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修真小说 > 蓝田日暖1 > 君子陶阳——扶桑和他的小伙伴
  霜华回了天界便得知扶桑已醒的消息,她不要脸地想,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她一回来扶桑就醒了,他可真得好好感谢她,她很贴心地把谢礼都替他想好了,自然是按她的要求来修葺扶桑府。
  对,她就是这么理直气壮。
  可惜,霜华还是要面对现实,她不情愿地回去那简陋的小院,边走边安慰自己,这只是暂时的。
  当她瞧见扶桑府斑驳的墙壁,吱嘎作响的门框,满院子的落叶,直道自己命苦,原以为嫁给神界二把手做扶桑帝后,可以呼风唤雨,为所欲为,等熬死了昊天与扶桑两个老男人,可以垂帘听政,黄袍加身.....
  她真的是想不明白,扶桑好歹有大帝的称号,怎的落魄至此。
  不过扶桑府的占地面积还比较大,但是整个扶桑府好像只有他一个人住,听说他在汤谷附近还有一座行宫,有机会可以去看看,不过要先拿到扶桑神树的树枝,不然她进不了汤谷。
  只是她一进门便气不打一处来,无赦变成她的样子,躺在摇椅上,一边喝茶,一边打着算盘,悠闲得很。
  无赦看见霜华,立刻变回原样,迅速放下茶杯拿起账本,双手奉上,笑得谄媚,“殿下,院子的设计图纸和预计花费我都弄好了。”
  霜华看他还得用的份上暂时不与他计较,只是默默记在心里的小本本上。
  无赦的品味总是叫人无法放心,她拿起图纸翻了翻,觉得整体还算满意,只是减去了几处略显浮夸的装饰。
  “三万五千上品灵石”,霜华嘬了嘬手指,“花销虽然有些大,不过反正不是用我自己的钱,没必要心痛”。
  若非她是自己的主子,无赦真想替扶桑骂一句,败家娘儿们。
  霜华这就迫不及待往扶桑的住处去了,无赦捡起霜华拖在地上的裙摆正准备跟上,她忽然回过头来瞧了瞧他,又摇了摇头,再摆了摆手,嫌弃道,“我自己去便可。”
  无赦被抛弃了,幽怨地蹲在墙角画了一个又一个圈圈。
  今日阳光正好,暖洋洋的,照的人心情舒畅,扶桑寝殿门开着,霜华便直接进去了。
  房间里有两个男子,一个白衣男子半卧在床上,面色苍白,有气无力。
  一个红衣男子坐在床边,手里拿着汤药,他转过头来看向霜华,面色有些冷硬,活像别人欠他一百万钱一样。
  霜华皱了皱眉,方才意识到她并不知道这红白喜事二人中哪个是扶桑。
  她有些懊恼,早知道刚才就让无赦跟过来了,就算他土里土气的,也比现在的场面要好看。
  她并不想承认她认不出自己的夫君,新婚妻子认不出自己的丈夫,话本子里也不敢这么写呀。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婚礼当天她只隐约瞧过他的侧脸,他重伤之后她便回了妖界,两个人一直也没有机会见面。
  霜华决定用她的聪明才智来辨出哪个是她的丈夫。
  她迅速又粗略地思考了一个呼吸。
  听说扶桑大帝性子古板,喜穿素衣,不会穿鲜艳的红色,且他大病初愈,想来便是那白衣男子了。
  她又仔细瞧了瞧他,样貌倒还不错,谦谦君子的模样,雪后绿竹一般。
  若明珠在侧,朗然照人。
  霜华瞧了两眼便移开目光,怕继续看下去,把他看死了。
  说实话,霜华对他一点也不满意,他病病殃殃的,而且看起来是久病,并不是一时受了重伤的感觉,这样的男人小白脸似的,哪里配得上她,且这人她一瞧就觉得讨厌,只有强者才能配得上她,这人病病歪歪的,一拳下去就全身粉末性骨折了吧。
  霜华对他的印象总结起来只有四个字:
  能休夫吗?
