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修真小说 > 蓝田日暖1 > 狐朋狗友——天界四大妖魔鬼怪
  青天bái
rì,朗朗乾坤,本不宜作恶。
  夕梧躺着泡在丹水里,正在发愁该如何去找能代替人心的东西,她总不能去杀个人挖心吧。
  想了想,好像可以挖自己的心,她拿出一把匕首,在自己胸口比划了一下,临下刀又犹豫,觉得不划算,万一救了他,他却和别人跑了呢,不可不可,她赶快扔掉了刀子,免得自己做了不理智的事情。
  夕梧绞尽脑汁,想得毛都快秃了。
  美色误人呐。
  实在想不出来,她打算去找几个朋友,朋友就是用来出馊主意的,不过该找谁呢。
  长琴...
  不行不行,他是翩翩君子,不擅长做破坏规矩的事。
  月老...
  还是算了,他总出错,所以天下才有那么多痴男怨女。
  左司命韩元信...
  就他了。
  其实她不太喜欢去找韩元信,他话太多又自恋,但是论馊主意,他是最多的,又爱写话本,尤其是情情爱爱的特别精通。比如说山海经中关于长琴的记载,他一定是歪曲事实,写了些曲折婉转的爱情悲剧,比如说什么仙凡有别,神魔不两立,亦或者生错了男儿身....
  夕梧偷偷溜去神界,没走正门,否则免不了又是被人围住一阵寒暄,天上的神仙有许多挂名虚职,整日里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她身为仙君又如此貌美,还不得被人像猴子一样围观。
  夕梧到了文昌府,悄悄摸进左司命的住所,发现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许是死了。
  试探着用脚在韩元信腿上踩了踩,他一下子回了魂,吓得夕梧张开羽翼后撤了一步,掉了几根羽毛。
  垂死病中惊坐起,笑问客从何处来。
  夕梧气得去拧他的耳朵,“你干什么装神弄鬼的,赔我的羽毛。”
  韩元信向夕梧的方向侧着脑袋,龇牙咧嘴道,“我就是神,不用装。”
  夕梧松了手,“你这是怎么了,情场失意啦”。她一边问,一边去捡地上的羽毛,凤凰的羽毛很是值钱,可不能白白便宜了韩元信。
  韩元信像是被踩了尾巴,几乎要窜上天去,“这怎么可能,情场上,我可是高手,是陛下。”
  “啊”,夕梧倚靠在柱子上故作惊讶道,“是天帝伤了你的心。”
  韩元信用手捂住胸口做痛苦状,“我好心痛啊。”
  夕梧幸灾乐祸,“他又逼迫你赌博啦。”
  “输了,三百年的俸禄,灵石仙丹都没了”,韩元信一边买惨,一边伸手去拿夕梧手里的羽毛。
  “啪”
  夕梧毫不留情地打红了韩元信的手,收起了羽毛,“这可不能白白给你。”
  韩元信吹了吹手,“怎么了”
  夕梧语气严肃,十分郑重,“我要做一件大事。”
  韩元信睁大了眼睛,像苍蝇一样搓了搓手,十分兴奋,“要强抢美男啦。”
  “怎么,要抢人了,需要帮忙吗”,月老柴道煌和右司命张子良不知是从哪跳出来的。
  有风拂过,道貌岸然的神仙们在商议如何强抢美男。
  月老虽然叫月老,但是并不老,样貌美是美,只是多了些女气,穿着一身粉衣,头上簪花,初次见面夕梧还以为他是女仙。
  张子良这个人性子有些乏味,不知是怎么和这几个人混在一起的。
  夕梧,左右司命和月老并称为天界四大妖魔鬼怪。
  月老男生女相妖里妖气,夕梧霸男欺女是个混世魔王,韩元信心里弯弯绕绕鬼得很,张子良不好相处性子怪异。
  当然,这三个人的样貌生得都不错,不然夕梧是不会同他们一起玩耍的。
  夕梧纠正道,“不是强抢,是拯救”。
  韩元信顿时来了兴致,“诶,美救英雄,到时候来个以身相许”。
  夕梧道,“我需要一件可以代替人心的灵物”。
  “你要救谁”,张子良一下子抓住了重点,和韩元信不一样,他聪明话少又尽职,天帝很喜爱他,从不叫他去赌。
  “玦离。”
  夕梧并不避着他,张子良不爱多管闲事,嘴严得很,职责之外不该自己管的,他是不会多话的。
  韩元信和道煌异口同声,“我的天,你这么强啊,这样的人也敢垂涎”
  玦离聪明又无情,且修为高深,连天帝都无可奈何。
  夕梧反问,“你们见过他么”。
