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谭楚衣陆奚然 > 第19章 他不碰她
室内就只开了一盏床头的暖色台灯,光线将整个房间都晕成了玫瑰一般的温柔颜色,令人有些心跳加速,意乱神迷。

“奚然……”

身后有一双手抱了过来,陆奚然的身体立刻有些不自然的僵硬。

林梦浅脸红得厉害,对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既期待,又害羞。时隔三年,她已经三年没有和陆奚然一起做过那事,除去他们刚刚复合时的亲吻搂抱外,就再也没有过其他亲热。

她真的……太渴望陆奚然了。

曾经他们热恋的时候,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他们翻云覆雨缠绵不休。她喜欢被他填满的充实感觉,她怀念每一次他释放时在她耳边的低吼。

“奚然……”林梦浅的手若有若无地在陆奚然的胸膛处撩拨,同时也把整个身体都贴上了她的脊背。这三年里辛苦维持的好身材,她不相信这世上还有男人能在这样的诱惑下依然坐怀不乱。

她唇角轻勾起志在必得的笑,同时,裸露着的光洁大腿也在朝着陆奚然那边慢慢移动。

“梦浅。”一声轻唤,陆奚然低沉磁性的声音更让林梦浅有些身在梦里的感觉,她迷离浅笑着,脸贴靠在他背上,轻“嗯?”了一声询问。

陆奚然却慢慢离开她,坐起身,又掀开被子下了床。

“我去客房将就一晚上吧,我好像有些感冒,怕会传染给你。”

说着,不待她说出什么,就已经拎起枕头走出了房间,将房门“碦嗒”一声关好。

只一个人留在暖色灯光里的林梦浅,看着房门久久没有动作。她撑在床侧的手掌,一点一点地合拢、收紧,直到她的指节都泛起了白色,直到手底下的床单已经被攥得不能更紧。

为什么曾经那么迷恋她身体的陆奚然,如今连碰一碰她都不再愿意?到底是三年的光阴让他们之间有了嫌隙,还是,因为那个不知廉耻勾引了哥哥的贱女人?!

松手,底下的那一小块床单已经皱巴得厉害,如果没有人精心熨烫,怕是洗过也都会有痕迹了。

林梦浅面无表情地钻回被子里,眼睛里都是闪烁的幽怨的光。

不管今晚的事是因为什么,总之这笔账,她先算在了谭楚衣头上!她最好是躲去哪个没人的地方偷偷生下孽种,一辈子都别再出现在她眼前了。

否则,她一定会让她和她肚子里的孽种,全都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

“李伯言,真的很谢谢你。”

一个上午的时间,谭楚衣已经不知道把这句话说了多少遍。但即使说再多遍,她心里也还是觉得感恩惶恐,不知这份深厚的人情,她到底要怎么去还。

李伯言只上次送她回过一次家,这次居然能轻松地找过来,还给她带了很多营养品,还有一些经过检测孕妇可以吃的药物。

“我说了,对于我,你可以不用说谢谢。”李伯言看着她,仿佛已经和她很熟了似的,把熬好的药端到她面前。

“可我除了说谢谢,真的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