  她带着气,一把抢过红衣男子手里的汤药,递给白衣男子,举碗齐眉,皮笑肉不笑,咬着牙温柔地问道,“夫君,你好些了吗”
  话音刚落,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红衣男子冷硬的面上浮现了惊讶的神色,但也只是愣了一瞬,随即恢复如常。
  白衣男子却笑得话不成句,“哈哈哈多谢...殿下关心,在...哈哈下好多了,哈哈哈”
  他咳个不停,想来是被口水呛到,活该。
  霜华就算再迟钝也意识到自己认错人了。
  她不明白。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扶桑的房间里,别的男子躺在他的床上。
  他们是什么关系。
  霜华决定贼喊捉贼,先发制人,倒打一耙,哭天抹泪,险些以头抢地,“你们竟然背着我.......”
  可惜,这一片深情终究是错付了,二人一点反应也没有,静静地看着她。
  霜华见他们好似她不存在一般,便停下来了。
  好吧,你们赢了。
  今天的事如果传出去一定会变成六界笑柄,被人编在话本子里,流芳百世.......遗臭万年。
  她勉强保持着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心下飞速思考解决办法。
  直接说认错人肯定不行。
  装瞎....不行不行。
  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也不行。
  不如.....杀人灭口吧。
  霜华本就不想嫁给扶桑,做什么扶桑帝后,不如她回妖界做大王,拳打仙族养济院,脚踢神族小学堂,一统六界,唯我独尊。
  白衣男子见霜华眼中充满了杀气,心下一惊,暗道不好。
  他频频以眼神向扶桑示意,可惜扶桑先是不解风情,然后是不知所措,最后干脆不为所动。
  霜华觉得白衣男子眼睛好像抽筋了,正欲开口询问,忽然注意到他发上簪着薰华草发簪,衣上绣着薰华草纹饰,腰间佩着薰华草香囊,大概猜到他是谁了。
  不是薰华草精就是君子国人。
  当是君子国太子陶阳,扶桑的好友,唯一的好友。
  仙界东口山有君子国,其人衣冠带剑,食兽,使二大虎在旁,其人好让不争。有薰华草,朝生夕死。
  陶阳身体不好,时常犯病,有时会来天界修养,便住在好友府上。
  陶阳将汤药递回扶桑手中,扶桑一口气喝完了。
  二人谁也没有开口。
  霜华用脚趾在地上扣出了一座三进院子。
  她只能再次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转头看向那坐在床边的红衣男子。
  她仔细瞧了瞧她这名义上的夫君,在新婚之夜打败魔尊的男子。
  他是在骄阳下降生的三足金乌,却不似太阳一般光明炙热。
  他样貌冷峻,即便穿了红衣,也似化不开的山巅积雪一般。
  这个人好似被剑鞘敛了寒意的古剑,即使收敛了光芒,也有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呃....王霸之气。
  扶桑的样貌比陶阳更好一些,只是太过冷漠,让人难以亲近。
  不过,在霜华看来,扶桑比陶阳强多了,且有了陶阳做对比,他也不那么令人难以接受了。她原以为扶桑在汤谷守着太阳,会晒得黝黑,却没想到是如玉一般的冷白色。
  霜华下巴一抬,双手一搭,谎话张口就来,理直气壮得很,“昨日担心你的病情,睡得晚些,方才有些头晕眼花,不小心认错了人”。
  “无妨”,扶桑依旧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也不知信了没有。
  他是新婚,所以穿了红衣。
  就算霜华认错了人,他也不能如何,神族妖族关系和谐,所以他和霜华关系也十分和谐,他不会生气。