  “没有”,不过看夕梧的态度,玦离样貌一定十分俊美。
  “你救他,万一日后他却跟了别人怎么办”,张子良说出了夕梧担忧的事。
  “我帮你”,柴道煌对他的本职工作有着谜一样的自信。
  “不用不用”,夕梧赶忙拒绝,月老的工绩是所有神官中最差的,她可不敢信他。
  韩元信提议,“你可以捉一只作乱的妖兽”
  夕梧不同意,“那是我未来夫君的心,是要装着我的,不能这么敷衍”。她只见了玦离一面,就把日后孙子取什么名字都想好了。
  “我去查查”。
  四个人在书卷室翻了一下午的书简,几乎埋在了书堆里。
  “找到了”,张子良还是面无表情,夕梧在想,他会不会也没有心,伸手在他衣襟上按了下,他还是没有反应。
  韩元信的尾巴却再一次被踩到,嫉妒使人面目扭曲,他呐喊着,“兔子不吃窝边草,不要对自己人下手啊,否则没人帮你出主意了”。
  他只收获了六只白眼。
  “魂归石”,张子良把书简递给夕梧看。
  “擎天尊主的心”。
  “曾经的神界之主,夏晴天,他是唯一一个统一六界,坐上至尊之位的人”。
  “但是没多久,他就发了疯,挖了自己的心,那颗心化作一块玉石”。
  “发疯”,夕梧有些疑惑,这样的天地至尊竟然会疯了。
  韩元信最爱八卦,脑子里早就想出来一场大戏,“这种故事,晴天身边通常该有一个女人”。
  “可能与他有关的女人有三个,火神,玉神笙烟和妖君,不知道哪一个是”。
  “关于他的记载不多,因为当时夏晴天是通过战争坐上至尊之位,当时真的是山崩地裂,天塌地陷,生灵涂炭,死尸遍野”。
  “笙烟”,夕梧神思不定,缓缓念出这两个字。
  张子良看了她一眼。
  夕梧醒过神来,道,“这个名字挺好的”。
  她转移了话题,“那这个魂归石在哪”。
  张子良拿了另一本《金玉录》,道,“酆都”。
  夕梧两眼望天,以手扶额,“这可真是棘手,天帝的寝宫我敢偷,酆都我可不敢造次”。
  在活着的时候酆大帝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但所有的神仙妖魔以及人族死后都要到酆都去,如果得罪了酆都大帝,可没好果子吃。
  夕梧又问,“酆都大帝三千年一轮换,现在这个,多少年了”。
  “两千多年”。
  夕梧自我感觉良好,“酆都大帝是冥界之主,我是仙界之主,地位不比他低”。
  韩元信毫不客气怼她,“他是修为高深掌实权的王,你只是挂名的王,年龄才人家十分之一。”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正大光明进入冥界”
  韩元信主意多,“你去度朔山,让神荼郁垒给酆都大帝传信”。
  夕梧对韩元信道,“你帮我写个拜帖吧,严肃些”。
  众人商议间,天帝身边的仙官到了,几人立刻闭口不言,倒不是夕梧怕了天帝,只是一旦此事被天帝得知,他一定会立刻设一个六界众人皆知的赌局,赌她能不能救出玦离,她可不想沦为六界笑柄。
  这仙官见到四大妖魔鬼怪混在一起,头都大了,“陛下请仙君到,到皇极殿一叙”。
  “随后就到”,夕梧挥了挥袖让仙官先回去。
  韩元信嘱咐她吸取自己的教训,“你还是小心点,千万别和他赌”。
  夕梧毫不在意,“赢了不就是了,他的出千手法也不怎么高明,你怎么总输”。
  韩元信一脸怨气,“谁敢赢啊,赢了给你穿小鞋,你小心点”。
  ”我可不怕他”。夕梧把羽毛塞给韩元信,自己溜走了,她根本没打算去见天帝,他就是只老狐狸,喜欢给人挖坑,和他说话太费心,容易秃毛的。
  ------题外话------
  夕梧:“魔镜魔镜,谁是这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原非:“玦离的夫人”
  六界戌时新闻联播:天界四大妖魔鬼怪密谋强抢美男,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
  张子良以韩元信为原型画了一幅《呐喊》,悄悄挂在了自己的私人画室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