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尹施施司震 > 98 好了伤疤忘了疼
杨天晴走过来,一把拉住尹施施,挡在尹施施身前。“韩总这上演的哪出戏呢!怎么?在施施最困难的时候离开她,甚至在她被家人逼迫嫁给一个无赖时,p都不放一个。现在看她事业有了起色,又成了人家司先生呵护的娇妻,后悔了?想挽回?告诉你,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有也不会让你遇到!我们家施施,不是你想要就要的!你也要不起!如今人家老公是司先生,大半个g市的主人,你凭什么和他比?”

韩启京嗤笑一声。看来,杨天晴也是知道两个人契约结婚的内幕,居然一起瞒着他,真是太可恶了!

“天晴,我敢保证我的一切都是施施的,司震那大半个g有多少属于施施?”

杨天晴扬起下巴:“韩总费心,你的所有施施要不起。这些年我看这她一路走来,知道她以前为你流了多少眼泪,她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幸福,请你不要打扰她的生活。”

“天晴——”韩启京好声好气地解释:“现在让施施哭的不是我,是司震,如果不是他居心叵测地横在我和施施中间,施施不会这么难过。他g市的阔少就应该安守本分,去他们g市嚣张,而不应该招惹施施,反正我对施施和司震的……未来不看好,你身为朋友,局外者清,应该帮她权衡一下才是啊。"????

杨天晴脸上的表情充满了嘲讽。

“我只知道司先生总在施施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他没让施施流过眼泪,这就够了,未来?未来怎样?无需韩总挂心!施施,我们走!”说着拉上尹施施往外走。???

韩启京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身子一垮,靠在身后的办公桌上。

两个女孩子离开韩氏总部,室外,已是盛夏,天空湛蓝,阳光炙热。

杨天晴拿着手中文件扇着风,一面嘟哝着:“你呀是不是因为韩启京的话心软了?我可警告你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疼,忘了当初他怎么对待你!"

尹施施感激地看着及时把自己带离的杨天晴,摇了摇头:“我没有心软。只是觉得他很不幸。人人都以为启京含着金汤匙出生,他是天之骄子,身上光环无数,突然有一天,得知自己的父母另有其人,亲生父亲患癌症去世,换做任何人都难以接受。”

“世界上总是有诸多不如意,身为男人没有这个承受力,何谈给女人幸福?想想看,司震身在司家就一帆风顺了?人家也没动不动就对你诉苦吧。你曾经告诉过我说,说是第一次见司震,他满身是伤而不敢去医院,最后还是自己用刀子挖出子弹,这才让人心疼呢。”

天晴的话,瞬间让尹施施的心纠做一团。

为什么?只要想想司震受伤,她的心就会痛呢。是痛,不是同情。

为他痛吗?他已经对自己这么重要?

两个人并肩走,杨天晴再次叫了神州专车,等待时,天晴低声问:“你有没有问司震,当时追杀他的是谁?谁敢对他下这么狠的手?是司家的兄弟要和他争夺继承人的位置吗?”

“豪门恩怨无非这样,八九不离十吧,我听司震提过鹰爷。”

“是吗就是那个最厉害的黑道教父?”

尹施施点了点头。“鹰爷是司震父亲的拜把子兄弟,有鹰爷做后台,按说不该有人敢动司家。排除一下,就有可能是家族内斗。”

“哎呀,这么说司震是豪门恩怨的牺牲品呢!太可怜啦!想不到他们有些人表面风光背后还有如此辛酸史,司震比韩启京更值得你关心呢,也不知道他身上有多少枪伤了。”

杨天晴没想到一番发自肺腑的话在尹施施脑子里起了化学反应。

想到那天晚上雪地里触目惊心的鲜血,她将手里的文件一把交给杨天晴。

“天晴,我先不回杂志社,你把这个交给我们主编!”

这时神州专车来到。杨天晴看着突然神情恍惚的尹施施。“哎,你要去哪呢?”

“回下家!”

家?杨天晴一懵。哪个家呀?尹家还是花田别墅?

她思索着,开门上车。

尹施施乘地铁回到花田别墅,一路小跑地冲进房间。

钟点工看到她都纷纷说:“夫人慢点,当心石子路面。”

“没关系的。”尹施施急匆匆地回应道。

她一把推开客厅大门,气喘吁吁地走进去,就看到客厅里,一袭休闲的灰色t,格子短裤的男子手插裤袋背对着她站立着。

“司震!”风铃般悦耳的嗓音响起。

司震回过身,望着奔跑而来的纤细的身影,冷峻的脸上骤然有了一丝温度。“今天这么早?”声音带着些许难以置信。

尹施施站定,大喘着气:“我自己给自己下班啦,你呢,没有电话会议?”