  霜华看他浑不在意的样子,莫名有些不爽,但也只是一瞬。
  陶阳适时开了口,“公主这些日子辛苦了,这是山中一棵包治百病的薰华草,可以凝神静气,提升修为”
  这话本是关心,但被陶阳这样一本正经地说出来,霜华觉得是在讽刺她,因为她只是随口胡诌,并没有真的去照顾扶桑。
  陶阳比窦娥还冤,因为他听说在扶桑昏迷期间霜华衣不解带地照顾他,当然他并不知道那是无赦假扮的。
  霜华接过薰华草,不想再与这二人扯皮,她来是有更重要的事。
  “你娶媳妇难道不知道要把房子修葺一下吗,既然你忘了,那就由我自己来做,这是设计图纸,你只需把钱给我就是了”。
  扶桑点了点头。
  见话题已经转移了,霜华松了口气。
  扶桑接过图纸,没有注意到他新婚妻子那一只白皙如玉的手,他的目光被图纸末尾的一行小字吸引住了。
  他看着图纸下面的小字以及一个小小的符号,“□三万五千”,仿若催命符一般。
  扶桑面有难色,他原本有些积蓄,只是付了天价彩礼之后便不剩什么了,因为天帝十分小气,不肯为联姻出些聘礼,且霜华带来的嫁妆虽然很多,但他是男子,如果用妻子的嫁妆会成为六界笑柄。
  扶桑有些不知所措,从前他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从未为银钱发愁。
  他又想起,天帝曾说过,娶了霜华日后必然是前途无量。
  果真钱途无亮。
  霜华不知道扶桑府的财政已经捉襟见肘,否则她绝不会嫁给这么一个穷鬼的,她见扶桑在那犹豫,十分不满,暗骂他吝啬鬼,正欲开口责问,却被陶阳接过了话头。
  “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办吧”。他很清楚扶桑可怜的财产,他是个工作狂,没有工钱的工作狂,在小气鬼老板手下工作的没有工钱的工作狂。
  霜华不管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她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将图纸交给陶阳,立刻离开了这个尴尬的地方。
  扶桑十分感激好友为他解围,“你先借我一些,等我有钱了会还给你的”
  陶阳却在一旁幸灾乐祸,补了一刀,“不急,你都沦落到要借钱养老婆了,我作为你的好朋友,怎么能袖手旁观嘛”
  “当然要火上浇油,雪上加霜....呃不是......赴汤蹈火,雪中送炭”,他太过开心,不小心说漏了嘴。
  陶阳看起来认真地为他考虑,“只是,按这张图纸来看,这三万五千上等灵石都只是下限”。
  扶桑额头上青筋凸起,陶阳明明嘴里说了要帮他,他怎么有一种想打死他的冲动。
  “你手里有多少,我只能借你两万”。
  扶桑理直气壮,提高了音量,“我有三万”
  陶阳有些惊讶,想不到他还有这么些钱,“那够了啊”。
  “中等灵石”
  “唏~”,十块中等灵石换一块上等灵石,这才三千,零头都不够,他可不打算当扶友魔,“我现在和你这穷鬼绝交还来得及吗”
  扶桑忽然眼角有些痒,悄悄用手拂了下,可是,落在陶阳眼里,便是他因为没钱,怕老婆跑了,悄悄在抹眼泪。
  陶阳不忍心再奚落好友,给他出了主意,“那你再找别人凑一凑吧........对了,去找天帝,联姻也算公事,你可以申请公款,这么一想可真划算,公款养老婆,白赚个美人”。
  “陛下他....”扶桑有些无奈,摇了摇头。
  从前,六界大战之时,昊天受了重伤,几乎是快死了。
  天界的神官们密不透风地围着他,强忍着眼泪,就等他断了气好大哭一场。
  但他伸着两根手指就是不肯断气。
  可惜,没人猜出他的心思。
  他只得诈尸一般踉踉跄跄地站起身,走到并蒂莲花琉璃灯前,摘下灯罩,剪去一根灯芯,郑重嘱咐道,“这是佛祖所赠的天竺神油,珍贵得很,万不可浪费”。
