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无限世界当花瓶 > 第226章 营养液15.8W加更(鬼家)“我就……
蓝『色』房间里挂满了的风铃日记里的这位道士给的?

唐宁仔细回想他今天身处的房间, 再最开始风铃响起来的时候,好像白无良在敲门的那一刻,当白无良完全进来的时候, 风铃响的更加声了。

接下来即使没有风刮进来,风铃也在不停的发出动静, 当白无良离开房间的时候, 风铃声也跟着完全停止了。

好像风铃声的响动否,确实和白无良有关。

唐宁继续往下看。

“今天我去青云观拜见道长,我想要询问道长让他转世投胎的法, 却被道长回绝了,我不明白为什么道长不肯见我,一开始我以为钱, 只为了我爸和他的事情,家里经没有存款, 反欠了一堆债。”

“道长的徒弟看我怜, 好心告诉我, 他道长昨天之所以帮我, 我从前做了一件好事, 这个好事和那位道长有一些因果, 道长因此和我们有一个缘分, 所以他才会主动去问我不需要帮助,我接受了风铃,就代表这份缘分经结束了。”

“也就, 即使日我再去求松峰道长, 这位高也不会再出手了。我不信邪,跪了一整天,那位道长也果真没再见我。也许我上辈子做了十恶不赦的错事, 今生要受到折磨,上天不希望我被折磨太麻木,在我绝望时又给了我一丝希望,再将这希望残忍夺去。哈哈哈哈哈哈。”

唐宁对道士这种生物有ptsd,他深吸一口气,想要将看白父日记产生的郁气压下去。

他接下来又翻了几页,看到白父发疯了一样将家里挂满了风铃,风铃每时每刻都在响,他们也就知道“他”一直不肯走,白父白母不断在乞求白无良走吧,去轮回吧,放弃这些执念吧,着一些父母这辈子对不起你啊下辈子如何如何的话,又自暴自弃地如果真的觉父母有错的话,那你杀掉我们吧。

这个日记的期间贯穿着什么各种『乱』七八糟买法器之类的事情,看唐宁直皱眉,比如他们在路上看见有算命的,就跑过去求别,最求了一道符咒,把那符咒贴到白无良卧室的房门上。

比如去什么寺庙里面又捐米捐钱,又诚心跪拜,又供油灯,还去帮一个和尚扫地捡庙里的垃圾扔到垃圾桶里这样那样做了一堆。

最那庙里的和尚念叨着一个顺口溜,什么“蕉好运,火龙果,红红火火,咱们庙里的文创也不贵,买了之保你一帆风顺步步高升,来,二维码在这,扫一下”,让白父花了八百块买了几个小塔,这小塔显然没什么,刚买回家摆着,第二天就被那个“他”扫地出门了。

在白父心灰意冷的时候,转机突然出现了。

那白母去菜市场买菜时,遇到了一个买鱼的老头,那老头很喜欢吃鱼,凑巧和白母聊了几句很投缘,白母向对了自己遇到的事情,那老头自己有办法解决,他来到了白家,看到白家挂满风铃连声错了,一盏风铃以化煞,风铃一多那就自成声煞,反助长了那个东西的气焰。

白父白母很慌张,他们在老头的指点下把房间其他地的风铃都取下了,唯独白无良房间太凶,不适合进去,所以那个房间的风铃一直保留着。

老头事到如今经没办法超度了,最快的解决式彻底灭了那只鬼,他给了白母一张符箓,只要将这符贴到白无良身上,白无良就会魂飞魄散。

白父白母狠不下心,他们只想让白无良转世投胎,就又去找老头,老头叹了口气,表示只再帮他们最一次,老头还有一个办法只能勉强缓解,那就把房间搞脏『乱』,因为白无良生前最爱干净,如果房间脏厉害,那么他会把更多的时间在清洁屋子上,这样白父白母就有一些喘息的时间了。

老头又给了白父白母一面八卦镜,这镜子能阻挡鬼。

日记到了这里,也就结束了。

因为这本日记经见了底,白父看样子换了一本继续记录。

唐宁看完这上面的全部内容,他一时间有些不知道作何反应。

过的信息量让唐宁整个都呆住了。

“这就我要找你的事。”姜眠眠轻声道。

唐宁呆呆地看向姜眠眠,“白无良鬼?”

