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看书阁 > 其他小说 > 赵浪姬无双 > 第504章 他们父子,也该团聚了!
老者自然就是鬼谷子。

他早已经看穿了张礼的祸心,正好用假死脱身。

要不是因为张礼是他一手养大,纵横家也没有其他弟子下山,他想要杀了对方,并不是难事。

至于金丹,过了最开始的兴奋期之后,他就有了一些怀疑,或者说迟疑。

他活了这么久,还没有看到或者听到过,有谁通过金丹升仙的。

哪怕是他那鬼神莫测的师傅,最后也逃不过生老病死。

等他慢慢的收集到了赵浪的信息之后,更不觉得赵浪是一个为了天下人,而放弃长生的圣人。

那么,这事情,就只有一个结论。

金丹并不能让人长生。

再看看张礼吞服金丹之后的表现,他便能极为肯定,这金丹,就是赵浪的用来对付他们的手段。

可惜,他现在知道的有些迟了。

自己用假毒药骗了赵浪,对方却也用假金丹,毁了纵横家的弟子。

这一场,是他输了。

这还是他成为鬼谷子以后,第一次输。

这感觉却没有太过于糟糕,反而有些让人兴奋,这样的良才可不多见。

哼,让他来复兴纵横家,倒也不算太亏。

兵家贤人孙膑都是他的弟子,多赵浪一个王者也无妨。

心里盘算着这些事情,鬼谷子一路回到来纵横家的据点。

“主人,这里是最新的消息。”

才回来,就有人送来了情报。

纵横家能知晓天下事,靠的就是极为发达的情报网。

哪怕是寒冬,消息也没有断过。

只是比之前要缓慢很多而已。

“看来项氏和大秦,都想要一举击溃对方。”

看了看最新的消息,鬼谷子很快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嗯,只是他们双方是如何确定,这不是对方的计谋?”

在大秦,如此规模的交战,不会就这么快速的确定。

中间是无数次的试探和侦查。

因为这一战,谁都输不起。

大秦输了,只能退回秦国的故地,恢复统一天下之前的地盘。

项氏输了,那也只能退回江东。

就是这种决定双方命运的大战,居然就如此之快的确定了。

其中必然有蹊跷,可惜单凭情报是无法判断的。

但大战过后,看谁是最终的受益人,也就能看出一二了。

剩下的情报里面,多是高句丽一地的情报,这一次,高句丽算是倾尽全力了。

只是看到最后的时候,鬼谷子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匈奴,胡人也不安生了。”

虽然之前去草原上联络过匈奴和胡人,但那时候只是想用他们牵制大秦的边军而已。

却从来没有把他们当作太大的威胁。

因为无论是之前的燕赵,还是后来的大秦,都是把这些异族按在地上揍。

正面交锋就没有输过。

可现在的形势来看,这些异族,居然真的有能力威胁到华夏之民。

想到这里,鬼谷子有些忧虑的看向更北方。

几天后,匈奴王庭。

现在匈奴人在帐篷内休养生息,顺便造一造下一代。

等到来年的时候,草原上就会多出一批小匈奴人。

这也是匈奴人的传统了。

王庭大帐内,冒顿站在最中间,都是匈奴的各个贵族。

大家都有些疑惑,这隆冬大雪的,单于把他们叫过来做什么?

冒顿也没有让他们多等,很快说道,

“冬天里面最冷的几天就要过去了,让各部都要做好准备。”

这话让周围的贵族都微微懵了一下,然后看向左贤王,这个和单于最亲近的匈奴贵族,说道,

“单于,我们要准备好什么?”

冒顿回道,

“准备好出征。”

匈奴贵族们更加懵了,他们是什么人?

匈奴人啊!他们随时都可以出征!

这大雪天的,你把我们叫过来,就是说这个?

左贤王也说道,

“单于,您放心!匈奴人随时可以出征!!”

冒顿这时候却摇摇头,说道,

“这次不一样,我们要去攻打大秦。”

说到大秦,所有贵族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大秦就是繁华的代名词!

他们所有华贵的东西,都是大秦的商队运过来的。

冒顿这时候继续说道,

“这一次,本单于会召集,月氏,羌人,王庭本部,一起三十万大军!“

“将整个大秦掠夺一空!”

