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庶女不好惹莫冬雪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出事儿了
来人穿着一身青色官服,走路极快脸上神色也满是焦急,正是松江城的父母官张守科。

掌柜的眼睛很尖很快便发现他们这位父母官,赶忙殷勤着上前打招呼:“张大人您怎么有空过来?”

由于宋睿一行人之前刻意要求过,所以客栈掌柜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这功夫大厅内的其他人也都发现了神色匆匆的男人,纷纷转过头看他。

张守科也顾不上和客栈掌柜瞎客套,直接奔到宋睿几人面前:“几位大人不好了…”

他话说半截才想起这会儿正身处人来人往的大厅,因为他们这些人外形实在抢眼已经引起来往旅人的不少关注。

宋睿看出他的顾虑,也深知此人性格一贯沉稳若非真有紧急要事定不会如此慌神:“张府尹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

张守科一阵猛点头。

“那就到我房间去吧。”

于是吃晌午饭的行程暂时打住,一连串人顺着楼梯又返回二楼。刚刚走下来的小两口和珍月脚后跟一转调换了个方向,也跟了上去。

宋楚烨边抬脚往上走边打量走在他身侧的两个小人儿,觉得好奇:“这位张府尹耽误的可是你们吃饭的时间,难道你们不生气?”

这俩小祖宗虽说平时动不动就要掐架但对于吃饭这件事儿的态度却是难得的一致!在她们的意识里吃饭这件非常重要的事儿绝对能排的上前三位,若哪个不长眼的打扰了她们正点儿吃饭可是要倒大霉的。

但这会儿就见这两位非但没有半分恼怒的意思,那两张小脸儿上的神情反而是一个比一个兴奋…难不成是因为父皇在这里的缘故?可那也不应该啊…

太子殿下一时有些摸不清她们的想法。#@$&

“殿下您有所不知,比起吃饭这件事有热闹可看要更为重要!”莫冬雪紧紧跟随亲大哥的脚步拾阶而上,生怕自己掉队错过:“您看那张守科方才的神情急得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他要禀告的事情肯定很重要!”

珍月在旁边跟着点点头,用晶晶亮的眼睛表示她完全赞同这点。

宋楚烨抬头望天,心想他倒是差点儿忘了对于这两位来说“看热闹”这一项是可以排在“吃饭”前面的。

众人原路返回宋睿的房间,只不过这次多了一个神色焦急的张守科。

邢英最后一个踏进房间,将屋门关上就戳在原地警戒。%&(&

宋睿坐在主位上示意众人都坐下,见张守科仍旧站着未动便出声询问:“张府尹何故如此惊慌?难道是这松江城内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成?”

其他几人也全都好奇地看向戳在大厅中央的男人。

“回大人,确实是有大事发生不假,不过却并非松江城。”张守科呼出口气平静下情绪这才道:“是文都城的皇宫内出了事。”

什么?皇宫?

所有人全是一惊,宋睿那张温和的俊脸也冷了下来:“张府尹何出此言?皇宫内出了何事?”

若是宫内出现什么问题他们怎么可能没得到消息。

“这事说大也大说不大也不大,不过出现在守卫森严的皇宫里难免有些意想不到。”张守科深深呼出口气平缓了呼吸这才道:“诸位大人也知道今日是“圣女节”举办的第一日,根据以往的经验人越多的时候也越容易出现问题。所以一早下官便将衙门内的所有衙役全都派了出去,又调来几队护城军一刻不停的在城中巡逻。就在方才一队衙役押回一个鬼鬼祟祟的年轻人,说他趁着街上场面热闹偷偷行窃的时候被抓了个正着。本来这种小偷小摸也是时有发生,审问几句直接关进大牢以示惩戒便可。但下官见他谈吐并非寻常老百姓而且脸上污渍明显是自己刻意涂抹上去便多审问了几句他的身份。”

众人听的全神贯注,知道重要的马上就要来了。

“哪知此人对于自己身份以及来自哪里一直支支吾吾刻意回避,下官见他不老实便让衙役搜搜他的身看能不能找出一些线索…”说到这里张守科停顿片刻,神情也明显多了几分怪异:“衙役们并未从他身上搜出什么,却无意中发现此人竟然是个…竟然是个没根儿的男人!”

没根儿的男人…

莫向天立马想到:“你是说你们抓到的那个人应该是宫里跑出来的太监?别是你们弄错了,没准儿人家是瞧着命.根子不顺眼自己割掉的。”

众人全都有些无语。

珍月抓着小脑袋想了想然后凑到距离她最近的少将军耳边询问:“淮生哥哥,没根儿是什么意思?本公主在皇宫的时候也曾经听到其他人说那些公公是没根儿的二椅子,二椅子又是个啥意思?”

莫淮生脸上一阵尴尬,轻咳两声道:“这些事情等小公主再大些的时候自然有人告知,这个时候您不用知道的那么详细。”

珍月听的稀里糊涂,正想再问问便被莫淮生一把抱上膝盖坐着…小公主因为青年这个举动心里一阵甜蜜,找了个舒服点的角度靠着身后男人结实的胸膛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有根儿没根儿”的问题。

“这位大人您猜的没错,那人正是从宫中跑出来的。”张守科回应莫向天的问题,继续道:“原本下官还怕搞差了,在为他验明正身之后又从他随身携带的包袱里翻出一套宫中太监才会穿的服饰。”

众人齐齐皱眉:连衣服都搜出来了,看来确实没假。

宫中的太监和宫女虽说都是奴才但还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但凡是宫中的女人、哪怕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宫女大多也都是出身贵人家,毕竟她们入宫后也有一定的可能被某位皇亲国戚看上,造化若再大些被皇子甚至是陛下瞧上一步登天也并非不可能!远的不说就说近的,宋楚烨的祖父、宋睿的亲爹、苍月国的先皇就曾经临幸过宫中一位侍奉宫女,于是宫女从伺候人的奴才一跃成为被伺候的主子。后来又因她肚子争气诞下皇子、性子温婉深得先皇喜欢等等各种原因,更是破格一路提升为宫内仅次于皇后的贵妃。

所以那些入宫的宫女们全都抱着有朝一日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幻想。

宫女们变不成凤凰到了一定年纪就会被遣散出宫,由家人安排婚姻大事。与宫女不同的是那些太监们大多数都是因为家中贫寒实在养活不起才会将传宗接代的儿子送到宫中,他们月饷不菲比在外面做工要强的多,而且按照规定必须要待到五十岁才能被送出宫,中间若有私逃者罪责会殃及全家。

张守科竟然会抓到一个出逃的小太监,这件事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巧合。

“几位大人,经过下官审问这个小太监吐出一个宫中秘密,也就是因为这个秘密他才会不顾自己和家人安危私逃而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