“我不知道。”姜眠眠道:“我不知道他现在到底不,也不知道他不早就经了,更不知道现在的这个白无良不来骗我们送的。”

这句话不复姜眠眠平时的冷静。

唐宁终于将他现在接收到的信息消化完毕,他尝试去分析:“副本里的家都会有一些艺术加工的,不真的去相信,我觉白无良活,他有影子,有体温,会出汗,面面都像活。”

姜眠眠开口道:“今天我带你逃跑的时候,他出来救急,当时我就发现了很荒谬的一点”

“我觉他的父亲好像在怕他。”

唐宁愣愣地听姜眠眠分析,关于这一点,他突然想起今天在风铃发出响动时,那两个怪物的恐惧,那个时候他只以为怪物畏惧风铃声,

有没有这种能,经变成了怪物的白父白母怕的并不风铃,让风铃摇晃的白无良?

“来你在那个房间出事了,我在的地就在你房间的对面,我听到了四声敲门声感觉很奇怪,立刻跑出去看了一眼,发现你所处房间的那扇门变成了蓝『色』。”

“我跑去叫了白无良,他问我怎么了,我指了指那扇门,他”姜眠眠低声道:“他门什么时候关了。”

“一般来这个时候的重点去问,门什么时候蓝了才对。因为在他列的做客准则中,门变蓝的危险『性』明显要比门关上高。”

唐宁呆呆地点头。

“我鬼使神差问了他一句,你觉那扇门什么颜『色』,他对我,棕『色』。”

棕『色』?

白无良『色』盲吗?

唐宁茫然地想,有把蓝『色』看成棕『色』的『色』盲吗?

“来林蕴也来了,我问他门什么颜『色』,在林蕴也蓝『色』时,我才没有继续怀疑我自己出了错。”

姜眠眠低着头,她沉默了许久,缓缓道:“白无良出了问题。”

唐宁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之前不旁观清当局『迷』吗?不白无良分不清颜『色』,就破局的关键?”唐宁打起精神安慰道,不过唐宁自己心里也很慌『乱』,如果白无良真的鬼,那白无良给他们的那些做客准则能不能信,遵守了会有什么果?

“对了,路雨华他在今天给我发了一条消息,他告诉我不要相信白无良的话。”唐宁道:“路雨华很能知道什么。”

姜眠眠听到了这个消息,她的精神一振,“路雨华现在在哪里?”

唐宁四处看了看,没看到路雨华的身影,这个家伙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了。

唐宁只好拿出手机消息给路雨华,路雨华没有回复他,姜眠眠没有过多纠结路雨华的事情,她对唐宁诚恳道:“唐宁,我想听你的判断,你认为白无良还鬼。”

唐宁和姜眠眠对视,他发现姜眠眠此刻的眼神很认真。

对找他出来的目的,似乎就想要听到他的想法。

姜眠眠很信任他。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判断有什么值信任的。

唐宁一瞬间感到了巨的压力,他迟疑了许久,才开口道:“当时你们过来救我,先安排好了白无良来救我,再让林蕴和你当手吗?”

姜眠眠点头。

“我觉白无良不鬼。不都同一个副本的灵异体系相似的吗?我的妈妈鬼。”唐宁到这里,他有一点难受,但他还继续道:“妈妈没有影子,白无良有影子。”

“我的脖子上带着的戒指辟邪的,在这个副本里,那些东西碰我,也都只敢碰我的背,白无良他背过我,今天救我的时候还抓住了我的手。”

“我觉他真的想救我上来,就算他鬼,如果他要害我们,那我当时快要从他家摔下去的时候,他没必要拼命去救我,直接装作自己力竭松手不就好了?”

姜眠眠认真地听完唐宁这番话,双眸望着唐宁,看唐宁有点不确定起来时,姜眠眠轻声道:“我知道了,谢谢你。”

唐宁有些发虚:“不过我自己也不能肯定。”

姜眠眠点头,“我知道。”

唐宁看姜眠眠没有以他的意见行事,他松了一口气,“那你觉白无良什么情况?”

姜眠眠没有立刻回答,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硬币,面无表情地朝空中抛掷了出去。

唐宁和姜眠眠一起仰起头,看向那枚不断旋转的硬币。

“如果硬币正面朝上,那白无良就。”

她伸出手,在灿烂的阳光下接住了那枚硬币。

少女掌心的硬币反面朝上。

在唐宁的注视下,姜眠眠伸出手,把这枚硬币翻了一个面,她捧着正面朝上的硬币,轻声道:“如果硬币反面朝上,我就把翻过来。”

还、还以这样?

唐宁一脸懵『逼』地看着姜眠眠,“那你接下来要怎么做?”

姜眠眠将硬币放回口袋,她深吸一口气,冷静道:“带白无良去见日记上的那个老头。”

唐宁:“?”好直接,不愧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