没有了秦军的牵制,他已经将整个草原,除了胡人之外的民族,都征服了!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将那个繁华的世界,搬到草原上来!

左贤王也兴奋的说道,

“单于,您是要和那些人一起进攻秦人!?我还以为您之前不同意呢。”

冒顿摇了摇头,回道,

“本单于不会和他们一起进攻,秦人的那一面高墙已经建的差不多了。”

“我们和秦人的边军硬碰硬,也不会有什么好处。”

“等秦人的边军,都去镇压叛乱,他们相互打得两败俱伤之后,那才是我们匈奴人进发的时候!”

“所以,这一次你们回去了之后,还要安排好搬东西的人!”

“最冷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秦人的春天比我早,大战就在眼前!”

所有的贵族,这才明白了,为什么单于要这么着急的把他们叫过来。

左贤王这时候犹豫了下,说道,

“单于,既然秦人的世界如此繁华,我们为什么不留在那边,享受那里繁华!?”

听到这话,其他贵族的眼睛也亮了起来,说道,

“是啊,单于,那秦人做的丝绸,比女人的皮肤还要光滑。”

“那些食物,也极为精美。”

“屋子华美又温暖,比咱们的草原好多了。”

他们这些匈奴贵族,还是知道大秦的好处的。

和草原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但是冒顿这时候冷冷的看了一眼周围,说道,

“就是因为如此,所以秦人是羊,匈奴人是狼!狼吃羊是天神给我们的权力!”

“但是,一旦进入大秦,我们就会变成羊!只有留在草原上,我们才是狼!”

“谁要是敢再说留在大秦,本单于就让他永远的留在那里!”

听到这话,所有的贵族顿时乖乖的闭上了嘴。

他们一点都不怀疑对方的话,毕竟他们的这位单于,可是连亲生父亲都敢杀的狠角色。

左贤王也不敢再多问这事,不过他很快皱眉道,

“单于,我们的全部出去了,要是天神部落带着胡人趁机偷袭怎么办?”

冒顿之前可是差点灭了胡人的整个王庭,现在统治东胡的是天神部落,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

冒顿这时候脸上闪过一丝冷然,他征服草原,只有在天神部落的面前吃了亏。

直到现在,所有的匈奴人,都没有进攻天神部落的欲望。

“本单于也会邀请他们一起进攻大秦,在秦人面前,草原的子民是一体的。”

冒顿单于淡淡的说道。

左贤王继续问道,

“那要是他们不同意呢?”

冒顿看了对方一眼,左贤王顿时知道自己问了蠢话,很快把头偏向一旁。

“要是他们不去,本单于就先灭了他们!”

听到这话,所有的匈奴贵族都纷纷左右张望,就是不敢看冒顿。

冒顿被天雷劈的事情,他们可都是知道的。

他们可不想被天神惩罚。

而且整个匈奴最精锐的一万人,居然连天神部落的几千人都没有打过。

这太伤士气了。

冒顿漠然说道,

“你们不必担忧,如果真的要和天神部落开战,到时候月氏人,和羌人会在最前面!”

这时候所有的匈奴贵族们才松了一口气,还是有人说道,

“最好还是邀请他们一起进攻秦人吧,实在不行,我愿意奉献一些牛羊给天神。”

“对对对,我也是!”

“一些牛羊而已,只要能换回天神的眷顾,我也愿意。”

看着匈奴贵族们的反应,冒顿心中的寒意更冷了几分,

“好,本单于现在就给他们发去邀请。”

但他心中却已经是一片寒意!

这一次,如果胡人不去,他就带着三十万大军,先灭了胡人。

他倒是想看看,天神会不会劈死所有的草原人!

如果胡人去,就等他们和秦军拼杀完了之后,再击杀他们!

无论如何,这一次,他一定要把天神部落灭杀!

从此以后,整个草原,都将臣服在他冒顿的脚下!

大秦,只是为他提供财富和女人的地方!

这才是他的野望!

很快,王帐内的会议开完,一队信使也朝着胡人的方向而去。

几天后。

东胡王庭,也就是天神部落所在的地方。

去死正在教豆豆儿武技,二黑匆匆走了过来,

“去死哥,匈奴给咱们送口信来了!”

