久下去,她就会被洗脑,会潜意识里认为自己的命是战九霄他们给的。她就该对战九霄一家人感恩戴德,不能跟战绛雪去争,去抢。因为她得到的所有东西,哪怕只是一双筷子,一包纸巾,原本都属于战绛雪。”
  “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吧?”虞凰解释的非常清楚了。
  盛骁点了点头,他说:“我明白了,就像我父母长年对我说,妹妹还小,你得让着她。”
  虞凰:“...”
  还真是聪明的孩子。
  “差不多吧,但你这个性质不算恶劣。”她可不想激起盛骁跟公公婆婆之间的矛盾。
  盛骁拍了拍虞凰的脑袋,他笑道:“酒酒分析得不错,战小娅之所以性格这般沉闷内敛,走路都畏畏缩缩的,肯定是受到了战绛雪一家人的精神PUA。”
  “安静!接下来,请所有参赛者按照本届洲际总决赛的排名顺序出列,排队站好!我们将要进行分校仪式!”
  终于到了这最激动人心的一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