  神官们的眼泪卡住了,流也不是,不流也不是,他们不知该不该继续哭,就定在那里一动不动。
  看他们这幅副傻样,昊天无法放心离去,奇迹般的好了起来。
  这盏灯救了天帝的命,从此便被供奉起来。
  可那盏并蒂莲花灯是用来求姻缘的,昊天至今单身,不知道和他剪了灯芯有没有关系,不过,反正和他抠门有关系就是了。
  月亮由下弦改为了上弦,霜华在破败的小院里委屈了半个月。
  这些天,扶桑同样也不好过。
  他在天帝那里申请到三千,还是从他养的那只只进不出的貔貅牙缝里掏出来的。
  文昌还算大方借给他五千,毕竟他还是感激扶桑的,如果不是扶桑答应娶了霜华,娶这母老虎的差事就该落在他头上了。
  借钱养老婆说出去到底不光彩,友到用时方恨少,扶桑朋友不多,绞尽脑汁想出来一个好主意。
  前些日,司命月老背后议论他,他当时没有处罚他们,现在却是解了燃眉之急。
  只可惜三人组也都是穷鬼,勉强才凑了六千四百二十一。
  扶桑又拆了东墙补西墙,东拼西凑的总算攒够了。
  扶桑给霜华送钱的那日,陶阳也到了,纯粹是来瞧热闹的。
  破败的小院被无赦简单收拾了一番,他去花神那里要了一些花草,粘在院里那颗秃头树上,无赦的那把藤椅被他自愿献给霜华,有清风吹过,树影摇摆,细碎的阳光洒在衣上,洒在面上,好不惬意。
  霜华见到多日不见的夫君,并没有小别胜新婚的喜悦,完全就是债主催债。
  扶桑将一袋沉甸甸的灵石拿了出来,无赦看他一副肉痛的样子,便仔细数了数,三万六千三百二十七。
  霜华见到这些灵石,说,“单数不吉利,再加一枚吧”。
  可惜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扶桑拿不出来,却又不说话。
  霜华以为他小气,还了他一枚。
  这到底是个什么人,装聋作哑,三棒子打不出一个框来。
  陶阳瞧了瞧霜华,从她漂亮的眼睛里清楚地读出了鄙夷与不屑。
  陶阳又瞧了瞧扶桑,他面上看不出半点情绪来。
  他有些怀疑,扶桑真的不是面瘫吗.......
  还是他如今一贫如洗,受了太大的打击,有些不对劲了。
  霜华懒得去拿扇子,躺在藤椅上摇摇晃晃,“无赦,你去拿个茶杯来”。
  很快,一个茶杯出现在了小案上。
  显然,霜华没打算留他们吃饭,端茶送客。
  当然,茶杯里并没有茶,霜华只是放到嘴边做了做样子。
  这....
  二人看见这隐晦又明显的逐客令,十分识趣地告辞了。
  回去的路上,扶桑把那枚灵石递给陶阳,“先还你利息”
  陶阳把灵石推了回去,“不必,你自己留着吧,我不奢望你能给利息,本钱能还八成我就烧高香了”
  他又状似无意地叨咕了一句,“听说霜华公主有些怪癖,喜欢收集物品,凡事都要整齐对称,倒是和南海之外的比翼鸟族有些相似,他们也喜欢成双成对”
  “对这桩婚事,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这注定是陶阳一个人的独角戏,扶桑仍旧不语,他的人生规划里,从来就没有一个妻子。
  “作为好朋友,我给你一些建议,用心一些,你们要在一起的日子还很长”。
  如今六界局势还有些不稳,只要神界和妖界的联盟不破裂,他们就得一直做一对恩爱夫妻,至少在外人看来是一对恩爱夫妻?。
  陶阳像话本子里的反派一样邪恶地笑着,扶桑,你的悲惨生活还在后头,她,会是你的劫难。
  扶桑大帝,身居高位,受众仙敬仰,受世人香火供奉,到头来连自己的婚事也做不了主,他倒是有些可怜他了??。
  “我看她之前照顾你的时候很尽心的”,陶阳没有过多的怀疑霜华为什么会认错,毕竟当时扶桑躺着,睡着,病着,也未睁过眼,也许更像他现在这副模样,当然,她肯定也没有多用心所以才会认错。
  扶桑想起他做的梦,眼前一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