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尹施施司震 > 第232章 你拿户口本做什么?
尹施施面色凝重,双手握紧。“启京的好我记得,伯母的意思是?”

“我算是看懂了,我那个儿子,最想娶的人是你,从小就是这样,拗不过来。当然我并不奢望你嫁给启京……”

“伯母最好没有这个意思,我有喜欢的人。”

看着张丽芬闪烁而刻薄的眼眸。尹施施脸色骤然一变。

“没有让你嫁给启京!”张丽芬不悦地轻哼一声。“我儿子完好无损的情况下你还不肯嫁,更别提现在的启京,很有可能成为残废,即使恢复到最好的程度,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样行走自如,h市这个潮湿的天气,日后免不了要犯病,我哪敢奢望你嫁给他。”

张丽芬的口气刻薄,尹施施如芒刺在背,他知道潮湿季节旧伤发作的那种痛苦,那是一种天长日久的慢性折磨,自然会影响启京工作的,是会一点点消灭人斗志的。

听韩夫人又说:“我只是希望,司先生那边你先放一放,留下来照顾启京。别让我们启京身体难受,心里也难过。还有什么能比他的身体恢复更重要的呢?”

尹施施立即点头:“我当然会照顾启京,直到他身体康复,能够去公司上班为止。”

张丽芬听了,微微地诧异了一下。随即面色越发地和缓,平心静气地说:“有你这句阿姨就安心了,但愿启京能够好好休养身体,赶紧康复起来。”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启京做了大大小小18次手术,尹施施都陪在他身边。

除了尹施施,小雨朵也整天来医院,一面陪韩启京,一面和别的床病人家里的小朋友玩。

司震从台湾回到g市,先回了一趟司宅。司锦笙看到他只觉得奇怪。”阿震,你还知道回家看我这老头子一眼?”

“爷爷,最近忙。”司震敷衍地说完,却是回房间拿了东西。

司锦笙赫然看到了户口本,面色骤然一变。“你拿户口本做什么?”

“公司有用。”司震找了个借口,面不改色心不跳。

司锦笙怀疑地瞥了他一眼。“真的是公司用?还是想和那个女人领证?”司锦笙黑着脸说。

司震猛地回眸,深深地看一眼司锦笙。”爷爷就不能偶尔糊涂一次?“

司锦笙冷哼一声。“果然被我猜对,尹施施想进司家的门,先过我这一关。”

“她不用进司家的门,只要进我的门就行了。”

“你……”

“爷爷,你了解我,已经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司震面无表情地告诉他。

“尹施施不行。”司锦笙一脸严肃地说:“你要是执意和她结婚,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孙子!”

司震墨眸加深。“那很抱歉,以后只能由司雪照顾您老人家了——“

什么?司锦笙反应过来后,气地面色铁青。

他竟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那个女人?

该死的!眼睁睁看和司震冷着脸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竟然为了那个女人要和自己断绝关系!

”司震,尹施施现在正在h市照顾她受伤的情人,恐怕不会答应你的求婚。她那样心思不定的女人,未必领你的情。”司锦笙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司震笔挺的身姿转过来,深色的眼眸透着一丝寒意。“你调查施施?”

司锦笙拉长了脸。“h市多少我的朋友,我不问,别人也会告诉我,何况,尹施施的情人是h市最大集团的总裁,多少人关注。”

情人?多么刺耳的字眼,司震皱了皱英挺的眉,迈开长腿离开。

司震刚离开,司家管家走了进来,毕恭毕敬地走到司锦笙面前,鞠躬。“老爷,那件事有结果了。”

司锦笙眼底掠过一丝激动。“怎样?”

“尹施施的确在美国有个孩子,现在已经被带到了h市。”

“孩子的父亲呢?”

“孩子父亲没有在身边,孩子寄养在美国的一对夫妇家,我们的人,准备再查一下尹施施生产的医院,看看到底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虽说美国医院很注重隐私的保护,但是我们会尽量查到……”

司锦笙冷哼一声:“还查什么,事到如今没必要了!不管孩子的父亲是谁,都和我们司家没有关系!”他面色阴沉,在沙发上坐下,带着思索地喃喃。“阿震啊阿震,聪明一世却总是栽到女人的手里,那个女人曾经还想用孩子威胁我,被我果断拒绝。现在才明白,她想用别人的孩子哄骗我们!幸好尹家二女儿告诉了我们,不然我们司家白白为了别的野男人养孩子!”

