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尹施施司震 > 155 他们没有结婚吗?
年纪轻轻,啤酒肚已经像怀了几个月似的,而且这会儿似乎也刚喝过酒,面红,眼红,两只眼泡微微肿胀,看起来很有些猥琐。

不过虽然猥琐,几个女人却依然将来人高看一头。

“什么风把梁少给吹来的?”文员凑上前去。

梁家家大业大,梁奎又是家里面的独子,听说这个梁奎刚离了婚,她要是能努力一把攀上他,那还用在公司里当个苦逼小文员,处处看那些部门经理的脸色。到时候,这些人都得看她脸色。

梁奎一脸不屑,只板着长脸,凶神恶煞地说:“你们换了老板,是不是尹施施?”

程橙立即走上来,毕恭毕敬地回答。“梁少消息可真灵通。”

梁奎是刚离开的女老板尹如夏极力讨好的人,也是尹远征在各个方面都很忌惮的人。

是个刺头儿,稍有不顺就能把公司砸了,知道这一点,程橙刚开始不敢和他碰头,现在没办法才走过来接待。

“让你们老板出来见我!”梁奎很大牌地坐在了沙发上。

“好,梁少稍等,你,还不去倒杯茶。”连忙对文员嚷道。

文员嘴角抽了抽,也只得乖乖地去泡茶。

梁奎忽然扫一眼四周,见到处都是人,忽然站起身。“不用了,我还是自己找她吧。”

说着就推门走进去,尹施施正在整理桌面上的文件,并把刚才在厂子里的一些数据记录下来,抬起头,看到来人,秀眉拧了一下。

下一秒收起面上的情绪。“梁总真是贵客,请坐。”

梁奎虽然对尹氏上不了席面的老旧办公室颇为不屑,但是尹施施这样一个光鲜亮丽的妙人坐在办公室,瞬间让这办公室变成了皇宫一般。

她那张含羞带娇的精致眉眼,比四年前更妩媚了几分,似乎是国外的水土养人,她的皮肤越发的水灵,说她又长了四岁,分明是又小了四岁。

她一袭白色的职业套裙,裙子包裹着修长笔直的腿,这哪是办公啊,分明是职业诱惑。

梁奎板着的脸瞬间和缓了些,笑道:“施施,不要客气嘛!咱们也算老相识。”

没错,往事历历在目,她可没忘记当年梁奎父子恨不得下跪求她时的光景。

嘴上唇角弯起如同天上的新月。“是,梁总今天来有何指教?”

“我当然是来看你的施施。”

尹施施干咳一声:“工作场合,您还是叫我尹经理吧。”了解梁奎的为人,尹施施刻意和这个人拉开距离。

“尹经理?是啊,现在的尹家,只能靠你。”梁奎说话间已经不怀好意地走到办公桌前。

当看到尹施施警惕的皱眉时,他还是停了一步。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样的美人,先杀杀她的威风,然后慢慢地吃,吃到她骨头也不剩。

“听说你们要把婚纱公司拍卖掉,这是何必呢?”

尹施施眼眸一垂,父亲的动作倒很迅速,想来昨晚已经私下请了客,对h市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说明了情况。

这么一来,她也放心了,父亲肯相信她,按照她说的做,这对第一次管理整个公司的她来说,也是一种无形中的鼓励。

抬起眼眸,她弯唇笑道:“我也不想,现在没有别的办法。”

“办法多的是。”梁奎现在是色心大起,还以为尹施施在对她撒娇。有点猴急道:“我可以投资给公司呀。”

尹施施侧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梁总真喜欢说笑。”

“怎么,不相信我?”梁奎绕过办公桌,走到尹施施面前。“施施,你人在美国,大概不了解,先前尹如夏对我示好我都没理会她。”韩启京玩过得女人他不稀罕,但是司震的女人就不一样了,司震那是谁?大都市g市的“皇帝”,他的女人如果跟了他,他有面子。

尹施施倒没想过尹如夏为了公司竟然再次讨好梁家,她难道不知道,梁家在生意上是最刻薄,别想指望从他们身上得到任何东西,因为梁家不从尹家身上搜刮点利益就算好的。而跟过梁奎的女人都知道,这个人喜欢给女人画饼充饥,所有的承诺就没兑现过。和这样不讲诚信的商家合作,公司不败才怪。

心里这样想着,面子上轻笑一声:“我妹妹多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哎你就不明白?我心里装着的是你呀,施施——”说着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尹施施面色骤变。?“梁总开什么玩笑?”

