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从龙族开始五五开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上杉越之喜当爹(4.2k)
  “什么叫做你有没有儿子?你有没有儿子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怎么会知道?”反应过来的昂热反过来质问上杉越。

  “我也很奇怪啊!”上杉越喃喃着说,“是尤衣的?还是千代子的?还是富山的?”

  “你说的这一堆人名又是怎么回事?!”昂热惊了,“你不是号称这些年都过着禁欲的孤独生活的吗,不是号称宁死也不结婚就是不愿意生下带皇血的后代的吗,那些人名是什么情况!是你老年交谊舞的舞伴?还是厨师训练班的老同学?亦或者是什么歌舞伎厅里面的廉价老女人?”

  “喂喂!不要侮辱我的朋友!她们都有正经的工作,是值得尊重的女性!”上杉越有些慌乱地看了看一边彻底呆滞住的源稚生。

  “什么正经的工作?给拉面摊老师傅排解生理需求的正经工作吗?”昂热问。

  “是居酒屋的老板娘啦……不过我又没有骗你,身为一个单身老男人在面临压力大的时候去居酒屋派遣一下寂寞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但是我都有做好了保护措施的!”上杉越说。

  “你这么说我怎么会知道?我这些年又没关注过你!”昂热皱眉,“而且是什么让你忽然开始纠结这个问题?”

  “龙骨状态,拥有皇血的人才可以拥有的东西!”上杉越舔了舔嘴唇说,“我很确定我本来应该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皇才对……但问题是现在我遇到一个年轻人……他也拥有这个能力!”

  “是谁?”昂热心中忽然闪过一个面孔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我也只是猜测……”上杉越看了看源稚生,一咬牙说,“他叫源稚生,你们学院日本分部的执行局局长。”

  “呼……”昂热松了口气,看来猜测不符,不过这应该算是一个好消息,“源稚生?这个名字我似乎有些印象。”

  “这位……先生,”源稚生纠结了一下称呼上杉越的用词,不知道现在自己应该用怎样的表情以及怎样的语气,总之就是板着个脸的样子,只是他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你正在和谁打电话?”

  其实到了现在源稚生也隐约明白了上杉越的意思,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让他那么容易相信?

  现在他的大脑就像是一团浆糊,乱糟糟的!

  “这个……你应该知道的吧,昂热,就是那个什么劳什子卡塞尔学院的校长!”上杉越挠挠头说。

  源稚生闻言一惊,莫名的熟悉感和那脑海中的形象贴合邛崃,作为曾经去往卡塞尔学院进修的学生他自然知道昂热校长也知道这个传奇人物曾经完成过的事情,然而两年的进修班时间他也没有获得过去和校长单独喝茶的殊荣,可想而知昂热在卡塞尔学院的学生们心中到底是怎样的存在,然而现在面前的这个拉面摊老师傅一个电话就打通了,两人之间聊天的语气居然还如此熟络!

  所以……他到底是怎样的存在?难道说,这一切居然是真的?

  源稚生心中闪过这个他觉得荒谬无比但是却似乎目前没有办法证否的猜测。

  “源稚生啊……我有印象,蛇岐八家的‘天照命’,资料上似乎是A级,”昂热想了想说,随后似乎是反应过来,“不对,这种事情你问我做什么?难道你不是应该直接去问现在蛇岐八家的主事人不就知道了吗?作为最后一任‘影皇’只要你想,蛇岐八家大家长的位置就应该是你才对吧,是在不想参与进去的话你回去当个吉祥物供起来也可以了解这些事情!”

  一旁的源稚生已经有些麻木了,最后一代“影皇”……作为蛇岐八家天照命,现在的少主,未来的大家长,源稚生自然需要对家族的过往事情有一些了解,影皇,是当年天皇还不是吉祥物仍然拥有实权的时候的产物,那时候的蛇岐八家势力如日中天,影皇之所以被称为影皇,就是因为蛇岐八家的势力足够强大,被誉为【天皇的影子】,万人之上的存在!

  可最后一任影皇早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就销声匿迹了……具体原因相关部分资料丢失,源稚生大概明白那应该是家族一段难以回首的历史……可他没想过今天能够在东京大学后门一条冷清的街道上遇见,还是一个拉面摊老师傅!