“是啊,这么看来,他们尹家也算有个肯说实话的女儿,那个尹如梦很不错,虽然是网红,演戏,网络上也扒出了她以前在学校的学习成绩,那真是科科满分,学霸似的风云人物。”

“是吗?”司锦笙吃惊道。

“是啊,我闺女整天在网上看新闻,说她是演艺界唯一的学霸,学历最高,智商最高的女人。还有一点,多少老板想潜她,都被她拒绝,不然凭借她的个人素质,现在早红了。”演艺圈的女人,不肯牺牲色相陪睡的,永远都火不了。尹如梦如今能红一把,还是靠着和自家少爷的绯闻,别的绯闻,她真还没有。

司锦笙眼眸望着前方,眼神闪烁着,他想到当年尹如梦把他绝版的旧书保留地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就像新书一样,送给他时还特意装订了一下,简直是心细如发的姑娘。

因此对管家的话并不觉得奇怪。

司震把车子开地飞快,民政局那边他也已经打了招呼,本来压缩了行程,马不停蹄地赶回来,打算给尹施施一个惊喜,只等下午直接带着她去民政局领证,可是,听司锦笙这么一说,他才想到尹施施在电话里告诉他,她一个朋友发生车祸,她要照顾他。

司震在台湾并没有得到内陆的消息,下意识地翻看新闻,才发现出车祸的正是韩启京。

这就是说,尹施施照顾的朋友不是别人正是韩启京!

终于是按捺不住,把方向一转。车子直接朝着高速飞驰而去。

司震的车子在驶入h市时,给尹施施打了个电话,尹施施接听,便听到冷硬的一个嗓音。“在哪?”

感受到一股汹涌的杀气,尹施施心里微微一紧,咬着唇瓣说:“你提前回家了吗?我朋友伤势还很重,我在照顾他。”

带着一丝嘲讽,司震冷哼。“韩启京没有家人,需要你照顾?”

司震直接了当的冷冽嗓音把尹施施吓地一怔。

他知道了?知道韩启京受伤?

她本想等韩启京好了以后回去见他,却没想到启京的双腿不能行走。

她才不得已把回g市的时间推迟,没想到司震就来兴师问罪。

连忙解释说:“司震,先前因为情况紧急,我没有详细告诉你,当时我和启京见面——”

“见面?”司震的嗓音不悦,打断了尹施施的下文。

望着前方道路的俊容拢上一层阴霾。

还不是因为你的宝贝女儿非要哭着闹着见启京!尹施施心里腹诽了一句。

嘴上说:“启京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和他见面吃个饭聊聊天不用向你报备吧。”

“你还有有理了。”司震长眉深深地蹙起。“我记得我对你说过,无论你在哪,在做什么,都要让我知道。”

“……可是你也很忙啊,我不想影响你工作,让你觉得我离了你就没有处理事情的能力。”

这是把皮球丢回给他了?不过小女人撒娇的口气倒是让他的火气消散了不少。

沉默了一会儿。“说重点。”

尹施施如获大赦,忙告诉他。“我和启京吃完饭分开时,一辆轿车车主酒驾闯红灯,差一点撞上我,是启京挺身而出。”

“肇事车主呢?”司震幽幽地问,语气充满了怀疑。

“车主弃车逃跑,到现在警察还没有找到,事发路段的摄像头坏掉。”

竟然这么巧?司震微微蹙起眉宇,带着一丝疑惑:“车子在,不能找到车主?”

“那辆车上的假牌照,警察查了,没找到这个人。”尹施施微微叹了口气:“现在这种情况,能否找到车主已经不重要了,韩家不在意医疗费的赔偿,只希望启京的伤能尽快好起来。可不过……”尹施施喉头一哽。“司震,启京伤的很严重,我们一度以为他不能生还,还好手术医生高明,启京够幸运,才捡回一条命,可是他的腿……他的腿……”尹施施话也说不下去了,在电话那边抽泣。

司震听到尹施施哭,立即没辙了,语气软了下去。“不哭了施施!他不是没死吗?是个男人受点皮肉伤算什么?”虽然韩启京细皮嫩肉,像个小白脸。

“喂!司震!”尹施施不满地冲着他叫嚣。“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样枪林弹雨里走过来!启京今后能不能走路都不好说!医生说复原的希望只有百分之十——我不敢想象,他这样的韩氏总裁,韩家的顶梁柱,要是不能走路以后怎石膏么办!”

“乖,往好的方面想!”司震劝慰着她,带着一丝宠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