“尹施施,你该不是再跟我玩欲拒还迎的把戏吧?我对你的心意几十年如一日啊。”梁奎身体贴近在,贪婪的嗅着她发间的香味。

好香……

好诱人。

啪的一个耳光,狠狠地打在梁奎的肥脸上。

刚才尹施施极力在忍耐,他若及时收手也就罢。可惜他给脸不要脸,她也没必要客气。

梁奎一阵呆愣,被她这小手打地两眼昏花,手指指着尹施施,脸上顿时变地越发赤红。“死女人,居然敢打我!这次我要报警,让你们尹家彻底翻不过身!”他们尹家现在到了的地步,那不得一个劲儿地讨好他们这些金主,她居然敢打他,他要她在h市难以立足。

殊不知,尹施施早就看透了,梁家充其量只能算一毛不拔的主,也没指望他们。

这梁奎又毫无自知之明,所以,懒得和他客气。

冷笑一声:“要报警吗?也好,我把刚才的监控视频给你,你带上证据去警局。”

什么?梁奎施做梦也没想到尹家这破办公室里居然装有监控,难怪她这如此淡定。

梁奎面色赤红,气急败坏,手指指着尹施施:“尹施施!你以为现在的你还是四年前的你,司震当年为了玩你,才和你结婚,亏你到现在还以司太太自居!我肯来找你就是看的起你,看的起你们尹家。”

尹施施坐下,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唇角弯起:“那多谢梁总的好意,如果梁总来就是说明这一点,我已经明白,梁总可以走了。”

说完,脸上的表情已经冷下。

高傲的姿态,优雅淡定的神情,倒显得梁奎就是个泼皮无赖。

梁奎一阵目瞪口呆。

那边尹施施按动对讲机。“程橙,麻烦让保安过来我办公室一样。”

到底坐在心虚,梁奎指着尹施施:“臭女人,你有种!咱们走着瞧!”

尹施施望着他的背影,冷笑一声。走着瞧?他还能去破坏拍卖会不成?

不过保险起见,她立即打了张书宁的电话。

“施施姐——”

施施高兴道:“书宁,我有事情要拜托你,下周一我们又场拍卖会,需要你的朋友来维持一下秩序。”

“没问题。”张书宁痛快地答应。

尹施施这四年间都和张书宁电话联系。

去年,他被借调来h市,因此,施施想到对付梁奎最好的办法就是借助警力。

“那个……”叶书宁话题一转,情绪忽然低落下去:“前些天叶局联系了我。”

尹施施平静地脸上掠过一道涟漪。

张书宁继续说:“叶少说……八月让我调回g市。”

尹施施一笑:“g市多好,你要升职的,换做我高兴还来不及。”

张书宁带着些哀怨的情绪。“我是觉得刚能和你在一个城市,又要分开。”

“以后有机会。”尹施施安慰他道。“再说你就不来h市办案子了?”

张书宁豁然开朗,憨笑道:“对啊,我以后每次来办案,都请施施姐你吃饭,你们h市的鳗鱼炒饭很好吃。”

“随便啦,只要不是鱿鱼炒饭就ok。”

张书宁一笑。

停了一会儿,他像是想起些什么。“叶少还说……我们警署的一级案件有了结果。”

尹施施当然知道一级案件指的什么,就是司东明的死,听了他的话,心弦顿时绷得紧紧的,仿佛稍微拉一下便会断掉似的。

听叶书宁继续说:“警方查出当年公海事件的真相,为买凶杀人,西门重被判死刑。”

“那西门洪呢?“

“西门重把责任全揽上身,警方又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西门洪参与了案件,不得已释放西门洪。不过目前正被联邦调查局调查,西门家如今是一无所剩,西门洪还可能面临另一项指控。”顿了顿:“那个施施姐……”

张书宁犹豫了一下。“西门琪现在在司少的公司上班,别的我不清楚,叶少不对我说太多。”

施施侧脸望着窗外。

四年了,他们还没有结婚吗?

不过对于他们的感情,婚姻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与其结了婚被人们诟病,倒不如维持恋人的状态。

所以西门琪在司震公司上班尹施施并不奇怪,

办公室门开,程橙走进来。“尹总,刚才是怎么回事?”

尹施施收回思绪,立即开启工作模式,一脸严肃地看向程橙。

“程秘书,以后那个梁奎再来,就说我不在。”

“是。”

“还有,不用叫我尹总,这称呼怪别扭的。”

程橙心底一阵诧异,这就认输了吗?要知道前面那两位大小姐,最喜欢听到什么总什么总的。

所以下面总有一群拍马屁的员工,她当然也不能免俗。

“那要称呼什么?尹小姐?”

尹施施猛地抬了一下眼皮,似乎有微微的疑惑。

“我是觉地尹总这么年轻,一定还没结过婚,是吧?”程橙以为自己出了错,连忙解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