去死眉头一挑,说道,

“什么口信?”

二黑很快把信息说了一遍,然后说道,

“这些匈奴的心也是大,居然还邀请我们去攻打大秦。”

去死这时候却微微眯了下眼睛,他还没有说话,豆豆儿就红着眼睛说道,

“去死哥哥,我们不去打大秦,等他们去大秦,我们就去报仇!”

她练习武技,就是为了复仇!

去死却摇了摇头,说道,

“我们想得到,冒顿也想得到,他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

听到这话,豆豆的神色顿时黯淡了许多。

但她也没有哭闹,如今父兄都已经死了,她只是家族报仇的唯一希望!

但是很快,去死心中微动,说道,

“不过要报仇,也不是没有机会。”

“二黑,你去告诉信使,我们接受他们的牛羊,也愿意和他们一起进攻大秦。”

二黑听得眼睛一瞪,他可不会去掠夺秦人,正要说什么,就听到去死继续说道,

“再多派几个人,回报家主,他会有应对的办法!”

二黑顿时不说话了,连忙去通知信使。

反正不管什么事情,只要告诉了家主,那就肯定没有问题。

很快,一队队的信使就在大雪中朝着辽东的方向而去。

但哪怕信使们竭尽全力了,这一封信件,也要经历很长的时间才能到目的地。

十几天后,韩地。

此时天地间已经从一片白色,变成了黑白相间。

因为冬日,已然到了尾声。

当然,现在反而是最冷的时候。

道路和田野中,自然也看不到一个人影。

县城内,相比较而言还算有人。

能住在城内的人,都是些有钱有闲的,哪怕是一般的小地主,冬天里都要老老实实的待在庄子上,看着自己的收获和庄子。

当然,城内技院的生意,却还是极为红火。

而且今天更是热闹非凡,因为连韩王信也在这里。

哪怕韩王信已经丢了除县城外的所有地方,也不妨碍他是这县城中最有权势的人。

“来人啊!上酒!再换一批歌舞!”

韩王信此时醉醺醺的大喊道。

一旁的仆人连忙劝道,

“王上,您醉了,不能再喝了。”

听到这话,韩王信却直接勃然大怒,一脚踢翻了仆人,然后大声道,

“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你是赵王吗!还是项氏!”

“居然也敢对本王指手画脚!”

普通人被打的连连求饶,周围的歌姬舞姬们也被吓的有些花容失色。

韩王信红着眼睛,摇摇晃晃的继续说道,

“本王知道你们都看不起本王!但是只要本王还在一天!本王就是韩王!”

“生杀夺与,都在本王的一念之间,这就是王者!”

“哈哈哈...”

韩王信说到这里,顿时如同疯了一样的大笑起来。

浑然没有注意到,技院的二楼,有一双眼睛正漠然的看着他。

“主人,要不要把韩王信,给...”

这时候一旁仆人语气里带着几分森严,对旁边一个极为俊朗的年轻人说道。

年轻人这时候却淡然的摇摇头,回道,

“我们是来听取情报的,不要节外生枝。”

“让这里的卑贱者来见我就是。”

年轻人自然就是赵浪。

他来这里是来和卑贱者接头的,主要是有一个任务,他需要亲自发布。

反正守城的军士,也是他的人,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们现在想要拿下县城,其实轻而易举,只是没有必要。

比较项氏那边虽然也早已经放弃了韩王信,可还是不要暴露实力的好。

毕竟,项氏的物资都还没有完全运过来。

没等多久,就有一个仆人到了他的跟前,行礼道,

“见过上人。”

赵浪点点头,直接问道,

“卑贱者如今的情况如何?”

这话问的有些突兀,仆人还是很快回道,

“所有的信息渠道都是畅通的,就是路上传递消息要多耗费一些时日。”

赵浪确认了安全,这才说道,

“这里有一道密信,送到咸阳去!”

“记住,除了媚,任何人不得打开!”

因为这里面是他营救自己老爹的办法,他可不会把希望放在始皇帝会主动放人上,所以要通过技院传信给老爹。

让他做好准备!

他们父子,也该团聚了!

(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