  甚至……

  似乎认为……自己是他的儿子?

  源稚生一时之间觉得有些天旋地转。

  “废话,我就是不想和那些家伙接触,要是回去的话他们绝对会用各种办法来让我诞下子嗣!那些恶心家伙们的心思就和写在脸上一样的!”上杉越说,“与之相比起来你个老骚货都显得靠谱一点!”

  “你这话说的我都不知道是在骂我还是在夸我,”昂热无语,“不过既然你坚持的话,我可以让诺玛调查一下相关有可能的信息……话说要是你怀疑的话直接找一家医院去做一次亲子鉴定手术不就好了么?亲子鉴定明白么?现在的亲子鉴定算不上什么高科技技术了,只要随便花一点钱就会有人帮你做的!”

  闻言上杉越的目光看向源稚生。

  源稚生大脑乱糟糟地如同一团乱麻,事已至此,到底是怎么回事?

  “喂喂,还在听吗?如果做完鉴定之后确定是你的儿子的话那就先恭喜你老来得子了……不过作为一个单身汉显然你应该不太会和自己的孩子相处,要不要我给你传授一些经验?”昂热说。

  “滚蛋!和我一样的老家伙在这里装什么!”上杉越被戳中痛点暴跳如雷似的说道,此时此刻虽然还没有科技验证的结果证明他却似乎已经将自己代入了源稚生的亲生父亲这个角色,尽管母亲这个角色依旧是一个谜……但他越看越觉得源稚生眼熟,觉得和年轻的自己很像。

  “虽然我也没有孩子但我可是老师啊,在华国有一句话叫做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所以我看待我的学生们就都像是我的孩子一样……”昂热絮絮叨叨地说着,接着被电话里面的上杉越回了一句“反正快点帮我去查!查得出来的话我欠你一个人情!”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还真是急躁……难道是真的?”昂热挑起眉毛,人都是喜欢八卦的,而作为一个老年人能够让昂热感兴趣的八卦已经不多了,更别提还是涉及到上杉越这个曾经的“皇”的八卦,这就让昂热瞬间来了兴趣,更主要的是现在自己的最优秀的学生就在日本!

  这件事……好像可以参一手?

  昂热心想着,一时间手里的书都不香了。

  而在上杉越这边……

  本就冷清的街道现在更是寂静无人声,尽管有着上杉越和源稚生两个面对面的人,氛围却是尴尬的死寂。

  怎么开口?

  怎么回事?

  怎么处理?

  现在源稚生大概就是这么三个问题在脑子里盘旋,进而发展处一堆又一堆的更多的问题……如果将大脑比作一台电脑的cpu,那么现在这cpu就正处于满负荷工作状态,但处理的全部都是无效信息,而且处理了一堆就冒出来更多的一堆,进而直接卡死。

  源稚生忽然想起以前自己的想法,曾经他也想过自己的父亲到底会是怎样的货色,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要是死了还能找到墓的话或许他还会给对方上一束花,要是还没死活着的话见面的那一天他一定会先下手揍对方一顿……可如果面前的这个拉面摊老师傅真的是自己的父亲的话,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他貌似打不过,反倒是有可能会被两三招搞定然后翻过来打屁股……

  “咳咳……要不……我们还是去做一下那个什么……亲子鉴定?”

  最终还是上杉越打破了这死一般的沉默,他有些紧张地搓着手,之前的那根漆黑的铁棍早就被他扔到一边了,他的身形也有些佝偻下来,苍老的面容和花白的头发,看上去就是一个孤苦伶仃的老人……完全不复之前那前辈大师的风范。

  上杉越此时的心情是忐忑的,几乎是在源稚生展现出龙骨状态的一瞬间呆滞了那么一会之后他的心中就已经确定了答案,之后的给昂热打电话之类的不过都是下意识地在给自己时间缓过来而不至于因为激动的心出现问题。