“开不成。”司震带着一丝扫兴回答。

为什么开不成?

尹施施来不及多想,快速司震跟前,一双葱白的手迫不及待地扒自己的衣服。

司震眼眸瞪大,抓住她的双手,唇角勾起,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嗓音。“宝贝,大白天你这是做什么?想要我们到卧室,这里不行——”

“司先生不是向来不挑地方!百无禁忌嘛!"尹施施扬起一双杏眼,双眼皮微挑,故意逗她。

“那好啊。”男人深邃的眸子闪过一缕精光。

"?好什么好呀!我就是想看看你在公海上受到的枪伤有没有好全。”挣脱了他的手,拉起了他的上衣。

男人眯了眯狭长的眸子,这次没有反抗,一副任由宰割的模样。

壁垒分明的肌肉足以让看到的人血脉喷张。

瞬间,尹施施的脸涨得通红。

咕咚,她咽了口口水。

视线落在他左胸处尚未完全愈合的伤口上,想要用手指摸一摸,触一触,下意识地伸出小手,却是略带犹豫地咬紧了唇瓣,小手僵在半空,握成了拳头。

“乖,还不好意思,想摸就摸。”司震一把抓过她的小手,按在他的伤口上。

小女人媚眼抬起,漆黑的眼底透着关切的光芒。“疼吗?”

男人按住她的小手,眉目传情。“你的手帮我揉揉就不疼了。”

“讨厌!”?她咬牙切齿:“司先生真像拍三级片的。”

“你看过?”男人似笑非笑地勾起唇。

施施张大了双眼。“才没有!让你胡说八道!”她抿了抿唇,猛地趴到他的伤口上,一排银牙咬下去。

“咳咳,你们干什么?”侧面想起一个清朗的男音。

尹施施脑袋一懵,吓得弹跳起来,抬起头大退一步。

什么情况?别墅里有第三人?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

“叶警官?!”尹施施惊呼一声,转而望向司震。

难怪,他连电话会议都没有参加,原来是家里有人!

可叶翰卓在,司震为什么不提醒她?

想到刚才一幕被叶翰卓看到眼里,自己对司震的所作所为,她的脸瞬间红得像煮熟的虾子。

可好,这次丢脸丢到姥姥家啦!

“嗨,施施,很高兴又见到你。”叶翰卓丝毫不觉得尴尬,反而朝着尹施施招手。

司震不紧不慢地把卷起的T恤放下,整理规矩。

冷眼看着叶翰卓。“你来的真不是时候。”

叶翰卓百毒不侵地坐下。“我总不能住在洗手间吧!倒是你们,大白天稍克制一下嘛!

“叶少,别误会,我和司震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尹施施解释说。

“司震不是,那就是你的问题了,施施,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叶翰卓似笑非笑地发出感慨。原来这女人就是用这点征服司震呢,怪不得司震乐不思蜀。

“这……”尹施施只觉得越描越会,脸上更为窘迫,转而望向一旁。“司震,你倒是对叶少解释清楚呐!”

司震邪肆的目光一瞥尹施施,漫不经心地开口。“有什么好解释的,事实就是如此!"

靠!看到司震一副巴不得被叶翰卓误会的表情,尹施施恨不得拿头撞墙了!这都什么事儿呢!

她干咳一声。故意把话题一转:“叶少怎么有空来h市?是来办案还是开会?”

“案子一般不需要亲自办理,我想来看看司大少。几天不见,挺想他的。”叶翰卓煞有介事地回答,一面冲着立在一旁的司震挤了挤眼睛。

司震干咳一声,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大白天,少吓人。”

“怎么你就不想我?”

“滚!”

尹施施啼笑皆非地看着他们俩,想给他们私聊的空间,便说:“你们先聊,冰箱里有草莓,我去洗。”

“不用了施施,比起吃草莓,我更喜欢种草莓!”叶翰卓嬉皮笑脸地走到尹施施身边,叫住她。

尹施施朝着他翻了个白眼。“叶警官这么流氓是如何进入警务队伍的?”

“额……工作和放松时的状态能一样吗?你是没见过我在单位发飙时的状态,我发起脾气,连我自己都害怕。”叶翰卓继续插科打诨。

“好吧,你很可怕。”司震数落了他一句。走到尹施施面前,双手抓住她的肩膀,低头凑到她面前。“他不吃我吃,记得洗干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