  以他的身体状况而言,在三十年前的时候他就应该死了,可体内的皇血让他能够活下来,皇的血脉就是这样的东西,祂是赐福也是诅咒。

  上杉越曾经经历过很多东西,他是一个遗弃了世界然后又被世界遗弃的家伙,所以他逃离了蛇岐八家在这里隐姓埋名地卖拉面,发誓让皇血在他这一代彻底断绝。

  这么多年来他就像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在天空中毫无联系地飘荡着,他的人生已经没有了目的,大抵是托着这苍老的,早就该死去的身躯在这世间卖卖拉面,苟延残喘,然后在一天悄无声息地死去。

  原本他也有些奇怪,为什么蛇岐八家失去了皇的血脉之后居然只是发疯一样地到处寻找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难道是开解了?可那些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那样的人啊!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原来是蛇岐八家已经有了新的皇!

  而这新的皇……是他的后代!

  只有可能是他的后代!

  因为那个年代皇的血脉就只剩下他一个了……蛇岐八家之中上三家的橘家、上杉家、源家,都只剩下了他这一个人,所以在看到源稚生的家徽之后他还愣了一下,随后认为应该是蛇岐八家那些人为了维护名声而找来一些人冒充的……谁知道他们找来的居然是真的拥有皇血的人!

  上杉越本以为自己在知道自己有后代这个消息之后的心情应该是悔恨和失落之类的,痛恨自己又让这被诅咒的血脉延续了下去,但现在猜到源稚生基本上只会是他的儿子之后他发现自己完全没有那样的想法。

  就像是一颗早就不怎么跳动,尘封已久的心,被一个重锤砸中,灰尘震落,于是心脏重新恢复跳动,带动新鲜的血液流遍躯体,全新的活力焕发,就像是那失去了线的风筝又重新被线系上了,再一次和这个世界产生了联系,整个世界都恢复了色彩,不再是死亡般的黑白,而是五彩斑斓的惊艳。

  那是名为“血脉”的丝线啊。

  上杉越此时只觉得自己越看源稚生越喜欢,越觉得帅气,越觉得和自己年轻的时候像。

  满脸茫然与不知所措的源稚生:“……”

  怎么办,只是出来完成一下任务顺便看看能不能请隐士高人指点一下自己的战斗技巧而已,为什么忽然之间好像要有一个爸爸了?

  这事情的发展情况完全不合常理啊!

  ……

  樱焦急地在停在街道口的车子前徘徊着,少主已经一个人进去很久了,里面除了最开始有几声之外之后就没有了动静,虽然他们是因为少主的命令都全部待在这里,可要是少主一个人在里面真的打不过该怎么办?

  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樱忍不住看了眼手表,发现距离源稚生之前所说的时间还有好几分钟,一咬牙下决定先不管那么多了,进去看看情况再说!

  就在她准备下达命令的时候,一袭黑色长风衣的源稚生出现在视线里,慢慢走出来,只是表情看上去似乎有些僵硬……樱没有注意到那些,她欣喜地跑了上去:“少主!”

  喊完这句话之后她才注意到自家少主身后紧跟着的就是那个拉面摊老师傅……只是那老师傅现在满脸堆笑,像是一朵怒放的菊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那么高兴。

  “嗯,”源稚生和樱点了点头,似乎是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樱,附近最近的医院是在哪里?”

  “医院?少主你受伤了?!”樱惊呼,随后危险的眼神看向源稚生身边那笑眯眯的上杉越,难怪觉得源稚生的表情为什么那么不对劲!

  “不,不是……先让执行局的人都离开吧。”源稚生摆摆手,“我是说,有没有那种,能够做亲子鉴定的医院?”

  樱愣住,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之后。

  满脸的问号。

  ……

  “什么?还有这回事?!”墨秋染惊呼。

  “怎么了怎么了?日本被炸了吗?我们终于能回去了吗?”芬格尔睡眼朦胧地出现在门口有气无力地说。

  “学长,我们现在就在日本,要是日本被炸了我们应该在天堂。”楚子航纠正芬格尔的言语错误。

  “哦哦……我明白了。”墨秋染挂断电话,满脸怪异的表情,看向两人,“你们还记得昨天那个拉面摊老板吗?”

  “那家伙喜当爹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